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社恐是演化使然?

社恐是演化使然?

社交恐惧早在COVID-19流感暴发前就存在已久,眼花模型或许可以解释最初我们为何会演化出这种特质。
 
撰文 | Allison Whitten
 
译者 | 阿朔
 
校对 | 视野多雾
图:Eva Donkerblauw
 
这一整年令人疲惫的Zoom社交,像真实世界的廉价替代,新冠向人们清晰地揭示了社交对于我们的幸福有多重要。因此,对许多人来说,夏季可能带来一个更“寻常”的流感后期世界,但同时也可能带来了其他东西:严重的社交焦虑。这似乎是反直觉的。
 
乔治亚州立大学(Georgia State University)的临床心理学家艾琳·托恩(Erin Tone),将社交焦虑描述为一系列不同体验,这些体验源于环境中可能存在的社会威胁。托恩描述了一种反应模式,这种模式涵盖了从生理上(心跳加速、出汗),到认知和情感上(对社交情形负面结果的联想、焦虑加剧),再到行为上(逃避威胁)的各种方面。托恩说,我们大部分人都会经历少量的社交焦虑,而且实际上,没有经历过社交焦虑的一生并不寻常。对部分人来说,这种焦虑反应渗透入每天的社交,并且阻碍他们做想做的事,给他们带来极度痛苦。此时,心理治疗师便认为这构成了社交焦虑障碍。
 
无论你处于社交焦虑谱的哪个位置,疫情很可能已经让你开始回避一些社交场合以保护自身健康。但这种焦虑反应早在疫情之前就已存在于人类之中,并将在疫情之后继续存在。托恩说,如果能找到演化上的原因,可能有助于我们改变环境并且更好地治愈个体,尤其是对于像社交焦虑这类在演化之初不是问题、现在却已成为广泛社会问题的心理障碍。
图:Wylie Beckert
 
……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神经现实”。编辑:Orange Soda原文:https://www.discovermagazine.com/mind/if-humans-are-social-creatures-why-did-social-anxiety-evolve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