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锦衣华服觐圣来:他以此作品超越了同时代所有的人

锦衣华服觐圣来:他以此作品超越了同时代所有的人

为何美第奇家族不选关系更为密切的顶级画家利皮却邀请戈佐利为小礼拜堂绘制系列壁画?戈佐利在绘制小礼拜堂的系列壁画时将哥特式传统绘画法发挥到了极致,交替采用了湿壁画与干壁画的技术,这样可以更加精致且奢华地表现画中的人物、装饰、场景甚至动物。小礼拜堂的系列壁画构图罕见、细节好评,除了效率极高的他怕是无人能做到。艺术史学的开山鼻祖瓦萨里评价他:他超越了同时代所有的人。
 
撰文 | 张羿
 
1 概 述
 
1442年罗马教皇马丁五世(Pope Martin V)颁布敕令,准许美第奇家族在其居所内建造一个带祭坛画的家族礼拜堂。正因有此敕令,建筑师米开罗佐(Michelozzo di Bartolomeo)于1446-1449年间设计并建设美第齐宫时,在宫内第二层最私密安全的地方打造了一个“凸”形小礼拜堂。美第齐家族邀请画家贝诺佐·戈佐利(Benozzo Gozzoli,约1421年–1497年)为小礼拜堂绘制壁画,与其一起工作的还有助手画家乔瓦尼·迪·穆杰罗(Giovanni di Mugello)。
 
戈佐利是一位继承了中世纪哥特传统画风的保守画家,尽管他在创作中引入了写实主义技法。他在绘制小礼拜堂的系列壁画时将哥特式传统绘画法发挥到了极致,画家交替采用了湿壁画与干壁画的技术,这样可以更加精致且奢华地表现画中的人物、装饰、场景甚至动物。我们可以在画中看到精致的珠宝、长满果实的树木与散布着花朵的草地、各种鸟类与众天使们张开的带有美丽羽毛的多彩翅膀等。在合适的灯光下,壁画表面因大量使用箔金而闪放出的光芒更会让观者感受其无限的奢华。
 
小礼拜堂的绘画分为两个部分:主厅内三王前去朝圣的队列壁画(图1、图2和图3),再加上小厅中表现在森林中朝拜刚刚降生的圣子耶稣的祭坛画以及侧壁上的天使壁画(图4)。三王朝拜的队列壁画位于小礼拜堂内东,南、西三面墙壁的上方,画家用了大约150个工作日就将其绘制并完成,每堵墙的壁画集中表现一位国王。他们的名字分别为卡斯珀(Caspar)、巴尔萨扎(Balthazar)、梅尔基奥(Melchior),我们将用年轻国王、中年国王与老年国王来称呼他们,因为这些称呼经常会因不同文献来源而时有混淆。观者从年轻国王开始,故事在南墙上的中年国王继续,直到老年国王队列在西墙结束。与通常的三王朝拜画作不同的是,三王的队列并没有到达刚降生的耶稣身前,对圣子耶稣的朝拜留给了小礼拜堂中的人,他们可以在环绕着三王队列的璧画中进行祈祷。
图1 美第齐宫小礼拜堂大厅东墙壁画:年轻国王与其朝圣队列,湿壁画,1459-1460年绘制,现陈列于佛罗伦萨美第齐-里卡尔迪宫内小礼拜堂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2 美第齐宫小礼拜堂大厅南墙现存部分壁画:中年国王与其朝圣队列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3 美第齐宫小礼拜堂大厅西墙现存部分壁画:老年国王与朝圣队列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4 美第齐小礼拜堂北面放置祭坛画的小屋部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4a 菲利波·利皮,《森林圣母》,木板油画,1459年绘制,129.5厘米,宽118.5厘米,现陈列于柏林画廊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三王的队伍朝着菲利波·利皮(Filippo Lippi,约1406年-1469年)的《森林圣母》祭坛画行进(图4和图4a)。利皮不仅描绘了森林中的圣母子,他还在画中展示了三位一体的圣父、圣子和圣灵的统一性,代表了西欧天主教会对三位一体的认知:圣灵来自圣父与圣子。这与东正教观点不同,后者认为圣灵仅从圣父那里发出。利皮在此反映了1439年佛罗伦萨大公会议上东方正教与西方天主教之间对基督教原则所进行的辩论。该画原作在创作中引入了写实主义技法,现陈列于柏林国家博物馆,而我们在小礼拜堂中看到的是1494年放置于此的摹本。在祭坛画小厅的两侧墙壁上绘制了众多身着华丽衣衫的带翼天使,他们或飞行,或歌唱,还有的正在跪拜刚刚降生的耶稣并为其编织彩带,刻在众天使圣晕上的诗句告诉我们,他们正在一起咏唱荣耀上帝的赞美诗(图5、图6和图6a)。
图5 美第齐小礼拜堂北面放置祭坛画的小屋西墙壁画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6 美第齐小礼拜堂北面放置祭坛画的小屋东墙壁画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6a 天使,小礼拜堂内小屋东墙壁画局部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2 小礼拜堂系列壁画的灵感来源
 
