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圣诞”话耶稣:《三王朝拜》里的耶稣有点儿皮

“圣诞”话耶稣:《三王朝拜》里的耶稣有点儿皮

叮叮当,叮叮当~~~圣诞节到啦,来欣赏一副与耶稣诞生有关的旷世名作吧。这是意大利哥特风格画家的领袖法布里亚诺的画作——最有魅力的哥特之花&奢华之作《三王朝拜》:耶稣诞生,众人朝拜,逃往埃及……画里画外皆是故事。各种哥特风格的大师作品,让你大饱眼福,过一个跟以往不一样的圣诞节!
 
撰文 | 张羿
 
1 简 介
 
意大利哥特风格画家的领袖甘迪乐·达·法布里亚诺(Gentile da Fabriano)于1420年至1425年间来到佛罗伦萨,他接受了具有人文主义思想的大银行家与政治家帕拉·斯特罗奇(Palla Strozzi)的委托为佛罗伦萨三圣大教堂中的斯特罗奇小礼拜堂(Strozzi Chapel of Basilica di Santa Trinita)创作了一幅极其奢华且影响深远的《三王朝拜》(图1),这一作品直到今天仍是公认的国际哥特式绘画中最奢华且最美丽的作品。画面的整体布局与大量富丽堂皇的金色使用都是典型的国际哥特式艺术手法,尽管在人物面部以及对飞鸟、猴子等动物的细节描绘等方面,我们也会看到画家所受到的自然主义方法的影响。我们将在本文中详细介绍法布里亚诺的《三王朝拜》这一旷世名作。
图1. 法布里亚诺,《三王朝拜》,木板蛋彩画,1423年绘制,带框高301.5厘米,宽283厘米,现在陈列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2 详解法布里亚诺的《三王朝拜》
 
法布里亚诺的这个作品用一个哥特风格的建筑式箔金木画框将数幅木板蛋彩画嵌装在一起,我们目前看到的画框仍旧是保存完好的原始画框,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幸运。在画框中间最顶端的一幅圆形小画描绘的是面貌如耶稣的万能上帝(图1a),他正向人间送出他的祝福。在这幅圆形小画的两侧偏下位置,各有一幅圆形小画,它们一起组成了基督教的传统主题画作——“天使报喜”。左边的圆形小画描绘的大天使加百列(Archangel Gabriel)从天庭飞下来告知童真女玛丽娅她将怀孕的消息(图1b);右边的圆形小画描述的是童真女玛丽娅听到这一消息时的反应(图1c)。在每幅圆形小画的两侧下方绘制的传递上帝信息的天使或先知。
图1a. 法布里亚诺,《三王朝拜》(局部)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b. 法布里亚诺,《三王朝拜》(局部)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c. 法布里亚诺,《三王朝拜》(局部)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三幅圆形小画的下方是这一作品的主题大型画作——“三王朝拜”,其故事出自《新约圣经·马太福音》第二章第1-12节。法布里亚诺在此并不只是描绘三王朝拜刚刚降生的耶稣的场景,实际上他将整个故事绘入了同一幅画作之中。我们从画面上部三个小型半圆拱形下面的部分开始介绍这幅作品。
 
最左边的半圆拱形部分(图1d)描绘的是:盛装的三王在海边山顶上观看到了伯利恒(Bethlehem)方向的天空中升起的一颗光芒闪耀的金色大星,预示了救世主耶稣即将诞生,于是,三王开始准备上路,前去朝拜即将出生的救世主。值得注意的是,画中三王及其随从的装束都不合乎基督教的传统贵族着装,他们更像一群即将外出狩猎的佛罗伦萨盛装贵族。
 
中间圆拱下的部分(图1e)描绘了三王的队伍走在朝圣路上的情形。在画面中间我们看到三王的队伍正好达抵达耶路撒冷城门下。没有绘入画中的是:在城中他们将遇到希律王(King Herod),他将要求三位国王向他汇报在哪里可以找到耶稣,因为希律王已经听说过耶稣将威胁他的统治,因此他想杀死这个孩子。
 
