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红酥手,黄縢酒,两个黄鹂鸣翠柳”哪根神经让你把古诗背串了?

“红酥手,黄縢酒,两个黄鹂鸣翠柳”哪根神经让你把古诗背串了?

撰文 | 比邻星
 
如果不过瘾,还有下一句——“长亭外,古道边,一行白鹭上青天”;“不识庐山真面目,只识弯弓射大雕”。
 
小编背的古诗不算多,但有限的古诗储量时不时会发生清奇的排列组合。那些背串的古诗诗句,有时甚至比原文更洗脑上口。其实大脑有时候也不是故意的,只因为你的语言系统掉进了古诗自有的flow。
大脑自有一套艺术鉴赏方式 丨图源:flicker
 
故事要从机器人作诗讲起。
 
有群研究语言的神经生物学家,想看看中国特有的文学形式——古诗,是如何被大脑理解的。于是设计了这样一个实验。他们将18000首绝句导入专门开发的人工智能程序,让AI学习分析其中的结构,学会创作绝句。照葫芦画瓢的过程并不算难,毕竟绝句有很统一的语言结构。要么是五言四句,要么是七言四句。通常第二句和第四句结尾押韵。有件事要特别注意,绝句工整的结构更多是韵律上的,在语法和语义上并没有统一的规律可循。比如下面这首
 
 
(X. Teng, M. Ma, J. Yang, S. Blohm, Q. Cai, and X. Tian (2020). Constrained Structure of Ancient Chinese Poetry Facilitates Speech Content Grouping. Curr. Biol. 30.)
 
前两句描述自然现象,后两句升华到人生观。这样的转折融入了诗人创作时的灵感,AI就难以掌握其精髓了。同样,哪怕你之前已经读了不少古诗,当一首不太熟悉的乱序古诗摆在面前,把这些字拼凑成正确的顺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你很难揣测诗人想表达的情怀。
有时并不是喝醉了就能有诗仙同款灵感丨图源:flicker
 
排除这一点,如果不考虑诗句的寓意,就可以让AI大胆作诗了。只需要先输入诗的题目或者诗眼,系统就可以先从词扩充到短句,写出第一句,进而完成整首古诗。比如你希望得到一首有关“春色”的古诗,系统会输出。
《绝句》 作者:AI 从左往右竖着读丨图源:Current Biology
 
差点儿意思不过看起来也是那么回事。AI程序一共创作了150首五言绝句。当然,全是“假绝句”可能也不太靠谱,研究者还混入了30首冷门的“真绝句”,这180首古诗就是用于测试的材料。此外,为了避免人声富有感情的吟诵会干扰人脑对古诗语言本身的判断,这些古诗会被机器播放,每个字的持续时间以及间隔都一致。没有断句,没有语调起伏。就像抖音里经常听到的那样。
 
 
(X. Teng, M. Ma, J. Yang, S. Blohm, Q. Cai, and X. Tian (2020). Constrained Structure of Ancient Chinese Poetry Facilitates Speech Content Grouping. Curr. Biol. 30.)
 
13名以汉语为母语的中国受试者进入了实验室。他们之前已经有了一定的古诗积累,对绝句有基本的认识。实验中,每人都会听到这180首古诗,每首诗播放两次。在聆听古诗的全程,研究人员用脑磁图扫描仪(MEG)全程监测受试者听觉区域的脑部活动。
MEG测试丨图源:Wiki
 
脑磁图(Magnetoencephalography,简称MEG)是一种高灵敏度的脑功能无创探测技术。大致原理就是脑内神经元放电时,变化的电流会激发产生微弱的磁场。这个颅外磁场极微弱,大小不及地磁的亿分之一。早期的超导磁量子探测器(SQUID)以及近年来飞速发展的原子磁力计,都能敏锐捕捉到这个磁场,实时展现出脑内神经活动的变化。它的分辨率很高,能定位到特定区域的神经元。算是脑科学家“读懂你的心”趁手的工具。
MEG原理示意图,脑内神经元的电流会激发微弱的颅外磁场丨图源:Wiki
 
再说回刚才的实验,研究人员在脑磁图的波形图中惊奇地看到了复制粘贴般的巧合。受试者的颅外磁场振荡在3个频率下的信号比较强。
研究者从受试者的MEG数据中捕捉到3个频率的振荡丨图源:Current Biology
 
最直观的是红色的线,它的节奏与每个字出现的频率一致,代表大脑对每个字的响应。另外两条线可以看做是大脑对诗句的理解。比如,蓝色线的节奏与每句诗出现的速度一致,这意味着大脑会自动“断句”,虽然听到的诗句并没有句与句的间隔,但是大脑会分辨出每句诗到哪里完结。最妙的是绿色线,它的变化周期大概是前三句诗,呈先扬后抑的趋势,到了第四句又开始上扬。这个节奏很像文学作品经典的“起承转合”结构。
 
或许你自己都没有察觉,但大脑和古诗之间就是有这样的默契。它能自动理解古诗的结构以及背后的韵律变化。换句话说,大脑会根据之前的经验自动理解古诗,当你已经有了古诗的基础知识积累,就很容易进入古诗规范化的节奏flow了。
第二次播放时会出现振荡提前丨图源:Current Biology
 
还有更神奇的。当同一首古诗被播放第二次时,蓝色的线所对应的振荡会逐渐提前。也就是神经振荡加快。你可以把它理解成大脑对下一句诗的“预判”——它学会抢答了。常言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看吧,该背还是要背的
 
当大脑里有了固有的古诗结构,便会自动套用这个结构去理解千变万化的诗句内容。而那些在韵律上十分接近的诗句,哪怕意思有断层,也可能被大脑预判成相互承接的两句。于是你把诗背串了。神经科学的鼻祖之一Eric R. Kandel曾推断艺术是“可预见的结构碰上了不可预见的内容”。这话用来解释博大精深的古诗正合适。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对古诗的理解是否一致,也是个更值得深究的问题。
 
所以你都背串过哪些古诗?比如……春风又绿江南岸, 一枝红杏出墙来。
 
参考资料
 
1. X. Teng, M. Ma, J. Yang, S. Blohm, Q. Cai, and X. Tian (2020). Constrained Structure of Ancient Chinese Poetry Facilitates Speech Content Grouping. Curr. Biol. 30.
 
2. https://shanghai.nyu.edu/cn/news/using-ancient-chinese-poetry-study-speech-perception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无标注的图来源网络。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