老柯西莫让自己的长子皮耶罗·德·美第奇(Piero di Cosimo de'Medici,1416年-1469年12月2日)负责与画家沟通协调整个系列壁画的绘制工作,参与为画家出谋划策的还有人文主义学者罗伯特·马尔提利(Roberto di Niccolò Martelli, 约1408年-1469年)。画家得到的建议是以甘迪乐·达·法布里亚诺(Gentile da Fabriano)绘制的《三王朝拜》以及佛拉·安吉利古(Fra Angelico, 约1395年–1455年)与菲利波·利皮合作的同名绘画为参照并加以细化来生成整个小礼拜堂内系列壁画(图7和图7a)。
图7 法布里亚诺,《三王朝拜》,木板蛋彩画,1423年绘制,带框高301.5厘米,宽283厘米,现陈列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7a 佛拉·安吉利古和菲利波·利皮,《三王朝拜》,木板蛋彩画,1440-1460年绘制,直径137.3厘米,现陈列于美国华盛顿特区国立艺术廊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文艺复兴时代的佛罗伦萨经常会举行以三王朝拜为主题的宗教仪式,在仪式中人们会穿上华丽的服装游行走过街道,这种仪式为画家提供了三王朝拜的灵感与基本素材。但具体到小礼拜堂内的系列壁画,1439年开始在佛罗伦萨召开的大公会议很有可能是画家灵感的源泉。在会议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王公贵族与顶级教士以及他们的随从组成的访问团体让佛罗伦萨人大开眼界,他们穿着各种奇异且豪华的服装并带着不同珠宝饰物乃至珍禽异兽的仪仗队举行的入城仪式给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佛罗伦萨人本就喜欢奢华场面,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他们大开眼界,令他们见识到亚洲、欧洲与非洲许多不同民族的各类服装及其装饰,再加上各种罕见的动物与禽鸟,为画家提供了许多创作素材。戈佐利在美第齐小礼拜堂中绘制的系列壁画,也可以说是这一历史盛况的浓缩与反映。当然,在老柯西莫领导佛罗伦萨期间,这座富裕的城市在1439年后还曾举行过众多的豪华队列游行仪式或者庆典,画家戈佐利本人甚至很有可能亲眼见证了教皇庇护二世(Pope Pius II,1405年–1464年,1458年8月19日开始任教皇)在1459年4月访问佛罗伦萨时举行的入城仪式及各类庆典活动,因为当时画家正在绘制小礼拜堂的系列壁画,这种亲眼所见且保有的最新鲜记忆毫无疑问会对画家的创作产生重大的影响。
 
3 观画顺序
 
按照小礼拜堂的原始设计与构造,走入其中后首先看到的是作为小礼拜堂聚焦点的菲利波·利皮绘制的祭坛画《森林圣母》,它讲述了耶稣降生后在森林中接受圣母玛丽娅、圣·约瑟夫与施洗者圣·约翰朝拜的故事。另外在美第齐小礼拜堂大厅内小屋之外的东墙上还有两幅以田园牧人为主题的壁画(图4和图4a)。看到祭坛画后,身体按照顺时针方向右转,可以看到东边墙壁上绘制的年轻王者朝圣队列的壁画(图1);之后回头看到南面墙壁小礼拜堂入口上方描绘中年王者朝圣队列的壁画(图2);再向右转,看到西面墙上绘制的老年王者朝圣队列的壁画(图3)。
 