在最右上角的半圆拱形部分中,我们看到三位国王即将进入伯利恒市(图1f)。在三个半圆拱形画作下方描绘了此画的真正核心部分,它将发生在伯利恒市内。
 
 
在三个小拱形画之下与之联接的是整幅画作的核心部分,它表现的是三王朝拜刚刚降生的救世主耶稣的场景(图1g)。我们在这里看到以三王为首的一大群人前来朝拜,事实上圣经中并没有说到底有多少位王前来朝拜刚刚降生的耶稣,“三王朝拜”应该是后来中世纪时逐渐发展并固定下来的艺术题材,它通过展示众王在耶稣面前摘下王冠、接受祝福并献上礼物的情形来宣示救世主为人间的万王之王。
 
 
我们在画的左侧可以看到在圣母怀中的圣子耶稣显得略为顽皮,他正伸出左手摸在摘下了王冠的老年王者的头上为他祝福,在老王之后的中年王者正跪下准备接受祝福,在怀抱着耶稣的圣母玛丽娅左边是圣·约瑟夫,而这二人身后是正在检看礼物的两位仆人。在这组人物中最引人瞩目的应该是老年与中年王者身后处于画面上第一排中心的是年轻王者,他刚刚下马准备走向耶稣,其身后的仆人正在跪伏下来为他摘下左边脚踝上的马刺。年轻王者佩戴的这对马刺极其引人瞩目,它们是三维立体的浮雕,用石膏塑造而成后再在表面进行箔金处理,让人看上去感觉像是纯金打造,犹如附在图画表面上的珠宝。毫无疑问,这种在画面上大量采用黄金的表现手法会吸引像帕拉·斯特罗奇(Palla Strozzi,1372年-1462年)这样的超级富豪赞助人。在年轻王者的右边画的正是这位赞助人的肖像,他身着华服,手中持鹰,而紧挨在他左边的带红帽子的年轻人为其长子洛伦佐。赞助人帕拉·斯特罗奇是梵蒂冈教皇国的金马刺教宗骑士团(Order of the Golden Spur)的骑士,这对造型极其奢华的金马刺应该是对他这一身份的暗喻(后面将会详细介绍帕拉·斯特罗奇及其家族)。
 
在1410年代,佛罗伦萨雕塑家与建筑大师布鲁内莱斯基已经发明了透视法,但画家在此并没有在画面的整体布局上采用这一科学的绘画手法,而是仍旧沿用了自己熟悉的传统风格,即现在通常所称的国际哥特式。事实上,这是文艺复兴绘画即将诞生之前哥特绘画的最后时光,因为短短几年之后画家马萨乔(Masaccio)的一系列伟大作品(如图5)在佛罗伦萨横空出世,将改变整个世界的艺术创作走向。因为没有采用透视技术,我们看到画面右边的众多人物虽然被挤压在一起,但画家用缩小后排人物的比例与在局部上采用正前缩距法(foreshortening)这些手段来解决人物和动物(如马匹等)重叠在一起所造成的缺乏空间感这一麻烦。
 
画中许多人物的身体都按照哥特传统被拉长,比如圣母玛利亚,如果她站起来的话,一定是一位又高又瘦且身形与现实中的人体不太成比例的女子。然而正是这种坐着的且拉长了的身姿展现出了圣母造型的装饰性柔美与优雅,画家在此强调的是玛丽娅的美丽而并非人体解剖方面的准确。这种绘画方法显然是一种传统的哥特式手法,画家将它与装饰性结合在一起,将这种绘画风格的华美推到了极致。
 
尽管在今天的天主教世界里,人们认为这幅作品是讲述刚刚降生的耶稣接受以三王为首的众人前来朝拜的经典画作,但这幅作品刚刚完成时并不是一幅正宗的天主教画作,画中这些锦衣华服的人物其实来源于佛罗伦萨节日庆典的游行场面,这类豪华的庆典游行直到今日我们仍然可以在意大利看到。
 
在主画面之下有三幅小画,它们讲述的是刚刚降生的幼年耶稣的故事。在最左边的小画是耶稣诞生(图1h),它描述的是耶稣刚刚降生时的情节,这幅小画应该是艺术史上最早的夜景作品之一。月亮和星星、天使和刚刚降生的耶稣是画中的光源。
 
