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英雄不问出身,圣女形象大不同:他想借由这两件作品表达什么?丨艺海拾真

英雄不问出身,圣女形象大不同:他想借由这两件作品表达什么?丨艺海拾真

发明了分层雕刻法技术的多纳泰罗一生创作出了很多重要传世之作,其中有两件作品是我们不能错过的:一件是青铜骑马雕像,完成后迅速成为城市新坐标;一件是他晚年最著名的作品,其塑造的圣女形象与其他艺术作品有着巨大区别。

撰文 | 张羿

 

1、帕杜瓦的青铜骑马雕像“加塔米拉塔”

 

对于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人来说,帕杜瓦无疑有着一种特殊的魅力。根据伟大的罗马诗人维吉尔(Virgil)在长篇史诗《艾涅依达》(Aeneid)中的记述,帕杜瓦城应该是公元前1183年由荷马史诗中的英雄人物特洛伊(Troy)将军安特诺尔(Antenor)建立的;著名罗马历史学家李维(Livy)在他的《罗马史》(Ab Urbe Condita)中也有同样的记载,而后者出生地正是帕杜瓦。经历了中世纪之后,这座城市中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大学之一;而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伟大的人文主义学者与桂冠诗人彼得拉克(Petrarch,真名Francesco Petrarca, 1304年 – 1374年)晚年就定居该城,在帕杜瓦大学从事教学与写作直到去世。多纳泰罗完成于1453年的青铜骑马雕像“加塔米拉塔”(The Equestrian Statue of Gattamelata)迅速成为城市的新地标(图1),这座高340厘米的雕塑恢复了失传一千多年的传统,是文艺复兴历史上重要的里程碑式的艺术与科技成就。
 

图1. 多纳泰罗,青铜骑马雕像“加塔米拉塔”,1453年完成,高340厘米,现位于意大利帕杜瓦市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青铜雕像的马上骑者是被称为加塔米拉塔(Gattamelata,意为“斑点猫”)的雇佣兵领袖伊拉斯谟·达·纳尔尼(Condottiero Erasmo da Narni,1370年-1443年),雕塑家在此生动表现了马的躁动不安与马上骑士的英勇豪迈。这位雇佣兵领袖一生大部分时间都为威尼斯共和国服务,因为功勋卓著而升任威尼斯共和国武装部队总司令。根据瓦萨里在其传记中记载,1443年他去世后,威尼斯元老院计划为他制作一尊青铜骑马像以表彰他对共和国的忠诚服务,因此他们邀请了当时已经是意大利最著名的雕塑家多纳泰罗来到他的家乡帕杜瓦为他制作一尊青铜骑马雕像。这是在漫长的中世纪黑暗年代之后欧洲人第一次恢复采用古代罗马君王的青铜骑马雕像造型,它的成功制作也为后世纪念与表彰军事领袖、战争英雄和帝国君王开创了先例。在制作这一雕像时,多纳泰罗借鉴了古代罗马留下来的两尊青铜骑马雕像。但与我们现在还能够看到的位于罗马的古代罗马帝国皇帝马可·奥勒留皇帝(Emperor Marcus Aurelius,121年-180年)雕像不同的是,多纳泰罗更加注重利用人物的面部表情,身体的姿势和各种装饰物来表现加塔米拉塔的成就、地位与影响,他通过非常写实的手法赞扬了这位骑在马上的文艺复兴时代威尼斯国务活动家所展现的领袖气质,这位正在凝望远方的雇佣兵队长面部那严肃的表情展现了他强有力的性格,同时这应该也是那个时代众多意大利城邦领袖们身上所反映出来的人文主义光辉和追求人类个体尊严之精神(图1a)。加塔米拉塔七十多岁时逝世,但多纳泰罗在制作雕塑时选择了表现这位骑士的壮年时代,也就是他在人生最高峰的时刻。


图1a. 多纳泰罗,青铜骑马雕像“加塔米拉塔”(局部)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多纳泰罗大量地利用了象征性的手法来表现这位雇佣兵队长的成就,我们看到他手执权杖且身佩长剑,同时在他坐骑的左前蹄下面还踩踏着一个象征地球的圆形物体,正是通过这些象征物,雕塑家似乎在告诉人们,加塔米拉塔的成功与征服不仅是在意大利,而是在整个世界。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个马踏球体的造型不仅只是象征手法,同时还是技术上的一个重要处理手段,这个与马蹄联接的圆球实际上对雕塑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多纳泰罗在这里显然是借鉴了当时还没有被毁坏的古代罗马太阳王青铜骑士雕塑对马匹的处理手法。多纳泰罗将整座雕塑一部分的马匹用完全写实的手法完成,这与古典时代之后中世纪制作的骑马像完全不同,雕塑家对于马匹的肌肉与动作所作的精准描述表现了文艺复兴时代艺术家们对于解剖学的深刻理解与熟练应用。超出技术层面来看,多纳泰罗塑造的这匹马的神态与加塔米拉塔那种警觉而又英勇的神态交相辉映,通过对马匹的雕塑进一步表达了主人公那种无畏的领袖精神与气质。

 

多纳泰罗在铸造青铜骑马像方面的成功,无疑标志着在经历了漫长且黑暗的中世纪之后,在欧洲现代文明的发源地意大利,人们再次恢复并掌握了古代罗马的青铜铸造技术,它为后来的一系列雕塑艺术创造提供了可能。其实直到十九世纪,青铜骑马雕像的进步都是西方不同时代艺术探索与科学技术的完美结合。

 

