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骟公鸡以当妈妈实践中的科学方法论之谜

骟公鸡以当妈妈实践中的科学方法论之谜

一个令作者困惑已久的问题,也一定会令你大吃一惊。
 
撰文 | 曹则贤(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
 
笔者是啥时候起了要当科学家的歹心的,实在是想不起来了。但是在有了要当科学家的念头之前,俺可是受过科学方法论的教育的。除了科学方法论,好象俺还上过用于指导科学研究的哲学课。那时年少,看着对科学一无所知的教师在那装模做样地谈论如何指导科学研究、如何运用某某方法从事科学研究,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这老哥儿装得这么严丝合缝,该不会能将《演员的自我修养》一书倒背如流吧?”不过话说回来,做人要厚道,虽然科学方法论的课不知所云,但俺毕竟还是由此知道了世间还有科学方法论的说道不是。在这些年靠当科学家糊口的岁月里,我也偶尔会关注科学方法论的问题。
 
我脑子里有个一直困惑我的属于科学方法论范畴的问题,今天拿来和朋友们分享。这事儿和如何让(强迫)一个高等雄性动物当个好妈妈有关——这话题似乎在当前我国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雄性动物当妈妈是个不普遍但也不罕见的现象,海马这种物种就是雄性生产的,但幼海马出生后无需抚养,不存在当个好妈妈的问题。本文将把讨论限制在人这个级别的一些高等动物上。笔者在育儿阶段曾遇到过一本书,Väter sind die beste Mütter(《爸爸是最好的妈妈》),这种书,有心的男士看看题目就秒懂了。然而,爸爸承担部分妈妈的责任,不过是部分承担妈妈的责任而已,还不是妈妈。有一种动物,其雄性可以更加合格的强烈责任心承担起做妈妈的全部责任,这种动物就是家鸡。天然的雄鸡当然没有这个自觉性,这是一种人工强制的行为,涉及人类一个残忍的专业操作(professional operation):“骟!”
 
骟,意思是去掉雄性动物——主要是人、马、猪这几种动物——的或内或外的生殖器。从前骟的需求量很大,它形成了一个专门的行业,属于三十六行之一的“搓捻行”。骟这个字之所以用“马”字旁,我瞎猜,可能是因为骟马的难度最大——从前麻药是稀罕物的时代能将一匹烈马去势可不容易。人类阉割不同的动物各有其可以告人的目的。骟人,动词也用阉割(物理一点的说法叫去势),一是为了满足皇家的防止外来基因入侵的需求,二是为了羞辱人(专业名词为宫刑、腐刑。司马迁曾遭此厄运), 故而需求量不大。需求量大的是对猪、马的阉割,具体操作是割除睾丸。从前农户养猪都盼着猪能早点长大出栏,又没有如今各种催肥的缺德药物,于是阉割公猪就成了农村常见的风景,不知人间险恶的男孩子还会围着嬉笑。阉割后的公猪确实长得快 (此处有科学方法论问题:人是咋知道的呢?)。阉割的公马未必长得大,骟马的目的是为了让其温顺容易驱使(Again,此处有科学方法论问题:人是咋知道的呢?)。牛、羊本就老实,就几乎没有被骟的危险。阉割人的目的之一与此同,为了让其老实容易驱使,不过实现此一目的不必那么残忍,给点名利就行了。
 
现在回到本文的主题:骟公鸡以当鸡妈妈的科学方法论之谜。骟公鸡用来带小鸡这事儿,笔者小时候不止一次见到过,故而接下来的叙述虽然绘声绘色但绝不影响可靠性。
 
先说骟鸡的动机问题。科学研究首先要讲动机问题,即为啥要干这件事儿。骟过的公鸡确实长得快、长得大,但这不是骟鸡的目的。骟是个高度专业的活儿,会骟鸡的师傅如果评职称得从高工起步。骟一只鸡所费不菲,为了让公鸡多长二两肉不值得,这不符合经济学原理。骟过的公鸡如果带一窝小鸡,一窝总得有二三十只吧,那就划算了。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有用公鸡带小鸡的需求呢?有两点。其一,母鸡孵小鸡是自己带的,但是小鸡仔儿基本上就是地上的狗、猪还有天上的老鹰的点心,这要求带小鸡的母鸡首先得是个战斗机。如果用高大威猛的公鸡带小鸡,成活率会高得多(图1)。其二,人类为了多养鸡,就得有很多的鸡仔儿,但母鸡中愿意抱窝的不多。当然,家鸡就算客气的了,家鸭还干脆放弃了生育呢(咦,人类似乎也在朝着这个目标进化了)。笔者见过用母鸡孵鸭子的,鸭蛋孵化要28天,比孵小鸡多需要一周,最后一周的鸡妈妈太可怜了。为了有更多的鸡仔儿,人类发明了炕房里的人工孵化技术。炕房孵出了成千上万的小鸡仔儿,然后卖给农户散养。农户买来小鸡仔儿怎么办?交给妈妈母鸡捎带着给照看照看?No way!妈妈母鸡的基本反应是上嘴就啄!交给未育的母鸡给照看照看?呸,翻你一个大白眼!那么,如果让公鸡带小鸡呢?Again,此处有科学方法论问题:人是咋想到的呢?
图1. 有公鸡挡在前面,老鹰捉小鸡才见挑战 丨来自互联网
 
