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一个8岁孩子长到20岁时 将看到一个怎样的地球?

一个8岁孩子长到20岁时 将看到一个怎样的地球?

当气候临界点的到来如多米诺骨般倒下,人类是要选择继续与自然对抗,还是与自然结盟?
 
撰文 ∣ 祝叶华
 
融化的两极、燃烧的亚马逊、即将被淹没的沿海城市,以及其他毁灭性的自然变化,这些可能比科学家先前认为的更有可能发生。
 
12月15日,联合国第25届气候变化大会(简称COP25)刚刚在马德里结束,然而结果并没有像人们期待的那样就气候问题达成让人振奋的共识。相反,在COP25文件中,在关于巴黎气候协定碳排放交易市场和有关因气候危害造成的损失和损害赔偿问题上,各国没有达成统一共识,许多人因此称这次会议为"愤怒的马德里"。
 
会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在推特上称,国际社会失去了应对气候危机的一个重要契机。虽然本届大会没有就核心议题的谈判达成共识,但各方仍对全球气候治理体系寄予厚望,希望明年在格拉斯哥举行的新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取得进展。
 
COP25将本该完成的作业留给了明年,不过全球气候问题依然严峻。科学家群体认为,地球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气候变化的临界点已经逼近。
 
 
全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
 
20年前,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提出,南极西部冰盖和亚马逊雨林的消失、永久冻土层的广泛融化,以及气候系统其他关键组成部分的改变是气候变化的"临界点"。对于自然界的某些物种来说,临界点的到来或许意味着厄运的降临。经过人类多年的"努力",可以看成是环境灾难的一场场气候事件将地球推到了临界点的边缘。人们曾经认为,当全球变暖比工业化前水平超过5℃时,气候变化临界点才有机会被突破。但IPCC在2018年和2019年9月发布的两份特别报告中表明,即使现在只有1~2℃的升温,临界点也可能被突破。
 
《自然》上的一篇文章就指出,现在有9个气候恶魔盘旋在我们身边:
 
格陵兰岛冰盖、南极冰盖和南极洲东部的部分区域加速失冰
 
北极海冰面积减少
 
大西洋环流自1950年以来放缓
 
亚马孙热带雨林经常性干旱
 
珊瑚礁大规模死亡
 
永冻层解冻
 
北美的北方森林火灾和虫害
 
 
这些因素正在改变地球的气候环境,相关的一些影响已经逐渐显露出来[1]。气候变化是健康的社会和环境的决定因素--清洁的空气、安全的饮用水、充足的食物和安全的住所。WHO关于气候变化影响人类健康的报告预测,在2030年至2050年期间,气候变化每年将导致约25万人因营养不良、疟疾、腹泻和热应激而死亡[2]。
 
《柳叶刀》最近发布的研究称,气候变化已经开始影响儿童健康。若不采取行动,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现在出生的孩子到他们71岁时,全球平均气温将比现在高4℃以上,这将威胁他们人生各个阶段的生命健康[3]。
 
多项研究证明,气候变化也会让全球粮食供应系统面对压力。随着降雨模式的变化,农民面临着洪水和干旱的双重威胁。这两种极端天气都能摧毁农作物。洪水冲走了农民赖以生产的肥沃的表层土壤,干旱则使其变干,更容易被吹走或冲走。高温增加了作物对水的需求,使它们在干旱时期更加脆弱。频繁发生的热浪天气会"热坏"某种长期固定耕种的作物;而更多的洪水、降雪和空气湿度,也会限制可以种植作物的类型。气候危机也会导致粮食变得更加稀缺、食品价格飙升、农作物失去营养价值[4]。
 
此外,气候变化正在推动全球气温上升,大部分失衡的热量正在进入海洋。2018年世界海洋吸收的热量相当于1.5亿颗广岛原子弹释放的能量。不断发表的科学研究和报告一再警告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危险:变暖的海洋犹如温水,在不断温煮着海洋生物;而海洋变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会助长更强烈的飓风和其他极端天气的发生。在那里,它成为形成波浪气候的风和水的大循环的一部分。迄今为止,对全球海洋气候的分析已经确定,在两个半球的一些高纬度海洋地区,风速和浪高有所增加。在如冬季波浪这样的极端情况下,这种增加程度比在平均情况下更大。而沿海城市受到的冲击最大,居住在沿海地区的人口占地球总人口的27%,他们承受着更高的海平面和更强风暴的冲击。目前"热浪"席卷海洋的频率是30年前的2倍[5]。在一场强烈的风暴造成的巨浪中,任何海平面的上升都会被叠加放大。
 
 
多米诺骨的联动效应
 
地球的气候和生态系统是紧密相连的。全球气候系统各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意味着,一个要素的重大变化将影响其他要素。所以说,气候临界点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们中的许多要素相互作用并相互加强。北极发生的事情不会只停留在北极,南极冰融化也绝不会只影响到南极生态圈。深度互联的系统可以产生行星级的影响。
 
