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人们为什么会相信超自然现象?一份来自怀疑论者的解读

人们为什么会相信超自然现象?一份来自怀疑论者的解读

事实上,一个人可能在某个领域是有资格的权威,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他或她要在其他领域运用其重要智慧;而在某些领域,科学家可能和普通人一样容易受欺骗。
 
撰文 | 保罗·库尔兹(Paul Kurtz)
翻译 | 今心
编辑 | 下雪
 
怀疑论像所有其它理论一样,如果运用适度,就是一件好事。对于健康的思维,怀疑是必要的,但是,如果使用过度,则可能导致过度怀疑。
 
怀疑主义,如果被正确理解,就不是一幅“超现实”的不可知性的形而上学画面;它不会导致难以避免的认识论僵局;不一定以存在绝望或虚无主义为终点。相反,它应该被视为一种基本的方法论规则,指导我们批判性地审查所有对知识的主张和对价值的肯定。没有它,我们容易陷入自满的自欺欺人和教条主义;有了它,如果谨慎使用,我们就能有效地推进探索和知识的前沿,并将其应用于实际生活、伦理和政治。
保罗·库尔兹(Paul Kurtz 1925-2012),被称为世俗人文主义之父 | Opinion
 
什么是怀疑论?
 
简单地说,怀疑论者是那种对真理的任何主张都愿意质疑的人,他们要求有明确的定义、一致性的逻辑和充分的证据。因此,怀疑论的使用是客观性科学探究和寻求可靠知识的必要组成部分。
 
科学对现代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自然科学、生物学和行为科学方面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进展。科学在社会中的应用,给人类文化带来了深刻的改变。技术为人类提供了超越自然的广阔的普罗米修斯式的力量。这些力量主要用以改善人类生存状况,尽管它们对我们赖以栖息的地球构成了难以避免的威胁。
 
人类面临一个悖论:古老的宗教迷信体系与最复杂的科学知识并存。超自然的信仰和非理性的邪教用神秘的启示和拯救的承诺诱惑着人类。尽管怀疑论者提供了相反的证据和有效的批评,为什么神秘的信仰体系仍然存在于人类文化中?为什么预言失败时,信念往往会加强?
怀疑 | Medium
 
对许多人来说,科学等同于技术。对于另一些人来说,科学是一种新形式的魔法,科学家们被看作是一种具有神奇能力的巫师(shamans)。一些宗教学者认为,科学的自然观没有有效性,仅仅表达了另一个"信仰承诺“(faith commitment)。一些后现代主义的评论家攻击“现代性”,宣布,启蒙运动(the Enlightenment)这一被认为改善人类状况的科学力量,已经终结。
 
不幸的是,人们并不普遍认为科学主要是一种探究方法,也没有人欣赏怀疑论在科学事业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很少有人试图承认科学的更深层次的含义,以扩大我们对宇宙的理解和人类在事物发展中的地位。
 
有趣的是,科幻小说在现代想象中扮演了一个戏剧性的角色,因为它给创造性幻想以自由发挥的空间,滋养了宇宙中仍然未知的准宗教性探索。这加剧了对仍未知可能性(undisclosed possibilities)的浪漫猜测。因此,对许多人来说,科学观和诗性隐喻之间的区别已经模糊了。
 
人类的超自然信仰
 
现代科学对人类文明做出了极其积极的贡献。然而,原始宗教和超自然的信仰系统保留着他们对人类生命的力量。事实上,即使是最离奇的神话,也仍被广大领域的人类接受为福音真理。而且,对于每一套古老教义的弱化,都会产生一种新的超自然崇拜来取代它。
 
为了说明不断触发的超验性神话力量: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唯灵论作为一种欺骗人类想象力的运动出现了。福克斯姐妹(The Fox sisters)、霍姆(D.D.Home)、乌萨皮亚·帕拉迪诺(EusapiaPalladino)、马格瑞·克兰登(MageryCrandon)以及其他灵媒声称,她们可以与灵体(灵魂)交流,而且有报道称,他们在现场看到了意想不到的神秘现象。灵媒能够使椅子和桌子漂浮起来,凭空出现幽灵,物体会突然出现或消失,或者处于恍惚状态的灵媒会传递来自“另一方”(一般为死者——译者)的信息。
灵媒福克斯姐妹 | Wiki
 
有趣的是,这种灵媒信仰不仅为公众所接受,也为当时一些最优秀的科学头脑所接受,有人还证明了这一现象的真实性。自那时起就已经证明,这类报告是不可靠的,那些所谓神功异能现象更有可能的解释是人的轻信和欺诈的结合。事实上,一个人可能在某个领域是有资格的权威,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他或她要在其他领域运用其重要智慧;而在某些领域,科学家可能和普通人一样容易受欺骗。
 
