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自然》公开支持拜登,特朗普究竟对美国科学界做了什么?

《自然》公开支持拜登,特朗普究竟对美国科学界做了什么?

最近,多家国际顶级期刊先后刊发社论,谴责特朗普政府对科学政策的践踏行为,声称特朗普正在毁灭科学的未来,《自然》杂志甚至直接支持了其竞争对手拜登当选。本文仅反映期刊观点,梳理了特朗普政府近年来打造的“科学政治化”。
 
撰文 | 小叶
 
近期,数家全球顶尖科学期刊,包括《细胞》《自然》《科学》《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柳叶刀》,以及美国老牌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先后发表社论,严厉谴责目前积极谋求连任下一届美国总统的唐纳德·特朗普。
从上至下分别为Cell,Nature,Science刊发的社论丨图片来源:期刊官网截图
 
科学界为何异口同声,罕见地声讨一位政治人物呢?科学家们给出的答案很简单也很复杂:特朗普及其政府在四年内采取各种政治手段不断打击美国科学界。以期刊编辑为首的学者认为,时至今日,他的行为不只可能“摧毁美国科学”,甚至可能波及全球。
 
这位总统究竟做了什么导致引发公愤?哥伦比亚法学院(Columbia Law School)从2016年11月起,建立了一个专门网站Silencing Science Tracker[1] ,里面记录下特朗普政府“不遗余力”限制或者禁止科学研究的所有事件。截至今年10月初,总共450条相关事例,具体包括:科学偏见和虚假陈述(123次),科研预算削减(72次),政府审查(145次),干涉科学教育(46次),人员变更(61次),阻碍研究(43次),以及封锁或扭曲信息(19次)。另外,忧思科学家联盟(The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 UCS)同样也记录了政府对科学的攻击,包括反科学的条例规范和行政令、审查制度、基金政治化科学会议参加的限制,以及科学顾问委员会边缘化,等等[2] 。
 
面对疫情无视科学证据,摒弃科学意见
 
特朗普表现出对科学的不尊重人尽皆知,而今年的新冠疫情将特朗普政府无视科学证据、摒弃科学意见的态度推上顶峰。
 
2020年9月,《科学》主编H. Holden Thorp亲自撰写的《关于科学,特朗普满嘴谎言》(Trump lied about science)一文中明确指出,早在今年2月,特朗普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已透露,自己清楚新冠病毒的致命性,以及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但是,面对公众,他选择了降低风险的操作,与其公布真相,不如避免恐慌。所以,他告诉自己的支持者们,不用担心,到了4月天气回暖之后,病毒就会“奇迹般地消失”。他还在推特上发文表示:“普通流感比新冠肺炎要严重多了”。
来源:特朗普3月的推文
 
与此同时,他轻视口罩的作用和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鼓励人们抗议封锁措施。并且政府改变审查政策,打压科学家研究病毒减少危害的努力。当3月份美国地方上开始实施封锁措施时,特朗普跳出来大声指责他们。他的政治大棒还挥向了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以及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命令机构发布不实信息,颁布错误的卫生指南,实施未经验证甚至可能有害的治疗手段。比如,他曾在一次新闻简报会议中表示,治疗疟疾的羟氯喹和氯喹有望治愈新冠肺炎[3] 。
 
对于如此严肃的公共卫生问题,他反复向美国民众撒谎,“这些谎言使科学界士气低落,对人类健康造成了极大危害,并直接导致了大批美国人的死亡。”Thorp这样写道。
 
5月21日,哥伦比亚大学的流行病学家们在medRxiv网站上发表了一篇预印本论文,旨在讨论,如果政府一开始就迅速在全国范围内采取疫情防控措施,扩大病毒检测和跟踪力度,情况会怎样。研究人员建立模型,模拟3月中旬到5月初美国各州县采取关闭商业中心和学校等措施后疫情的发展。结果表明,哪怕提早一个礼拜采取正确措施,截至5月3日,能够减少61.6%的感染确诊数量以及55.0%的死亡人数。[4]
 
特朗普在公开场合回应了这一项研究,他说,这种研究纯粹是“一个自由过头的学术机构为打击政治而做的工作”。
 
今年9月,POLITICO网站披露,特朗普政府在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任命的官员每周都会“认真编辑修改”CDC科学家撰写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周报》。这份权威报告旨在向全国的医生、研究人员和公共卫生专家提供疫情传播的实际情况,提醒他们潜在的风险人口。然而,卫生及公共服务部的新闻发言人Michael Caputo及其团队则努力粉饰报告内容,使其符合总统的公开言论,并拖延一段时间才公之于众。这位新闻发言人曾是当年特朗普总统竞选活动班底的成员,本人并没有任何医学或者科学教育背景。[5]
 
