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隐形眼镜党注意了:这些微生物很危险!

隐形眼镜党注意了:这些微生物很危险!

我们的眼角膜非常脆弱,而隐形眼镜离眼角膜太近,所以很难避免其对眼睛造成的伤害。戴隐形眼镜的人眼睛感染的风险更高,持续戴隐形眼镜(白天、晚上或者游泳洗澡)更是会增加这种风险。
 
撰文 | 祝叶华
 
戴隐形眼镜游泳和洗澡绝对不是一个好习惯,时间久了,很有可能会导致视力下降。这个警告来自《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近期发表的一篇病例报告。报告中描述了一名女子戴着隐形眼镜游泳后患上棘阿米巴性角膜炎的故事。
 
大多数人认为,如果小心佩戴隐形眼镜,就不会发生任何事情。但实际上我们的眼角膜非常脆弱,而隐形眼镜离眼角膜太近,所以很难避免其对眼睛造成的伤害。戴隐形眼镜的人眼睛感染的风险更高,持续戴隐形眼镜(白天、晚上或者游泳洗澡)更是会增加这种风险。细菌和其他潜在的危险微生物会附着在隐形眼镜上,困在隐形眼镜和眼睛之间酿祸。然而,多数情况下,人类并不知晓这些入侵者的存在。
 
英国女子戴隐形眼镜游泳洗澡差点失明
 
英国有一名41岁的女子习惯佩戴着隐形眼镜游泳和洗澡,但是这个习惯导致她的视力严重受损。两个月来,她时不时感觉眼睛刺痛、视力模糊,并对光敏感。当她到达英国曼彻斯特皇家眼科医院就诊时,医生发现她的左眼上有一个大的环状物,角膜上有一层模糊的东西。经诊断,她左眼视力是0.1,也就是美国 “法律判定的失明”的阈值,所幸她的右眼没受影响[1]。
 
 
鉴于她在游泳和洗澡时戴隐形眼镜的习惯,医生们猜测她很可能患上了棘阿米巴性角膜炎。经过一段时间用药后,女子左眼感染清除,但角膜上留下疤痕,视力受损。一年后,女子接受角膜部分移植手术,现在左眼视力略有改善,但没能完全恢复正常。
 
棘阿米巴性角膜炎是由棘阿米巴原虫引起的角质层感染。这种感染虽然罕见,但随着隐形眼镜的普遍使用,越来越受到关注。洗澡或游泳时戴隐形眼镜会使眼睛脆弱的组织暴露在感染的严重风险之下。去年,英国一名29岁的男子也因日常配戴隐形眼镜洗澡而患上了同样的感染,随后失明[2]。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自2011年以来,在英国东南部棘阿米巴性角膜炎的发病率几乎增加了3倍。其中,只有70%的患者在12个月内痊愈,有些病情较为严重的患者则需要角膜移植[3]。
 
喜欢隐形眼镜的棘阿米巴原虫
 
棘阿米巴原虫在自然界很常见,尤其是在土壤、空气和淡水中。游泳池、热水浴缸、淋浴器等都可以为微生物提供舒适的生长环境。所以,隐形眼镜制造商建议消费者不要戴着隐形眼镜游泳和洗澡,也不应该用自来水消毒隐形眼镜。
 
2006年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感染棘阿米巴角膜炎的人中有85%是隐形眼镜使用者[4]。
 
棘阿米巴原虫对隐形眼镜的表面有着特殊的亲和力,这意味着隐形眼镜可以作为一种载体,将微生物隐藏、传播和输送到眼睛里[5]。除此之外,在佩戴隐形眼镜的过程中,手或者佩戴工具会无意中划伤眼球,对眼球造成微小的伤害,这些微小的磨损是微生物入侵眼睛的入口。当受损的眼睛佩戴着隐形眼镜洗澡或游泳时,微生物就有可能通过伤口进入人类眼角膜造成感染,情况严重时,会导致永久性的角膜疤痕,从而阻碍适当的滤光,最终导致视力丧失。
 
美国眼科学会临床发言人约翰·霍瓦尼西亚(John Hovanesian)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这类病例很少见,但它们突显出人类眼球极其脆弱的本质,以及戴隐形眼镜的固有风险[6]。
 
 
隐形眼镜上附着的危险微生物
 
我们的眼睛通常通过多种防御机制来对抗感染:本质上讲眼泪是抗菌的,眨眼睛有助于冲洗掉眼睛表面的细菌或异物。当你戴隐形眼镜时,这两种功能的效果都受到了抑制。柔软的镜片能吸收大部分眼泪,使自己保持柔软,所以隐形眼镜的存在会减少角膜上的泪水。缺乏泪液交换会导致干眼综合症,引起不舒服的感觉,如发痒、发红和灼烧感。严重的眼睛干燥也会导致角膜结疤。
 
细菌、真菌和寄生虫也会附着在隐形眼镜表面,隐形眼镜因此成为微生物附着和转移到眼睛表面的载体。当眼部组织抵抗力降低时,这些“常驻”微生物或短暂的病原体就会侵入并定植角膜或结膜,产生炎症或感染。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位于俄亥俄州的法医化学中心(Forensic Chemistry Center)的研究人员测试了350副装饰性、非矫正性隐形眼镜,想看看这些日常销售的镜片上到底会附着什么东西。研究结果发表在2017年出版的《法医科学杂志》(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s)上。这些隐形眼镜中,有285副隐形眼镜来自眼镜店、纹身店,当然还有无所不能的互联网,剩下的来自经过批准的正规制造商[7]。
 