虽然青铜骑马雕像的赞助人是伊拉斯谟·达·纳尔尼的家人,但将其放置在帕多瓦市著名的圣安多尼圣殿(Basilica Pontificia di Sant'Antonio di Padova)所属的广场上则需要威尼斯共和国官方的批准(图1b)。当时威尼斯共和国在东方面临着来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军事扩张压力,因此以青铜骑马像来表彰雇佣兵领袖伊拉斯谟·达·纳尔尼为共和国所作的贡献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出现了一批雄霸一方的雇佣兵队长,但能放弃部分个人野心而长期忠诚服务于某个特定国家的则是凤毛麟角,另一位则是后来同样在威尼斯留下了青铜骑马像的克里奥尼(Bartolomeo Colleoni, 1420年-1475年),正是因为他们的这种选择,使得他们最终以古代罗马帝国帝皇式青铜骑马像的特殊荣耀而名留青史。
 

图1b. 帕多瓦市的圣安多尼圣殿与边上的青铜骑马雕像“加塔米拉塔”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另外更值得指出的是,在文艺复兴时代15世纪与16世纪的意大利,人们在观念上开始逐渐打破了欧洲中世纪流传下来的等级观念,传统的贵族世家虽然仍旧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但出身平民的人们,如这些雇佣兵领袖,只要有能力,他们的业绩不仅能够得到认可,甚至可以成为英雄而荣耀千古,正可谓英雄不问出身。

 

2、忏悔的抹大拉

 

多彩上漆木雕《忏悔的抹大拉》(Penitent Magdalene)是多纳泰罗在1453-1455年间制作的(图2)。它在文艺复兴期间及以后的历史中长时间被放置在佛罗伦萨洗礼堂中。应该说这是多纳泰罗晚年最著名的作品,当时他已六十多岁,从帕杜瓦返回了佛罗伦萨。
 

图2. 多纳泰罗,忏悔的抹大拉,上漆配鎏金木雕,1453年-1455年制作,高188厘米,现陈列于佛罗伦萨主教堂博物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抹大拉(Mary Magdelene)是基督教圣徒,年轻时她曾是淫荡的女人,遇到耶稣后她彻底放弃了从前那种在基督教传统道德看来是完全罪恶的生活,并最终进入沙漠中很多年,长时间地真诚祈祷,恳求上帝宽恕其罪孽。抹大拉那不同寻常的消瘦身体向人们诉说着她在沙漠中长年的禁食加禁欲的苦修,当然也让观者感受到雕塑家对人体结构与解剖知识的掌握。我们从抹大拉脸上所读到的不仅仅只有虔诚的悲哀、虔诚的忏悔以及对救赎的渴望,站在雕像面前,人们很难完全感受到她那异常复杂的内心世界。今天在博物馆中我们见到的这一木雕作品基本上呈现为棕色,但最近的保护-修复工作却揭示,当初抹大拉的长发完全是箔金的。笔者感觉很难想象它昔日在洗礼堂中的模样,也许这种穿越黑暗的金色光芒会让信徒们感觉到她那因忏悔而得救的圣洁力量。她那深陷的眼睛所露出的目光坚毅而清澈,其望出去的神态似乎已经超越了尘世的一切,令人不得不感叹她因信仰而得到的坚韧和毅力。

 

熟悉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的人们很容易就会注意到多纳泰罗塑造的抹大拉形象与通常在意大利流行的艺术作品中的抹大拉形象有着巨大区别,后者通常将抹大拉表现为年轻美丽甚至有些光彩照人乃至性感的女子形象,最著名的如提香绘制的同名作品(图2a)。有些西方艺术史学家认为多纳泰罗可能是从东正教会的圣像画“埃及的圣·玛丽”(Saint Mary of Egypt,约344年-421年)形象中获得了灵感而创作的,笔者倾向于相信此说法。

图2a. 提香,《忏悔的抹大拉》,画布油画,1560年代作,高119厘米,宽97厘米,现陈列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丨图片由Mikhail Guryev先生提供

 

如果我们比较多纳泰罗的学生与追随者塞蒂涅亚诺(Desiderio da Settignano)制作的同名雕像(图2b),二者虽然相似,但后者塑造的形象向观者传达的情感信息要比多纳泰罗的作品简单得多。尽管这一同时代作品与多纳泰罗的作品在表面造型上有着一定的相似性,但该作品应该在精神上更加接近西欧天主教传统的雕塑或绘画。如果说多纳泰罗试图通过他的作品来对人类个体的内心精神世界进行某种探索的话,塞蒂涅亚诺的作品显然更加具有装饰性,雕塑家在此更希望表现的是某种抽象或者普遍的因忏悔而得救的基督教精神。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并稍微研究一下多纳泰罗这位学生在同时期制作的另外一个作品——玛丽埃塔·斯特罗奇(Marietta Strozzi)大理石胸像(图3),我们会注意到,她应该是当时佛罗伦萨贵族圈子中最美丽的女子,然而这尊雕塑中所表现的美是近乎抽象的,雕塑家在此展现更多的是女性美的共性,犹如波提切利绘画中的维纳斯。这种表现人类共性之美的倾向应该预示了佛罗伦萨雕塑与绘画的新柏拉图艺术形式的到来。

图2b. 迪塞德里奥·达·塞蒂涅亚诺,抹大拉,多彩木雕,1453年-1455年制作,现陈列于佛罗伦萨圣·三一教堂(Santa Trinita)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3. 塞蒂涅亚诺,玛丽埃塔·斯特罗奇,大理石胸像,1460年,高53厘米,德国柏林国立博物馆(Staatliche Museen, Berlin)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作者简介

张羿,艺术史研究者,俄罗斯冬宫博物馆钟表与古乐器部顾问,法国摆钟艺廊顾问,广东省钟表收藏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也是数学家、逻辑学家。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