人类的轻信程度不是不变的,只不过时常表现为新的形式。二十世纪初,阿瑟·柯南·道尔爵士(Sir Arthur Conan Doyle)对神灵研究有着持久的兴趣,他被许多目击者报道的英国各地的小仙女和精灵所吸引。
著名作家柯南·道尔,加入了主要探索超自然主义的心灵研究会 | The Independent
 
确实,有人提供了所谓的科廷利仙人(Cottingley fairies)的真实照片来证明这些现象的真实性,尽管随后的仔细分析表明,这些照片是伪造的。今天,我们有报道说,外空生物乘“飞碟”光顾我们的星球,并在选定的对象上进行生殖实验。一些被绑架者透露信息说,他们已经从他们的半神似的太空兄弟那里收到了信息。这些报道与在“旧约”、“新约”和“古兰经”中出现的关于天使出现的古代叙述并无不同。在阅读“圣经”时,人们会遇到许多由耶稣和其他人施行的信仰治疗、驱魔和恢复生命或肢体的故事。
 
今天,信仰治疗者同样声称,能够治愈病人和消除苦难,并宣称他们的“奇迹”是上帝干预的证据。数百万人愿意放弃医学科学的方法,因为他们渴望神奇的治疗。他们聚集到卢尔德(Lourdes)、法蒂玛(Fatima)和梅德朱戈耶(Medujugoije)身边,或物色原教旨主义传道者、毛拉(mullahs)或大师来探索“圣杯”(the Holy Grail)。
 
对转世的古老信仰已经在西方流行起来,并受到 “催眠回归前世”( past-life hypnotic regression)的强化。这些回归据称可以将一个人带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将一个人提前投放到未来的生活中。有些人声称,他们是古代统治者或奴隶、士兵或妓女。另一些人甚至还记得他们过去的生活是老鹰或海龟。
有些医生使用催眠回归前世方法治疗,即使这种方法并不被科学承认 | huffpost.com
 
如何解释这种信仰在人类文化中的普遍存在?如何解释正统宗教体系——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印度教等的存续,这些宗教体系尽管经历了毁灭性的知识批判和大规模的社会变革,但却蓬勃发展,即使从欧洲或亚洲移植到北美或南美洲也是如此?对超自然神或各种神灵的信仰无疑是人类文化中最强大的神话体系。像苏联和其他马克思主义国家那样,压制宗教的努力通常都失败了,怎么解释宗教信仰的持久性呢?至少有三种可能的解释。
 
存在超验领域,亦或是有意为之?
 
第一种可能性是,在观察和理性所遇到的世界之外,确实存在着超验的领域。也许存在着神、灵魂或神灵,也许还有一个未知的神圣宇宙有待发现。也许有一些隐藏的神灵或超自然的实体,它们的一些表征可能已经从另一个存在泄露到我们自己的存在,或者可能已经从“上帝”透露给被选中的信使或特别有天赋的人,但我们是看不到的;也许有一些外星人在与我们沟通,而且只有部分人被指派去接受这些信息。如果这是真的,它可能解释了反复声称的异常经历和奇迹的发生。
 
古典宗教在内容和表面上的合法性上有着明显的不同——犹太教排斥基督教,基督教排斥伊斯兰教,印度教排斥摩门教,所有宗教都相互排斥。然而,尽管如此,他们有着共同的信仰核心,那是一个隐藏的、看不见的精神存在领域。
 
怀疑论者要采取的唯一客观姿态是,审查这类声称的证据,并分析用以支持这些声称而提出的论点。对超验存在的声称进行调查的大多数怀疑论者,一直怀疑声称的真实性,但他们通常没有足够的机会呈现其否定性发现。
怀疑论者要采取的唯一客观姿态是,审查这类声称的证据 | Social Solutions
 
因此,对于这些信仰的持续存在有第二种可能的解释,即人类没有充分接触到批评神性、神秘性或超自然现象的论点。假如信徒们总是被告知不足的证据,他们就会产生争论,就不会摒弃这些虚假的神话。因此,对虚假信仰体系持续存在的解释是认知缺陷。
 
沿着这一推理思路,我们就可以把问题简单地归结为成为信徒接收了错误信息以及他们自己的逻辑错误。由此我们可以预期,如果信徒们能够了解到批判性分析,他们就会相信声称的无效性。
 