历史对这一小礼拜堂有些残酷,它的南墙壁画首先因为要开一扇窗户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图2)。17世纪末时,美第齐宫出售给了马尔凯西·里卡迪(Marchesi Riccardi),后者的家族在1689年时对整个宫殿进行了相当大的改造,由于大楼新添加的一个巨大楼梯,这个小礼拜堂的西南角被打开了一个小门,这一改建不仅部分破坏了南墙与西墙上的壁画,而且也将整个小礼拜堂的聚焦点改换到了东墙上的年轻国王及其朝圣队列的壁画上。其实,里卡迪家族最早的改建计划是彻底拆除这一小礼拜堂,但这一计划遭到了全体佛罗伦萨民众的强烈抗议,因此他们不得不作了妥协,最终将小礼拜堂改造成了我们现在见到的样子。如果稍懂文艺复兴历史的人走入这一小礼拜堂,也许立刻就会觉得它是对15世纪美第齐家族领导下的佛罗伦萨所作的毫不掩饰的直接歌颂。但若能够尽量还原历史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小礼拜堂中壁画所包含的内容要远比我们今天看到的更加复杂、含蓄且值得玩味。
 
4 三王率群贤
 
4.1 年轻王者与其队列
 
人们猜测图8中的年轻王子为理想化了的豪华者洛伦佐(Lorenzo il Magnifico,真名Lorenzo di Piero de' Medici,1449年-1492年)的最主要原因是他的马鞍饰带上带有七个圆球的美第齐族徽标志;还有就是他头部外边环绕着的月桂树丛——毫无疑问,它在此象征着王冠(图8a)。这是一种比较传统的解释,多数学者大都同意这一想法并且被写入到许多有关艺术史或文艺复兴艺术史的著作中。但修复师克里斯蒂娜·阿西蒂尼·鲁奇耐特(Cristina Acidini Luchinat)在1988-1992年修复过程中所作的研究发现了画作绘制期间年龄为10岁的洛伦佐·德·美第齐在此画中的真正肖像,他应该在画家戈佐利自画像的下方偏左一点(图8b中最下方第一排左数第二个人物)。他的鼻梁略宽且扁,很有特色,我们可以和洛伦佐同时代的著名画家吉兰达约(Dominico Ghirlandaio,1449年-1494年)在1485年为佛罗伦萨天主圣三圣大教堂内的萨塞蒂小礼拜堂(Sasetti Chapel,Basilica di Santa Trinita)的湿壁画中洛伦佐的肖像作比较而得出这一结论(图8b-1)。
图8 年轻王者,理想化了的年轻洛伦佐·德·美第齐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8a 骑在马上的年轻王者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8b 10岁的洛伦佐·德·美第齐与其右上方的画家戈佐利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8b-1 吉兰达约,豪华者洛伦佐·德·美第齐(画中左边人物),1485年绘制,现陈列于佛罗伦萨天主圣三圣殿中萨塞蒂小礼拜堂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图1所示年轻王者队列的画作左边绘制了众多人物,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用当时人物的肖像绘制的。判断这些具体人物到底是谁,历来就是一个对历史学家与艺术史学家来说非常有趣的问题,笔者在此仅介绍几位比较确定的人物。
 
我们从已经熟悉了的人物说起,在图9底排从左数的第六位戴红帽子的为只有10岁豪华者洛伦佐;底排从右数的第三位带红帽子低头的男孩是豪华者洛伦佐的亲弟弟朱利亚诺·德·美第齐(Giuliaono de’ Medici,1453年– 1478年),他不仅是佛罗伦萨黄金时代的著名美男子,而且也是豪华者洛伦佐在政治上的左膀右臂,但25岁时不幸在帕奇政变中被暗杀,可谓英年早逝;底排从右数第四位则是画家乔瓦尼·迪·穆杰罗,他是戈佐利绘制这一系列壁画的助手,也是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著名画家佛拉·安吉利古的侄子。
图9 年轻王者队列中的人物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图9中从底下向上数第二排从左往右数第三位的人物是整个系列壁画的作者,画家戈佐利,他的帽子上写有自己的名字;戈佐利的左上方是教皇庇护二世, 右上方戴蓝头巾的女子则是老柯西莫的夫人康特西娜·德·巴迪(Contessina de' Bardi)。
图9a 年轻王者队列中的人物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图9a中前排红帽子的两人,左边为老柯西莫,右边为他的长子皮耶罗·德·美第齐,两人之间带蓝帽子加白布带缠头的人是老柯西莫的私生子,卡洛·德·美第齐(Carlo de’ Medici,1428年/1430年-1492年),他当时已经是一位极有权势的教会人士并即将成为普拉托市(Prato)的总主教。
 