 
逃亡埃及(图1i)是三幅底部配饰画作中排放在中间的作品,也是这三幅作品中最有魅力的作品,它描绘的故事是:圣母玛丽娅与圣·约瑟夫在耶稣降生接受三王朝拜之后,为了逃避希律王的追杀,立刻带着耶稣逃向埃及,埃及与古犹太王国虽然都是罗马帝国的属国,但不在希律王的管辖范围之内。如果我们认真观察画作,它在许多细节上,尤其是风景绘画方面,都摆脱了哥特式传统绘画的定式而采用了自然主义的绘画手段。
 
 
在画框底部最右边的第三幅小画讲述的是圣母与与圣·约瑟夫将耶稣献给上帝的故事(图1j)。在耶稣降生满40天时,按照摩西律法的规定,圣母玛丽娅与圣·约瑟夫将他带入耶路撒冷圣殿,举行将圣婴献给上帝的传统犹太教礼仪。我们目前在乌菲齐博物馆中见到的画框上的作品为仿制品,这幅小画的原作目前陈列于巴黎的卢浮宫。
 
 
法布里亚诺在绘制这幅作品时,应该受到了锡耶纳画家安布罗吉奥·洛伦载提(Ambrogio Lorenzetti,约1290年–1348年6月9日)作品的影响。一方面,体现在此幅作品对风景的描绘手法方面(图1k);另一方面(图1l)比较有趣:在主画面三王朝拜内左上部的半圆拱形画部分的下部,描绘了一群武装人物打劫平民的场景。遭抢劫者右边的武装人物身穿铠甲,腰悬宝剑,右手中拿着象征独裁者如国王公侯等贵族权力的权杖,其画面上的意指应该是耶稣降生之前世俗独裁政权依靠武力对其人民的压榨与掠夺,而其真正的含义应该是对当时封建帝王贵族以及意大利境内各类霸主所掌握的独裁政权靠武力劫掠其统治的人民的揭露与批判。画家在此显然受到了安布罗吉奥·洛伦载提的影响(图1m)。佛罗伦萨从1115年开始成为共和国,其权力由工商业行会与各行政区选出的代表组成长老会(Signoria)来掌握,他们选出任期为两个月的最高行政长官正义旗手(Gonfaloniere)作为国家元首。虽然佛罗伦萨的政权实际掌握在成功的工商业者、行会领袖与银行家们的手中,但佛罗伦萨人仍然为自己具有民主色彩的共和政体感到骄傲,他们经常将自己的祖国称为第二个罗马共和国。此画的赞助人帕拉·斯特罗奇也是共和体制的坚定信奉者,加上画家本人所受的人文主义熏陶,这一对独裁政权的批判场景出现在画中也就毫不奇怪了。
图1k. 法布里亚诺,《三王朝拜》(局部)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l. 法布里亚诺,用暴力掠夺人民的坏政府,《三王朝拜》(局部)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m. 安布罗吉奥·洛伦载提,两个士兵在打劫妇女,湿壁画,《坏政府之象征》(局部),1338年作,现陈列于意大利锡耶纳政府大厦 |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值得一提的是 ,法布里亚诺是一个非常善于学习的画家。《三王朝拜》这幅画作,包括画框,其整体设计思想应该源于佛罗伦萨14世纪艺术家奥尔卡尼亚(Orcagna,约1308年-1368年)绘制的一幅祭坛画(图1n);而整幅画作的中心主题绘画则参照了同时代洛伦佐·莫纳科(Lorenzo Monaco,约1370年-1425年)的绘画作品(图1o)。
 
图1o. 洛伦佐·莫纳科,《三王朝拜》,木板油画,1420年-1422年制,高115厘米,宽183厘米,现陈列于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o所示的洛伦佐·莫纳科的这幅画作的赞助者为圣艾智德教团(Community of Sant'Egidio),它是为教皇马丁五世(Pope Martin V)献给佛罗伦萨的圣艾智德教堂(church of Sant'Egidio in Florence)绘制的。画家洛伦佐·莫纳科因为绘制这一作品得到了182个佛罗林的酬金,这在当时是一笔极其丰厚的酬金,不过法布里亚诺因他的旷世名作获得了一笔更大的酬金——300个金佛罗林。
 