近年来,格陵兰岛的冰融化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2019年6月,格陵兰岛西北部的气温接近历史最高水平,科学家在该地区遇到了不同寻常、令人惊讶的冰层融化。自1972年以来,格陵兰岛对海平面上升的贡献约为1.4厘米。随着人类向大气中排放的温室气体的增加,这一过程正在加速。与过去几十年海平面上升的程度相比,逐渐增长的融化季节的影响似乎要大得多[6]。
 
北极海冰在夏季的消失加剧了北极地区的变暖,导致北极永久冻土层融化加剧,进而向大气中释放更多的二氧化碳和甲烷,加剧全球变暖。更热的北极已经引发了火灾的增加,导致北美北方森林的枯死。这些森林现在可能释放出比它们吸收的更多的碳。在南极洲东部和西部,海冰大融化也已经开始了。在南极,冰、海洋和基岩在所谓的接地线交汇,而如今这些线条正在崩塌,它们可能会像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动摇南极西部冰盖的其他部分,导致海平面在几百到几千年的时间跨度内上升约3米[1]。
陆地情况同样严峻。亚马逊森林的滥砍滥伐导致了一系列可怕的生态后果:砍伐的森林沿其裸露的边缘干涸,为农场主在清理土地时人为点燃的野火提供了充足的燃料。我们失去了亚马逊作为碳的隔离者,而大气反而从烟雾中吸收了更多的碳。
 
 
温度的变化也正在重塑海洋生物群落。随着全球气温上升,暖水物种正在迅速增加,冷水海洋物种正在减少。这样的变化会扰乱渔业和海洋食物链。科学家们分析了1985年至2014年间,全球200个生态群落中数千物种的300万份记录,鱼类、无脊椎动物(如螃蟹和其他甲壳类动物),以及横跨两大洲和两大洋的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的浮游生物都被纳入研究范围,他们据此全面评估了海洋变暖对物种多样性的影响。结果发现,随着海洋温度的上升,物种的分布正朝着历史上温度较低的地区发展,这与它们的热亲和性一致。温度稳定的地区在优势物种结构上变化不大,而变暖的地区则出现了向温水优势物种的强烈转变。在温度梯度较强的地区,鱼类群落组成的变化幅度小于预期。在那里,物种通过向更深处移动而不是水平移动来跟踪温度,类似于陆地植物的海拔变化[7]。
 
与自然结盟
 
看看我们的下一代,为他们做一道算术题,结果会让你大吃一惊。现在一个8岁的孩子,到20岁的时候,他可能会亲眼目睹,气候变化的深刻影响会使1亿人陷入贫困。到40岁的时候,1.4亿人可能会成为气候移民--这些人将被迫逃离不再安全或无法为他们提供生计的家园。如果他活到90岁,地球可能会比现在热3~4℃,几乎不适合居住。我们可以避免这种暗淡的未来,除非我们采取行动。
 
2018~2019年,IPCC针对全球气候变化连续发布了3份重量级报告,这些研究强调了一些严峻的科学发现,即人类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如何影响全球的海洋、冰冻地区和陆地,而且随着地球变暖,这些负面的气候风险将变得更糟。2019年12月11日,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牵头撰写了题为"Climate, Nature and our 1.5°C Future"(《气候、自然和我们的1.5°C未来》)的报告,将IPBES (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 最近发布的四份主要科学报告中的发现联系起来,强调了在能源、土地 (食品和自然系统) 、城市和基础设施 (包括交通和建筑) 、工业系统等方面需要进行的系统性变革,以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并提出了自然是气候危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的观点[4, 8-10]。
 
大自然是对抗气候变化的重要盟友,为了有机会实现《巴黎协定》设定的1.5℃的目标,须停止"与自然的战争",建立一个基于可持续可再生技术的能源系统。而我们每个人所能做的,则是改变我们的出行和饮食方式。适应新的气候现实,任何人和机构都不能置身事外。
 
参考文献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3595-0.
 
[2] https://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climate-change-and-health.
 
[3]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40673619325966.
 
[4] Climate Change and Land: an IPCC special report on climate change, desertification, land degradation, sustainable land management, food security, and greenhouse gas fluxes in terrestrial ecosystems (August 2019).
 
[5] Mathew E. Hauer, Jason M. Evans & Deepak R. Mishra. Millions projected to be at risk from sea-level rise in the continental United States[J]. Nature Climate Change, volume 6, pages 691-695 (2016).
 
[6] https://www.pnas.org/content/116/6/1934.
 
[7]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58-019-0631-5.
 
[8] Global Warming of 1.5°C. An IPCC Special Report on the impacts of global warming of 1.5°C above pre-industrial levels and related global greenhouse gas emission pathways, in the context of strengthening the global response to the threat of climate chang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efforts to eradicate poverty (October 2018) or 'SR1.5'
 
[9] IPCC Special Report on the Ocean and Cryosphere in a Changing Climate (September 2019) or 'SROCC'
 
[10] IPBES Global Assessment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 (May 2019)
 
版权说明:欢迎个人转发,任何形式的媒体或机构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摘编。转载授权请在「返朴」微信公众号内联系后台。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