老柯西莫·德·美第齐在画中被戈佐利表现为一位优雅、慈祥且充满智慧的老者形象,令人想起教皇庇护二世将老柯西莫称为“佛罗伦萨的爱人”,这位教皇还对其作了如下的评价:
 
“他体形良好且中等身高;他的谈吐方式与举止都很优雅;他比其它商人更加有文化并且懂得一些有关希腊的知识;他的思维清晰且敏捷;他既不胆怯也不勇敢;他可以忍受劳累与饥饿并且经常彻夜不眠。没有什么在意大利发生的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尽管没有名号与领地,但他实际上就是一位君王。”
 
后人在创作艺术作品时并未采用戈佐利绘制的老柯西莫形象(图9a-2和图9a-3)。有关文艺复兴的书籍经常引用的老柯西莫肖像是蓬托莫(Pontormo,1494年–1557年)的作品,它源于老柯西莫刚去世后可能是多纳泰罗制作的一枚纪念章中的浮雕(图9a-1),我们在此看到的是一位理想中的罗马共和国公民的形象。
图9a-1 佛罗伦萨共和政府1460年代中后期为老柯西莫铸造的纪念章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9a-2 蓬托莫,《老柯西莫》,木板油画,1518-1520年,高86厘米,宽65厘米,现陈列于乌菲齐博物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9a-3 路易吉·梅吉(Luigi Magi,1804年-1871年),建国之父柯西莫,大理石雕塑,现陈列于乌菲齐正门左侧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摄影师Jebulon
 
图9a中右边排第一的人物为皮耶罗·德·美第齐,又称“患痛风的皮耶罗”。他是整个小礼拜堂中所有画作的直接赞助者。由于身体原因,他只统治了佛罗伦萨5年时间,将自己从父亲老柯西莫那里继承下来的佛罗伦萨和家族的事业毫发无损地传给了自己的儿子洛伦佐。不仅如此,他还在外交方面巧妙地将欧洲各国对佛罗伦萨的好感与尊重转成为对美第齐家族的好感与尊重。
图9b 两位著名的意大利雇佣军将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9b是图1年轻王子队列这幅画的最左下角部分,其中左边人物为雇佣军首领西吉斯蒙铎·潘多尔佛·马拉泰斯塔(Sigismondo Pandolfo Malatesta,1417年–1468年),北部意大利艾米利亚-罗马涅(Emilia-Romagna)地区的雇佣军将领,里米尼(Rimini)、法诺(Fano)和切塞纳(Cesena)等城市的领主;右边人物为雇佣军首领加莱亚佐·马里亚·斯伏查(Galeazzo Maria Sforza, 1444年-1476年,在1466-1476年间任米兰公爵)。作为意大利最重要的雇佣军将领与独霸一方的领袖,他们都是美第齐家族的强有力支持者。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在思想与生活方式等各方面都深受老柯西莫的影响,都喜欢并热衷于赞助新兴艺术。毫无疑问,他们是老柯西莫构造的意大利势力均衡和平体系的重要支持者。
图9c 皮耶罗的马夫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随着时光流逝,年轻王子队列这幅画中许多人物今天已经无法知道他们的名字了,笔者在此仅举画中皮耶罗的马夫为例(图9c),这位意气风发的人物穿的紧身衣上写着拉丁语SEMPER,意思为“永恒”,这是皮耶罗本人印章中的一部分,其衣服上的菱形网格与钻石戒指来自美第齐家族的徽章——它们象征着权力。
图10 美第齐家族众人及家族朋友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0展示的是年轻王子队列这幅画的整个右下角,它实际上反映的是老柯西莫本人以及他领导下的佛罗伦萨所取得的成就。虽然自1434年后,柯西莫成为了佛罗伦萨事实上无可争议的城市领袖,但他只在1434年、1438年与1445年时三次被选为共和国最高行政首长正义旗手,与同时期佛罗伦萨中一些有实力的人物并无区别。与这些佛罗伦萨权势人物不同的是,柯西莫具有超凡的国际影响力,意大利各强邦的领袖、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与法兰西国王等都会听取甚至遵从柯西莫的意见。细心的人会注意到老柯西莫的坐骑是一头漂亮的驴子,它应该是老柯西莫作为和平使者的象征,正因具有超凡的国际影响力,老柯西莫在1450年代中期促成了意大利半岛各强邦长达50多年的和平,史称洛迪和平(Pace di Lodi),为豪华者洛伦佐统治下佛罗伦萨黄金时代的到来奠定了基础。
 