3 帕拉·斯特罗奇
 
此画赞助人帕拉·斯特罗奇(Palla Strozzi,1372年-1462年5月8日)将自己也绘入了画中(图1p右边第一位人物),他以训鹰人的面目出现,训鹰者的意大利语为strozziere,这里被用来形象地指代斯特罗奇这一姓氏;在他左边带红帽子的人为其长子洛伦佐。另一种解释是带红帽子的年轻人为帕拉·斯特罗奇,站在他右边的长者为其父亲奥诺福里奥(Onofrio Stozzi),但笔者认为这一解释不太正确,它与帕拉·斯特罗奇的年龄不符。我们可以从十多年后佛拉·安吉利古(Fra Angelico)在画中为赞助人帕拉·斯特罗奇绘制的肖像得到佐证(图1q)。
图1p. 帕拉·斯特罗奇与他的儿子洛伦佐·斯特罗奇,《三王朝拜》(局部)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q. 佛拉·安吉利古,帕拉·斯特罗奇肖像,取自《将耶稣遗体移下十字架》,1432年-1434年绘制,现陈列于佛罗伦萨圣·马可教堂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帕拉·斯特罗奇是罗马教廷的金马刺教宗骑士团(Order of the Golden Spur)的骑士。金马刺教宗骑士团是教皇国的一个起源于中世纪的非世袭贵族集团,其成员能够获封主要是因其对社会,尤其是教会,所作的贡献,这一封号在当时被视为教皇国的最高荣誉,获封者虽然被看做贵族且骑士团勋章也可以传给其子孙后代,但其头衔却不能世袭。这一骑士团组织严格限制其成员人物,最多只允许同时有100人作为成员,所以一般都是有成员去世后才有新的成员获封。在历史上获封的著名人物中包括有数位伟大的艺术家,他们是拉斐尔、提香、瓦萨里、莫扎特等。我们在《三王朝拜》这幅画作中见到年轻王者所佩戴的那对令人瞩目的金马刺,也许正是对帕拉·斯特罗奇这一身份的暗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帕拉·斯特罗奇曾经在1427年的人口调查中被列为佛罗伦萨的首富,可他却是一位对自己生意不感兴趣的银行家。实际上,他更应该是一位哲学家、教育家、古代希腊文化的爱好者、古籍收藏家与艺术赞助人。这位颇具贵族气息的人文主义者与老柯西莫·美第齐(Cosimo di Giovanni de' Medici,il Vecchio,1389年9月27日- 1464年8月1日)有着良好的私人关系,但他同时又是一位坚定信奉共和主义的政治家。随着美第齐家族势力的不断扩大,由于担心美第齐家族的领袖老柯西莫会成为独裁者,在1433年-1434年间帕拉·斯特罗奇与里纳尔多·阿尔比奇(Rinaldo degli Albizzi,1370年-1442年)共同领导了反对老柯西莫·德·美第齐的政变,虽然最初他们成功将柯西莫囚禁并流放,但后者在一年后在民众的支持下成功返回佛罗伦萨,这场斗争的最终失败导致了帕拉·斯特罗奇被流放到帕杜瓦(Padua)并终身再未能够返回佛罗伦萨。他曾经计划将自己的藏书捐献出来建设一座公共图书馆,这一计划因他生前未能返回佛罗伦萨而未能实现。
 
4 画家法布里亚诺及其艺术作品简介
 
甘迪乐·达·法布里亚诺(Gentile da Fabriano,约1370年–1427年,真名为Gentile di Niccolò di Giovanni di Massio)为意大利画家,是15世纪初期国际哥特式艺术的最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因为出生于意大利的法布里亚诺市,人们更愿意用其故乡的名字来称呼他。对于他早期所受的教育与艺术生涯,我们不太清楚,但他曾在许多地方进行过创作活动,包括为威尼斯总督宫(Palazzo Ducale)进行壁画装饰,可惜这些作品已经遗失。
 