10月2日,特朗普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在接受了顶级医疗团队3天的治疗之后,“奇迹般地出院”。即使没有完全康复,他仍然努力误导公众对于这一疾病的危险性认识,以及他接受的实验性疗法的有效性。
 
时至今日,美国抗击新冠疫情的各种错误操作最终产生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统计数据:在这个号称拥有全球最雄厚科学和经济资源,总人口占据世界4%的国家,确诊人数超过700万人,死亡人数超过20万,为全球死亡总人数“贡献了”20%的力量。面对这一巨大悲剧,医学权威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全体编辑忍无可忍,发表联名文章,这是该杂志自创刊以来第一次涉足政治领域,严厉谴责这样的政治领导人“选择无视甚至诋毁公共卫生、卫生政策和基础生物学领域的专家”,甚至呼吁“不应该纵容他们,不应该让这些人继续尸位素餐,而令美国的死亡人数再多出成千上万人。”[6]
 
拿气候变暖开刀,破坏科学诚信
 
新冠疫情只是彻底地把特朗普藐视科学的一面暴露了出来。早在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的时候,他就宣称,全球变暖是一场骗局。2017年正式就任总统之后,特朗普政府很快向气候环境问题“宣战”,不遗余力打击减缓温室气体排放的种种科学努力,弱化限制环境污染的规范条例,并且消除科学对美国环境保护局(EPA)的影响。
 
2017年,特朗普宣布要退出《巴黎协定》,美其名曰自己是“被选举出来代表匹兹堡人民,而不是巴黎人民”。同时还指责《巴黎协定》强加给美国能源限制,打击就业率,损害美国经济。在宣布这一决定之后,由他任命的EPA官员们开始取消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气候政策。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监管发电厂和机动车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过去的15个月中,特朗普政府一再降低曾经严格的监控标准。根据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评估,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之后,将大大促进二氧化碳排放量,预计到2035年,可实现18亿吨的排放量。2019年底,特朗普政府正式提交文件,要求退出《巴黎协定》,而今年11月4日,美国将会正式退出。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删除或者篡改科学信息的事情信手拈来:2016年,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的领导删除了该机构科学家Maria Caffrey关于气候变化的报告,随后她被解除职务。2019年5月美国地质调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 )的局长授意自己的研究员用气候模型预测只到2040年的气候影响,“掩耳盗铃式地”忽略随后几年可能的严重后果。2019年,POLITICO网站报告了美国农业部的官员“掩埋”了十几份气候变化研究。2020年7月,美国政府问责署(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揭露特朗普政府不听取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的专家意见,人为降低了气候变化造成损害的预估值。
因为气候变化报告而最终丢掉工作的Maria Caffrey丨图片来源:theguardian.com
 
前面提到的EPA,是由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在50年前创立,该机构致力于理解环境污染及其危害,制定应对法则法规,曾拯救了数百万人生命。然而,在特朗普政府期间,政府寻求各种手段破坏科学地制定公共卫生和环境监管决策,致使EPA的职能和作用不断萎缩。
 
事情的高潮出现在2017年11月31日,EPA的署长Scott Pruitt签署一项政令,禁止获得EPA研究基金的科学家在该机构的科学顾问小组任职,将最专业的人士排除在科学评估、政策制定工作之外。同时,业界科学家能更容易地取代学院科学家在小组内的位置。所幸的是,这一政令最终被联邦法院驳回,但这一举动代表了权力机构想要加速推翻机构内科学诚信,任命新人加入科学顾问小组的企图。2018年4月,Pruitt透露了一项“科学透明性”规则,限制机构基于未公开获取的数据和模型制定规章制度,因此将一些最权威的流行病研究拒之门外,因为其中引用的患者数据没有受到隐私规范的保护。
 
2018年Pruitt辞职之后,新一任署长Andrew Wheeler的政策进一步弱化针对水源污染和空气污染中的化学物品监管。而最近,EPA的政策制定瞄准了空气质量项目。尽管科学家们已经有了明确的证据和建议,要求更严格的污染监管政策。有批评说,这一政策旨在挑起人们对科学的怀疑,同时也更容易实现相对容易达到的空气污染标准。批评意见一针见血,今年4月14日,EPA仍提议维持现有的精细颗粒污染标准。
 
美国历史上特朗普可以算是第一个如此努力地将科学政策机构政治化的总统,在EPA他任命听话的领导层,大规模将科学专业知识从机构中清理出去。他们撤回了大量保护濒危物种、清洁空气水源、遏制有毒化学物质的监管条例,将人类和动物置于危险的生存环境。
 
拒绝科学合作,科学孤立主义的开端
 
2017年1月,特朗普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烧向了针对包括伊拉克、伊朗等7个国家的移民禁令。此令一出,美国不少著名的研究人员和学术团队大声疾呼,因为有很多来自这些国家的科研人员在美国研究机构工作,他们警告说,这一禁令正在损害美国科学。该事件标志着美国孤立主义的开端,而且正在逐渐渗透入科学界。
 