研究人员将隐形眼镜及其部分浸泡液放入装满肉汤的试管中,在25℃的温度下培养2周。之后他们筛选出混浊的试管,试管变混浊是由生长在管子内部的细菌团块造成的,取出这些细菌团块,把它们放在培养皿中生长,之后从每个盘子上刮下一个菌落,测试菌落DNA,分析属于什么物种。
 
检测结果令人感到不安。在285个接受测试的隐形眼镜中,有62副被认为是假冒伪劣眼镜,有233副是未经批准销售的隐形眼镜,在60%的可疑假镜片和27%的未经批准销售的隐形眼镜上检测出微生物污染呈阳性。相比之下,获批销售的隐形眼镜中只有3.7%受到污染。
 
在这些镜片上发现的几种细菌与严重的眼部问题有关。它们包括蜡样芽孢杆菌和铜绿假单胞菌。铜绿假单胞菌是引起细菌性角膜炎的常见原因。如果不及时治疗,这种痛苦的角膜感染会导致永久性失明。蜡样芽孢杆菌是引起细菌性眼内炎的常见原因之一,是最近在隐形眼镜上发现的几种有害微生物之一。另外,很多人的鼻腔里都有金黄色葡萄球菌,这类细菌在鼻腔中是无害的,然而一旦进入眼睛,也会引发感染。单纯疱疹病毒既能引起感冒,还能引起角膜炎。如果你的手触摸一个活动性疱疹疮,然后触摸你的眼睛就可能造成病毒转移。这就是为什么在接触隐形眼镜时洗手如此重要。
 
正确清洁、科学佩戴很重要
 
虽然大多数细菌感染可以用口服或局部涂抹抗生素来治疗,但由于个体差异,科学家并不十分确定不同的感染情况都需要多长时间才开始对眼睛造成伤害,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一旦感觉眼睛不对劲,就应立即停止佩戴隐形眼镜并就医。
 
隐形眼镜其实还算安全,但如果不合理佩戴隐形眼镜就会引发一系列眼部感染问题,部分感染甚至会导致包括失明在内的严重后果。这与几个风险因素有关,如戴隐形眼镜的时间太长,会阻碍眼睛“呼吸”。眼角膜也需要呼吸,即使是高透氧性的镜片覆盖在角膜上也会阻碍眼睛“吸入”氧气。长时间佩戴隐形眼镜会导致角膜缺氧,如果此时恰好有微生物存在,就有可能引发角膜炎,甚至角膜溃疡,后者是佩戴隐形眼镜的严重并发症之一。
 
此外,不能正确清洁,或没有按照眼科医生的指导及时更换隐形眼镜,也会带来眼部感染的风险。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40%至90%的隐形眼镜佩戴者没有按照护理说明清洁和佩戴隐形眼镜。不遵守卫生习惯的隐形眼镜佩戴者,其隐形眼镜病例中的细菌污染会增加。66%的隐形眼镜病例细菌或真菌污染检测呈阳性。在近40%的污染病例中,有多种微生物被分离出来。所以用肥皂洗手、让隐形眼镜盒自然风干、使用隐形眼镜盒和消毒液都是减少隐形眼镜污染的关键步骤[8]。
 
虽然大多数人可以通过简单的预防措施安全地佩戴隐形眼镜,但冒着风险夜间佩戴或在游泳洗澡时佩戴隐形眼镜,其实就像坐在一辆没有安全带的汽车里,隐患会一直存在。
 
隐形眼镜很好,但必须记住它仍然是塑料的,人类不需要它每时每刻都待在我们的眼睛里。
 
参考文献
 
[1] Lanxing Fu, M.B., Ch.B., F.R.C.Ophth., and Ahmed Gomaa, M.B., Ch.B, M.D., F.R.C.S. Acanthamoeba Keratitis[J].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9; 381:274.
 
[2] https: www.foxnews.com/health/man-blinded-parasite-showering-in-contacts.
 
[3] Nicole Carnt et al, Acanthamoeba keratitis: confirmation of the UK outbreak and a prospective case-control study identifying contributing risk factors, British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2018). DOI: 10.1136/bjophthalmol-2018-312544.
 
[4] Parmar D N, Awwad S T, Petroll W M, et al. Tandem scanning confocal corneal microscopy in the diagnosis of suspected acanthamoeba keratitis[J]. Ophthalmology. 2006 ,113(4):538-547.
 
[5] Youhanna W. Ibrahim, David L. Boase, Ian A. Cree. How Could Contact Lens Wearers Be at Risk of Acanthamoeba Infection? A Review[J]. Journal of Optometry, 2009, 2(2): 60–66.
 
[6] https: www.insider.com/wearing-contacts-in-shower-pool-can-cause-blindness-eye-infection-2019-7.
 
[7] Adrian D. Land, Katie L. Penno, Jennifer L. Brzezinski. Identification of Microorganisms Isolated From Counterfeit and Unapproved Decorative Contact Lenses[J]. 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s, 2018, 63(2): 635-639.
 
[8] Yvonne T. Wu, Mark D. P. Willcox, Fiona Stapleton. The Effect of Contact Lens Hygiene Behavior on Lens Case Contamination. Optometry and Vision Science, 2015; 92 (2): 167, DOI: 10.1097/OPX.0000000000000477.
 
版权说明:欢迎个人转发,任何形式的媒体或机构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摘编。转载授权请在「返朴」微信公众号内联系后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