我们最后以画中右边携带礼物的两位年轻骑士的形象来结束本节,我们不知他们是否是真实存在的人物,在画中他们是整个年轻王者朝圣队列的开道者(图11)。
图11 年轻王者的礼物携带者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4.2 中年王者与其队列
 
图2所示画作描述了中年国王(图12)及其朝圣队列的情形,它位于美第齐宫小礼拜堂大厅的南墙,是整个小礼拜堂中被破坏最厉害的一幅壁画,中年王者前方携带礼物的骑士已完全被毁因而彻底消失了,而他身后又因为开了一扇窗户而遭到部分破坏,只有画的最左边部分有三位骑马女子的形象被保存了下来(图13c)。
图12 中年王者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整幅画作的中心人物是位于原小礼拜堂入口上方骑在马上的中年王者,在现实世界中,这位中年王者应该是拜占庭帝国皇帝约翰八世·帕莱奥勒古斯(John VIII Palaiologos,1392年-1448年),他衣着华丽,眼睛睿智而又略带忧郁,这种情绪似乎影响了随从与卫士(图13a与图13b),尽管衣着华丽,但他们的表情似乎并不乐观,也许他们深知来佛罗伦萨参加大公会议担负的艰难使命。如果比较图13b所示中年王者的随从与图9c中美第齐家族马夫的神情,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他们在精神风貌上的区别。虽然佛罗伦萨大公会议是宗教会议,其目的是力求达成东西方基督教会的和解,但这位拜占庭皇帝前来参加会议却有着重要的现实目的,即希望西欧天主教国家派兵帮助抵抗奥托曼土耳其帝国对君士坦丁堡的进攻以挽救他那濒临灭亡的古老帝国,这显然是一个异常艰难的使命。但这位皇帝来到佛罗伦萨的事实却给佛罗伦萨与老柯西莫本人带来了巨大荣耀,也许还包括了许多潜在的现实利益。
图13a 中年王者及其近身卫士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3b 中年王者的随从肖像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3a 中年王者朝圣队列尾部三个美第齐家族女孩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很长的时间里,文艺复兴史学家与艺术史学家都认为图13a中的三位女孩为豪华者洛伦佐的三位姐姐:右边为玛丽娅(Maria);中间为比安卡(Bianca);而左边为楠尼娜(Nannina,又名Lucrezia);然而今天的专家们对这三个女孩子的身份却不是很肯定。但无论是否为美第齐家的女孩,她们都反映了15世纪中期佛罗伦萨上流社会女子的优雅与风华。
 
4.3 老年王者与其队列
 
传统上一直认为这位老年王者(图14)为东正教领袖的君士坦丁堡牧首周瑟夫(Joseph, Patriarch of Constantinople),在1439-1442年间整个基督教世界在佛罗伦萨举行大公会议期间,他以智慧促成了东西方两大基督教会的和解与团结,他本人在会议期间不幸去世并被葬在了佛罗伦萨新圣玛丽娅大教堂(Santa Maria Novella)。
图14 老年王者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有些现代研究人员认为,这位年长的王者应该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吉斯蒙德(Sigismund of Luxembourg,1368年-1437年),支持这一判断的最强证据是文艺复兴时代的画家比萨内罗(Pisanello,1439年-1455年)为这位与他同时代的皇帝绘制的一幅肖像(图15a)。如果是西吉斯蒙德,加上中年王者为拜占庭帝国皇帝,二人都已去世,小礼拜堂三王中只有年轻的洛伦佐·德·美第齐是活在世上的人物,而且他此时那么年轻,充满朝气,是未来世界的真正希望。这是一个看上去可以说得过去的解释。
图15a 比萨内罗,《西吉斯蒙德皇帝肖像》,木板蛋彩画,1432-1433年绘制,高58.5厘米,宽42厘米,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5a-1 老王与他的驴子坐骑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笔者不太认同老年王者为西吉斯蒙德这一看法。其一,虽在1414-1418年间的康士坦斯大公会议(Council of Constance)上结束了西方天主教会的大分裂(Great Schism),但西吉斯蒙德在佛罗伦萨大公会议之前就已去世,因此他与佛罗伦萨并没有太多联系。其二,如果细心观察的话,我们会注意到这位老年王者的坐骑是一头驴(图15a-1),与同堂对面壁画中老柯西莫的坐骑相同,对于后者来说,因为协调安排了意大利各强邦签署洛迪和平协议,驴子是其和平使者身份的象征。但对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吉斯蒙德来说,很难说他是和平使者,骑驴也不符合其身份。因此笔者认为传统上将老王认证为在佛罗伦萨去世的君士坦丁堡牧首周瑟夫更为合理。他不仅在佛罗伦萨大公会议上达成了东西方教会的和解,而且因为他率领的东正教会使团中有众多的著名希腊学者,他们在佛罗伦萨大力传播希腊文化,在当地乃至整个意大利掀起了一场学习古典希腊文化的热潮。综合来说,这位老王不仅更适合骑驴的和平使者的形象,而且对美第齐家族与佛罗伦萨都有着重大的影响,毕竟这一系列壁画是为美第齐家族小礼拜堂定制的作品。
 