大约从1410年开始,法布里亚诺进入了艺术创作黄金时代,他在1410年至1412年间绘制了著名的《圣母加冕多扇屏》(又称《罗米塔山谷多扇屏》,Valle Romita Polyptych)(图2),这一作品如今是意大利最重要的艺术博物馆之一米兰布雷拉画廊(Pinacoteca di Brera)的镇馆之宝。虽然这幅多扇屏在18世纪时被拆成多幅小画卖到了不同地方,但从1811年至1901年间布雷拉画廊又重新将散落各地的小画购入,他们之后重新制作了我们目前看到的这个哥特式画框,也许某些细节已经遗失,但它仍旧是一幅极其奢华且优雅的哥特风格画作。
图2. 法布里亚诺,《圣母加冕多扇屏》,又称《罗米塔山谷多扇屏》,木板蛋彩加黄金绘画,1410-1412年作,高280厘米,宽250厘米,现陈列于意大利米兰布雷拉画廊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大约在1420年前后,法布里亚诺为他故乡城市的圣·法兰西斯科修道院(San Francesco Monastery)绘制了一幅极富装饰风格的双面画,其正面为圣母加冕(图3),而背面为上帝向圣·法兰西斯科显灵(Stimmate di san Francesco)(见图3a)。如今这一双面画已被分开,正面陈列于美国加州的盖蒂中心(Getty Center),背面陈列于意大利特拉韦尔塞托洛市的马格纳尼-洛卡基金会(Magnani-Rocca Foundation in Traversetolo)。
图3. 法布里亚诺,《圣母加冕》,木板蛋彩加黄金绘画,约1420年作,高87.6厘米,宽64.7厘米,现陈列于美国加州盖蒂中心(Getty Center)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3a. 法布里亚诺,《上帝向圣·法兰西斯科显灵》,木板蛋彩加黄金绘画,约1420年作,高89厘米,宽65厘米,现陈列于意大利特拉韦尔塞托洛市的马格纳尼-洛卡基金会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虽然我们通常见到或在艺术史书籍中介绍的法布里亚诺的画作都是金碧辉煌且奢华纤雅的国际哥特式绘画,有着强烈的中世纪传统的宫廷风格,但人们通常会忽视他是一位饱受人文主义熏陶并深谙其精髓的画家。1410年至1411年间,法布里亚诺在福利诺市(Foligno)工作,他为该市的一个贵族府邸特林奇宫内的伟人大厅(Sala dei Giganti,Palazzo Trinci)绘制了一系列湿壁画。他是在人文主义学者法兰西斯科·达·费亚诺(Francesco da Fiano,约1350年-1421年)的指导下根据佛罗伦萨的人文主义诗人彼得拉克(Francesco Petrarca,1304年7月20日–1374年7月18日或19日)的长篇史诗《非洲》(Africa)与未完成的《论伟人》(De viris illustribus)来进行绘画创作的。彼得拉克的这部著作涵盖了从罗穆路斯在罗马建国到罗马帝国的图拉真大帝时代的一系列罗马伟人,有意思的是,作者在这部著作中同时也热情讴歌了当时几位地中海地区的伟人,如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公元前356年7月20日或21日–公元前323年6月10日或11日)、皮洛士(Pyrrhus of Epirus,公元前319或318年 – 公元前272年)和汉尼拔(Hannibal Barca,公元前247年 –公元前183年至公元前181年之间)等,其中后两位人士曾是罗马史上曾经面对过的最强劲敌人,正因为战胜了伟大的敌人,罗马才显得越发伟大。很遗憾的是,法布里亚诺的这一系列壁画因为维护不佳已经被毁坏了很多(图4),我们很难看到其全部风貌,我们在此只简单介绍几幅残留下来的古代罗马伟人肖像,读者可以很容易看出其作品虽然也属于哥特风格,但这些人物肖像充分反映了古代罗马共和时代的国家精英们所特有的刚毅质朴的人格。
 