我觉得,人的贪婪是科学技术的第一推动力。
 
让公鸡自觉带小鸡的程序是这样的。在秋天天转凉的日子,选取当年的小公鸡,一般约半岁大一斤多重,给骟了。阉鸡的过程是这样的:“在公鸡大腿靠腹部的地方剌开一个小口,然后用一根铁丝做的套勺伸入鸡腹内,轻轻一扯,带出一粒黄豆大的白色丸子。将伤口缝合即可。”(图2)来年春暖花开时节,该位鸡少年已经出落成高高大大、羽毛光亮的帅青年了,搁在鸡群里都能给人以鹤的印象。
图2. 请勿喧哗!阉鸡手术进行中丨来自互联网
 
这时候,炕房也开始四处卖鸡仔儿了。农户买来鸡仔儿,交给骟过的公鸡,他就乐呵呵地担起妈妈母鸡的角色了?哪有这么简单。这时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大招来了。农户这时候会在骟鸡不情愿情况下请它喝场酒。将酩酊大醉的骟鸡放在鸡宝宝旁边醒酒。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酒醒之后的骟鸡,听到鸡宝宝的叽叽喳喳,立马母性大发,迅速进入母亲的角色,大翅膀一张,所有的鸡仔儿他都罩着(图3)。有趣的是,它还无师自通就会了“咕咕、咕咕”呼唤鸡仔儿,找到粮食、小虫子也是啄给鸡宝宝吃。如果遇到试图叼走小鸡仔的狗啊猪啊,它算是找到显示武功的机会了。
图3. 尽职的公鸡妈妈 丨来自互联网
 
过了夏季,小鸡仔长大了,似乎就不再认这个雄性的妈妈了,骟鸡进入了落寞的空巢期。来年春天,一顿老酒下肚,它的母性重又会被唤起。
 
在秋天把仔公鸡骟了,半年后的春天把它灌醉了,这就塑造了一个比母鸡更称职的母鸡妈妈。这事儿是谁想到的?通过怎样的验证、实验过程把它确立成一项成熟技术的?愚以为,这里面最重要的、从科学方法论的角度最值得研究的步骤是让骟鸡喝醉酒。为小鸡仔找寻更强大的保护者,公鸡天然是个好的候选者这没问题,动用阉割技术使其生理上接近雌性也说得过去。问题是用灌醉的方法唤起公鸡的母性是如何想起的?似乎没有科学的类比可作为合理的暗示(没见喝醉酒的男人醒来变奶妈的啊),也未见此方法推广应用于其他动物。这个孤零零的生物技术案例太神奇了。
 
多年来,我一直盼望有人能够对这个问题进行科学的实验研究。今天我把它写出来,希望有条件的朋友不妨试试看。养些子鸡儿,阉割,观察其成长过程尤其是生理变化,请阉鸡喝酒观察不同剂量的效果,对照组研究喝酒唤起母性的过程以及唤醒过程阉鸡的生理变化,如果可能的话不妨加上心理变化,全套做下来,一定会得到一些具有社会学、生物学重大意义的研究成果。而我,就希望在此过程中我们能够破解这个科学方法论之谜:人类到底是如何建立起这个骟公鸡以当妈妈的操作链条的?期望有人早日解开这个谜。
 
一定有读者现在就开始琢磨这个方法是否适合推广到人类身上了。Stop!阉割是封建社会才有的残忍行为,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如今起这个念头都是罪过。我倒是有个折中的建议。如果当母亲的朋友希望先生是个好妈妈的话,不妨找个时机弄几个小菜让他来个酩酊大醉,在他将醒未醒的时刻把孩子塞他怀里,说不定他醒来后就是个无可救药的好妈妈了呢!
 
人啊,太多的意识,是需要唤醒的。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