1453年5月29日,君士坦丁堡陷落,拜占庭帝国终结;而在此之前来到佛罗伦萨的拜占庭帝国皇帝约翰八世·帕莱奥勒古斯也已经去世,因此系列壁画中的老王与中年王者都已成为过去,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拜占庭帝国的千年荣光也成为过去。欧洲的未来与希望,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文化上,都将转到佛罗伦萨,而领导新政治与文化潮流的正是美第齐及其朋友与追随者。
图16 美第齐家族的朋友或敌人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图16中我们可以看到画家本诺佐·戈佐利本人,他两次出现在众人中,一次带着蓝白色相间的帽子,另一次是在稍微上面一些,带着黑颜色的宽沿帽子。
 
此画作于1459年,此时老柯西莫还在世,我们可以在画中看到他的朋友与拥护者如卢卡·披提(Luca Pitti,画中最上排右数第五人),尼科洛·索德里尼(Niccolò Soderini,最下排右数第二人),狄奥特萨尔维·内罗尼(Diotisalvi Neroni,从下向上数第二排,从右数第四人,戴红帽子者)等。他们当时是美第齐家族的朋友与支持者,但在老柯西莫1464年去世后,由于各种原因他们不满意老柯西莫的儿子皮耶罗继续统治佛罗伦萨共和国,经过一段时间串联后,他们在1466年组成了一个反美第齐独裁的阵营并邀请费拉拉公国、威尼斯共和国等派兵发动了一场未遂政变,但由于皮耶罗与他的儿子洛伦佐及美第齐家族支持者的迅速反应,加上米兰大公斯福查与拿波里王国派出军队来支持美第齐家族,政变很快被粉碎,除了卢卡·披提得到了皮耶罗的原谅,其它政变参与者先被佛罗伦萨共和政府判处死刑,然后得到皮耶罗本人的宽恕被改判流放。
 
画中没有出现的人物还有柯西莫生前的挚友、人文主义学者多纳托·阿奇奥欧利(Donato Acciauoli或 Acciaioli,1429年-1478年),笔者认为他应该是这些从美第齐家族的朋友变为敌人的代表。1465年3月,佛罗伦萨共和政府通过决议将“建国之父”(Pater Patriae)的称号授予这位为城邦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伟大公民,当时阿奇奥欧利对全体佛罗伦萨公民发表了一篇著名的演说,他满怀激情地说道:
 
“他将最高的荣誉与最大的利益赠予了佛罗伦萨共和国,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时期,他都从不间断地捍卫并支持我们的祖国并使之变得愈发美丽……尤其令人称道的是,他就像一位男性家长打理自己的家族一样以其全部的关注、热情和审慎来领导着我们。”
 
然而就是这位多纳托·阿奇奥欧利,在老科西莫去世一段时间后积极加入了反美第齐家族统治的阴谋集团并在失败后被流放。有些现代西方学者将他们发动的这场失败政变看成是一场捍卫共和反对独裁专制的正义事业,因此反对再将其称为政变或阴谋。
 
在连接老王及其随从与美第齐家族朋友这两组人物之间,有一位意气风发的英俊骑士(图16a),虽然人们大都猜测他应该与美第齐家族有关,但现在已经无法确定他到底是谁了。在笔者个人看来,他应该是理想化了的朱利亚诺·德·美第齐,豪华者洛伦佐的弟弟,在现实世界中,他当时只有7岁(见图9及其随后的说明)。
图16a 青年骑士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完全结束本节之前,在此再指出一件有趣的事情,在图12中年轻骑士的坐骑后蹄下,细心的人会看到一只苍鹰(图17),人们认为它有可能是支持教皇的佛罗伦萨圭尔夫党的象征;这一动物造型的来源可能是美第齐家族所用的一个印章,其中有苍鹰抓握带钻石戒指的形象并写着拉丁语SEMPER(意为“永恒”)。在整个系列壁画中,我们会看到许多奇珍异兽(如图18),虽然它们被巧妙地嵌入在与之相配的情景之中,但许多动物在当时应该都有特殊的意涵,今天它们是某些艺术史学家研究的课题。
图17 苍鹰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8 孔雀,取自图5局部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3 结 语
 