下图4a中的辛辛纳图斯(Quintus Cincinnatus,公元前519年-公元前430年)为罗马共和早期贵族、政治家与军事家。在公元前458年与公元前439年时的罗马的危急时刻,他由于超强的领导力被两度推举为任期六个月的独裁官,可以独揽大权,具有国王般的权力。但当危机结束后,他总是立刻放下权杖,返回自己乡下的农庄,重新过上晴耕雨读的朴素生活。尤其是在公元前458年时,他作为独裁官率领罗马军队打败入侵外敌后,立刻返交出权力,在独裁官位置上仅仅呆了15天。具有超强能力却从不贪婪权势,这被解释为罗马共和时代与后世共和主义的重要美德,而辛辛纳图斯就是这一美德的典型代表。
图4a. 法布里亚诺,《辛辛纳图斯肖像》,湿壁画,1410年-1411年绘制,现陈列于意大利福利諾市特林奇宫内伟人大厅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4b中的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fricanus,公元前236–公元前183年)是罗马救国英雄,阿非利加努斯是全体罗马人送给他的名字,意为征服非洲之人。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的最艰难时刻,24岁的他主动请缨被破格任命为罗马一个方面军的总指挥,率领两个军团前往西班牙开辟第二战场并取得了辉煌的战绩,他在西班牙的胜利是罗马在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第一次取得的实质性大捷。29岁时按他自己的要求并得到罗马公民大会强烈支持的情况下,他再次破格被选为执政官,这是罗马最高行政长官,原则上必须由40岁以上的人担任,西庀阿当选无疑是因为军功。在执政官任上时,他带领志愿军最终登陆北非,并在后来的扎马会战中一举击败了伟大的汉尼拔,第二次布匿战争因此以罗马的胜利而结束。西庀阿是青春罗马的象征,他坚信共和体制并两次坚决地拒绝了送来的王冠;作为一名出自望门的罗马贵族,他17岁起从军并征战四方,但他同时又是当时被认为先进的希腊文化的仰慕者与学习者;他谦逊、平和、魅力十足、行为举止优雅而又得体,得到了包括他的敌人汉尼拔在内的人们的普遍尊重。
图4b. 法布里亚诺,《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肖像》,湿壁画,1410年-1411年绘制,现陈列于意大利福利諾市特林奇宫内伟人大厅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1420年至1425年,法布里亚诺来到佛罗伦萨,受帕拉·斯特罗奇的委托,在佛罗伦萨创作了这幅极富装饰效果且影响深远的《三王朝拜》。也许正是因为受到人文主义思潮的影响,画家在此作品中插入了对封建独裁政权用暴力掠夺人民的场景。
 
5 简单的结语
 
从狭义的文艺复兴艺术角度来看,法布里亚诺的这幅《三王朝拜》显然是一件哥特式作品,它是中世纪传统艺术在15世纪初期达到最巅峰的杰作。就在这幅作品完成后不到十年的时间里,马萨乔绘制的一系列画作(如湿壁画《交税金》(图5)等)在佛罗伦萨横空出世。这种新的自然主义与科学主义相结合的绘画风格将成为文艺复兴的主流创作手法而逐渐风靡包括佛罗伦萨在内的整个意大利。尽管如此,15世纪文艺复兴时代的佛罗伦萨画家们将在此后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都无法抗拒法布里亚诺这幅《三王朝拜》展示的优雅与美丽的诱惑,他们将不停地从中汲取养分,在法布里亚诺绘制这幅《三王朝拜》后直到1470年左右创作出相同或类似题材与设计的新作品,我们下面将不加过多解释地列出几幅这样的著名画作以结束此文。
 