2018年,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愈演愈烈。特朗普政府打着“保护国家安全,防止间谍活动”的旗帜,严格限制着中国留学生、访问学者和科研人员的签证政策。2020年5月29日,白宫发布了由特朗普签署的禁令:暂停和限制通过F和J 签证在美国学习或从事研究的中国公民(申请本科教育的除外)入境。除此之外,目前或曾经受雇于实施或支持军民融合战略的机构,在实施或支持军民融合战略的机构学习或做研究的个人,都将被暂停和限制通过F和J签证入境美国。[7]
图片来源:CC0 public
 
7月6日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 ICE)发布了一份公告:如果非移民类留学生在 2020 秋季学期的课程安排全部为线上教学,那么该留学生将不得入境或留在美国。然而,该指令立刻遭到了包括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高等院校的强烈抗议,各大院校不仅发声明支援国际留学生,更是联手将政府告上法庭,指出ICE的新指令违反行政诉讼法。最终经法庭调解双方达成和解,政府同意撤回此次学生的签证限制条例。
 
然而,据路透社9月15日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截至9月8日,美国已经取消了1000多名中国公民的签证。美国国土安全部代理主管Chad Wolf称,这一举措是为了阻止部分学生和研究者“偷窃或者接近敏感研究”。[8] 9月24日,美国国土安全局又颁布了一条新规则,限制国际学生在美国境内逗留的时间,将大部分留学生的签证期限规定到4年,而对于来自数十个高风险国家的学生,比如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朝鲜,他们的签证期限只有两年。
 
面对今年花样百出的移民政策,许多科学家担心这会对美国科学产生持续影响,让国外的科学家、学生和研究人员难以进入美国学习工作。另一方面,那些优秀的海外学生会选择其他国家继续深造,影响美国的科技发展,让美国科学陷入孤立境地。前一任政府曾积极开放,寻觅海外优秀人才,招徕他们加入美国实验室,展开研究,推动科学创新。而这一届政府完全背道而驰,甚至越走越远,这一切都为特朗普履行“美国先行”的承诺铺平道路。然而,科学家们却忧心忡忡,相信政府的对外政策会加剧极化现象,并在接下来数年内如阴云般笼罩着科学界。
 
除了将海外人才拒之门外,美国本身还在步步退出国际科学合作的舞台。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以来,美国退出的科学相关国际组织和协议还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京都议定书》、《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等等。甚至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间,美国指责“世界卫生组织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严重失败”[9] ,并宣布正式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自然》杂志旗帜鲜明地批评美国这一行为“弱化了美国面对全球危机时应该承担的责任,将美国的科学技术孤立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10] 。
 
面对如此一位不尊重科学、破坏科学的政治领导人,科学界联合起来,就自己的政治立场坚定表态,呼吁民众不要给特朗普投票。《自然》甚至直接支持了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在科学史上,将科学未来的发展与个人政治前途明确挂钩,实属罕见。
 
20世纪以来,科学和政治之间始终保持着微妙的博弈关系。今时今刻,感到科学领域不断受到侵犯的美国科学家们奋笔疾书,用“灾难性、破坏性、毁灭性”(disastrous, damaging, and catastrophic)[11] 这样的词汇描述特朗普及其政府在这4年内对科学的所作所为,同时秉持严谨的科学精神,有理有据地给出“实锤”。在科学界看来,美国领导人给全世界做了一个示范,告诉我们,当政治势力不断攻击科学时,一个国家会变成怎样,在全球化的今天,对世界其他国家和人民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这点不仅仅让科学家、政治家,乃至每个人都值得深思。
 
来源参考
 
[1] https://climate.law.columbia.edu/Silencing-Science-Tracker
 
[2]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on-november-3-vote-to-end-attacks-on-science/
 
[3]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on-november-3-vote-to-end-attacks-on-science/
 
[4]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5.15.20103655v2
 
[5]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0/09/11/exclusive-trump-officials-interfered-with-cdc-reports-on-covid-19-412809
 
[6]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e2029812?query=recirc_mostViewed_railB_article
 
[7] https://www.whitehouse.gov/presidential-actions/proclamation-suspension-entry-nonimmigrants-certain-students-researchers-peoples-republic-china/
 
[8]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china-visas/u-s-says-blocking-visas-of-some-chinese-graduate-students-and-researchers-idUSKBN2602OO
 
[9]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zh/update-on-u-s-withdrawal-from-the-world-health-organization-zh/
 
[10]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2800-9#correction-0
 
[11]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70/6514/278
 
注:封面图来自:kasto80/GettyImages (Fair Use) Rena Schild / Shutterstock.com | Remix by Jason Reed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