人们可能希望这是事实,但也许理性主义者对人类生活中的理性力量过于乐观。哲学家们一直在捍卫对真理的追求,并指出了理性生活的优点。然而柏拉图抱怨说,雅典人杀了苏格拉底,是因为他对理性定义的追求,以及他对未经审查的神圣社会成见(scare cows of society)的颠覆。受雅典人欢迎的是运动员、诗人和军事英雄,而不是总体上受到怀疑的哲学家。
 
然而,从前的一位木匠被认为是上帝之子,两千年来一直受到膜拜。而伊斯兰教的创始人——极有可能是癫痫发作,却被解释为从真主那里得到启示——被当作神圣的预言家。
耶稣出生于木匠家庭 | The Medieval Professor
 
对神话系统的批评常常被置若罔闻,持不同政见者常常被烧死在火刑柱上或被谴责为反对者。人类天生就不接受对其崇敬信仰的理性批评吗?是否摆出正反两面的案例仍不足以减少虚假的信仰体系呢?
 
宗教已经接受了多年的严格审查,但它在逻辑学家和经验主义者的批判中幸存下来。哲学家西德尼·胡克(Sidney Hook)临终时躺在床上说:“真理,真理才是真正重要的。”对哲学家来说,是的,但对其他人意味着什么呢?
 
因此,对于宗教和超自然信仰体系的持续存在,还有第三种有趣的解释:人类自身存在着深刻的非认知心理过程,它们助长了超自然幻想和超自然信仰体系。
 
我提出的假设是,有一种持久的“超验诱惑”,促使人们渴望、寻找并最终相信神秘领域的存在,而正是这种信仰的飞跃和随之而来的心理理性支撑了这些信念,并诱使个人放弃理性,转而接受信仰所提供的安慰。人类心理结构中有强大的非认知冲动,使虚幻和幻想看起来像真的,或者至少使我们倾向于接受它们。
 
这方面的一个有趣的例子可以从占星术的持久存在中看出。这是一个古老的信仰体系,它已经存在了四千多年,而且仍然很强大,尽管没有数据支持它的主张,而且有相当多的相反的证据。占星家没有建造教堂,因此没有根深蒂固的教会等级来阻止调查。
占星在今天仍很有影响 | The Fanscotian
 
自从现代天文学开始以来,占星术就一直不为人所信,但它仍在蓬勃发展。与神学信仰不同,占星术可以作为一个测试用例。如果关键的科学数据被广泛传播,占星术的信仰会消失吗?今天,尽管存在有效的科学反驳证据,广大公众却继续接受它的说法。
 
天文学家和其他研究人员测试的否定结果没有充分暴露于公众面前,这是否解释了相信占星术的持续存在?我认为,无论经验性数据多么有缺陷,占星术仍然很受欢迎的原因是,它在信徒中引起了共鸣。因为它假定,一个人出生时,对应的星象符号和天体在出生时的位置决定或影响他或她的个性和未来命运。尽管许多人可能会对那些科学研究做出正面反应,这些科学研究表明,占星术实际上没有依据,但很大一部分公众仍然会坚持他们对占星术有效的愿望信念,而且再多的自相矛盾的证据似乎也无法打动他们。
 
与过去的情况相反,那时占星家能够影响君主和皇帝,今天的占星术没有既得的政治权力,尽管它确实有经济上的好处。事实上,尽管占星术几乎处于公众尊敬的边缘,但占星服务仍然养活了成千上万的占星家。而更大的方面是,一个庞大的占星产业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发展起来,图书、杂志、报纸专栏和其他工具的市场营销,似乎吸引了一群乐于接受的公众。这能解释它的持久性吗?
现在经常用“水逆”来解释自己境遇不顺 | Jwiloson.coe.uga.edu
 
也许,我们对神话信仰体系持久流行的前两种解释,可能总有一种是适用的。首先,占星术可能是真的。也许天体在决定人格特征,甚至身体特征和对疾病倾向起着一定作用。占星术是一门古老的艺术,据说是建立在几千年来观察人类行为与天体运动相关的基础上的。为了评价占星术的有效性,必须进行进一步的详细和仔细的科学调查。
 
或者,第二,也许这种信念持续存在的原因是人们不知情。这一解释认为,这主要是一个认知问题,缺乏信息,如果人们得到适当的信息,他们就会放弃他们的误解。
 
当然,类似的考虑也适用于宗教主张。宗教在人类文化中是如此突出和强大,归根结底,它们似乎抓住了关于人类状况和最终现实的持久真理。或者,怀疑论者说,它们更有可能是为了缓解存在主义焦虑而编造的虚构故事,这或许是正确的。这意味着不断需要对宗教主张进行批判性、认知性的审查。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推荐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