在图6、图7和图9这三幅著名的15世纪佛罗伦萨著名画家绘制的不同画作中,画家们基本上都对法布里亚诺的《三王朝拜》通过镜像映射方式再加上略微调整来设计其画面的整体布局,而图8则是美第齐宫内小礼拜堂中壁画上锦衣华服的朝圣队伍的一部分,整个小礼拜堂的画作应该显然是对法布里亚诺《三王朝拜》中朝圣队伍的细化,尽管画家戈佐理(Benozzo Gozzoli)绘制此画的直接思想可能更多地源于他的老师佛拉·安吉利古(Fra Angelico)和菲利波·利皮(Filippo Lippi)绘制的《三王朝拜》这幅作品。
图6. 多米尼克·维尼奇亚诺(Domenico Veneziano),《三王朝拜》,1439年-1441年作,木板蛋彩画,直径84厘米,现陈列于德国柏林国立博物馆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7. 佛拉·安吉利古和菲利波·利皮,《三王朝拜》,木板蛋彩画,作于1440年-1460年间,直径137.3厘米,现陈列于美国华盛顿特区国立艺术廊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8. 戈佐理,《朝圣之路》,湿壁画,1459年-1462年作,高405厘米,宽516厘米,现陈列于佛罗伦萨美第齐-里卡迪宫内小礼拜堂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1470年代初期开始,当豪华者洛伦佐在佛罗伦萨开始执掌政权后,佛罗伦萨画家波提切利、达·芬奇、吉兰达约与菲力披诺·利皮等人绘制的《三王朝拜》在画面的整体设计上有了相当大改变(见图10、图11、图12、图13、图14和图15),所有这些画家在绘画方面都可以说是佛罗伦萨伟大的艺术家与艺术教育家委罗基奥(Andrea del Verrocchio,约1435年–1488年)的传人。这些委罗其奥的徒子徒孙们在绘画方面彼此激励竞争而又互相学习,他们的三王朝拜图虽然各有特色,但在设计方面有着共同的特征,比如在画面前派主要人物们后面的建筑物被放在了画面比较中心的位置;同时圣母与圣婴的位置也都移到了画面相对的中心位置,这一想法来源于北部的尼德兰画家罗希尔·范德魏登(Rogier van der Weyden,约1399年或1400年-1464年6月18日)绘制的《圣·哥伦巴三扇屏》(又称《圣·哥伦巴祭坛画》,Saint Columba Altarpiece)的中间屏《三王朝拜》这一画作(图16和图16a)。
图12. 达·芬奇,《三王朝拜》,木板蛋彩与油彩混合绘画,1475年-1480年绘制,高243厘米,宽246厘米;现在陈列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3. 多米尼克·吉兰达约,《三王朝拜圆形画》,木板蛋彩画,1487年绘制,直径172厘米,现陈列于乌菲齐博物馆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4. 多米尼克·吉兰达约,《三王朝拜》,木板蛋彩画,1488年作,高285厘米,宽240厘米,现陈列于佛罗伦萨孤儿院博物馆(Spedale degli Innocenti,Florence)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5. 菲力披诺·利皮,《三王朝拜》,木板油画,1496年完成,高258厘米,宽243厘米,现在陈列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6. 罗希尔·范德魏登,《三王朝拜》,木板油画,约1455年作,高138厘米,宽153厘米,现陈列于德国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Alte Pinakothek)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笔者在上高中时在某本闲书上读到过一句乔治·瓦萨里在《艺苑名人传》中所说的这样的话:“豪华者洛伦佐·德·美第齐统治的时代是智者贤士的黄金时代。” 图10所示的波提切利这一作品无疑是对这句话的一种诠释,画中朝拜圣子耶稣的诸王分别环跪在圣母与耶稣的两侧,他们实际上都是现实中美第齐家族中的重要人物。除了达·芬奇的作品,因为未完成而很难见到画家意图中的真实画面,所有的佛罗伦萨画家们绘制的三王朝拜图中的人物都明显是盛装华服,让人立刻就会感觉到画面的绚丽奢华。
 
佛罗伦萨人喜欢奢华,即便到了今天,如果大家愿意认真观察,仍然会在佛罗伦萨经常见到许多穿着华丽的男女在大街上走来走去。笔者记得第一次从纽约到佛罗伦萨旅游时,见到佛罗伦萨市内街道上许多男女穿戴着美丽奢华的装束,顿时感觉到纽约的时尚比较土气,尽管当今世界上人们已经无法拒绝美国在时尚界的影响力。如果倒退回15世纪,佛罗伦萨人在各类节日庆典中举行的盛装游行或比武,更给人一种繁荣盛世的顶级奢华之感,我们的读者可以在傅雷先生翻译的法国艺术史学家丹纳的《艺术哲学》中比较容易读到许多对这种奢华场景的描述。正是这种驻守在灵魂深处并流淌在血液中对奢华场面的渴望,让法布里亚诺及后来的佛罗伦萨诸多画家们的《三王朝拜》在几百年的时间里一直是佛罗伦萨的艺术瑰宝。无论艺术的潮流与时尚如何变换,直到今天它们仍然是佛罗伦萨人的骄傲,同时也是世人对15世纪佛罗伦萨黄金时代的最美好记忆。
 
作者简介:
 
张羿,数学家、逻辑学家,俄罗斯冬宫博物馆钟表与古乐器部顾问,法国摆钟艺廊顾问,广东省钟表收藏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
 
版权说明:欢迎个人转发,任何形式的媒体或机构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摘编。转载授权请在「返朴」微信公众号内联系后台。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