艺术史学的开山鼻祖瓦萨里在他的《传记》中对画家本诺佐·戈佐利作了如下评价,“凭借自己的不倦努力,他超越了同时代所有的人”。戈佐利曾师从佛拉·安吉利古并与其长期合作(如图19),他还曾还受过金匠的训练,因此在1444-1447年间在雕塑家洛伦佐·吉贝尔蒂(Lorenzo Ghiberti)的工作室参与了《天堂之门》的青铜雕塑工作,这些经历都对他的艺术风格产生了深远影响。在美第齐家族邀请他为小礼拜堂绘制系列壁画时,很难说他是佛罗伦萨的顶级画家,尤其想到菲利波·利皮与美第齐家族的紧密联系,众多艺术史学家对这一邀请的原因作了各种猜测,笔者个人认为很可能是利皮散漫的性格阻止了美第齐家族邀请他来完成这一系列作品,而戈佐利是一位效率极高的大型系列壁画画家,他在意大利各地已完成了数个大型系列壁画并获得了好评。在小礼拜堂的壁画开始绘制时,老柯西莫已进入古稀之年,大概他希望这一作品能够尽快完成。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老柯西莫的个人因素,在佛罗伦萨的圣·马可修道院内老柯西莫修道的房间中,有一幅戈佐利参与绘制的《三王朝拜》壁画(图19),它伴随了老柯西莫无数的沉思默想时间,佛拉·安吉利古在1455年去世,因此戈佐利成了美第齐家族最自然的选择。毫无疑问,美第齐家族的决定成就了戈佐利,小礼拜堂的壁画成了对老柯西莫治下的佛罗伦萨所取得成就的最好艺术总结,直到今天,这里仍是佛罗伦萨地标,吸引着无数人们前来观察瞻仰,戈佐利也因此被永远写入了文艺复兴艺术历史。
图19 佛拉·安吉利古与贝诺佐·戈佐利,《三王朝拜》,湿壁画,1438年绘制,高184厘米,宽362厘米,现陈列于佛罗伦萨国立圣马可博物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结束本文时,略为探讨一下为什么老柯西莫选择“三王朝拜”为其家族小礼拜堂的壁画主题。三王朝拜的一个重要主题是通过展示对刚刚降生的圣子耶稣献上贵重礼物,即黄金、乳香与没药,来表示世俗精英对上帝的奉献。作为文艺复兴早期的伟大银行家,老柯西莫虽深爱古典文化,但同时也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他无法摆脱中世纪基督教对其思想的影响。在传统基督教教义中,无论是新约还是旧约,都明确阐明了严禁放高利贷。美第齐家族以放贷作为根本手段积累起来的巨额资本,令老柯西莫内心深处产生了巨大的不安,而这种不安随着年龄增长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据说教皇尤金四世(Pope Eugene IV, 1383年-1447年)住在佛罗伦萨期间,老柯西莫私下谒见他讲到此事,也许为了安慰后者,教皇告诉他可以通过对教会进行赞助,如建筑教堂、僧舍等,使其灵魂得到最终救赎。教皇的劝慰使得老柯西莫看到了希望,也令他有了通过赞助教会与公众事业来获得自身最终救赎的强烈渴望。在老柯西莫赞助建设的圣·马可修道院中为他专门保留的修道房中的壁画《三王朝拜》可以说是这种内心渴望的反映与例证(图19)。老柯西莫的确毕生都在赞助教堂与修道院的修建以及相关的艺术装饰,这种赞助行为当然不止限于精神层面,对于教会与佛罗伦萨以及其它地方的公共事业的捐献极大增强了美第齐的世俗权利与影响力。
 
张羿,艺术史研究者,俄罗斯冬宫博物馆钟表与古乐器部顾问,法国摆钟艺廊顾问,广东省钟表收藏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也是数学家、逻辑学家。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