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疫情观察 | 颜宁·普林篇·Ⅰ

疫情观察 | 颜宁·普林篇·Ⅰ

自武汉暴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返朴》专栏“117三人行”的作者们身在美国却一直在密切关注国内的疫情,马不停蹄地策划、撰写相关的科普文章,为抗疫间接出一份力。如今,疫情已蔓延到全球,美国已成为全球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继史隽老师的波士顿日记之后,身在普林斯顿大学的颜宁老师随手记下了过去这一段时间的见闻和感想,与大家分享。
 
撰文 | 颜宁
 
2020年1月15日,我开始了为期两周的加州德州科罗拉多新泽西两个会两个报告之旅。在飞机上,我完全没有意识到,GRC会议(戈登会议,由戈登非营利组织举办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期间,“新冠”会成为我接下来一个多月关注的唯一关键词。同去GRC的一个学生本来计划从休斯顿1月23日直接回浙江度假三周过春节,结果在去机场的一路上浏览资讯、与家人讨论,在值机柜台前临时决定取消行程。当时我们都大赞她果断,但现在又忍不住好奇她是否后悔。这名学生后来成为普林斯顿学生学者联合会组织捐赠的骨干之一。
 
1月20日,《返朴》开始推送与新冠相关的科普文章。现在回头看,当时所有人对这个病毒委实知之不多,科普内容最初是从SARS、流感入手,讲怎么选口罩、怎么咳嗽打喷嚏洗手这些看起来简单,但挺实用的内容。我的微博也跟着从1月22日开始启用#勤洗手,戴口罩,开加湿,避人群#的提醒。后来我的朋友朱健康专门打电话希望我们能强调戴手套的重要性。确实,对于新冠病毒的活性研究委实太少,于是我把“开加湿”换成了“戴手套”。直到现在,#戴口罩,戴手套,勤洗手,避人群#看来都是靠谱的防护措施。
 
其实关于新冠科普,我本人做的很少,在这个过程中见识到我们117后援团的厉害:不仅仅是史隽、王萍,还有家属夏晓峰,都根据自己的专业特长提供靠谱的科普。我真是太佩服史隽搜集整理文献的能力了。我们的原则就是只讲科学,尽量客观。这一系列文章将来回头看,也算是记录了一个历史瞬间,反映了我们对新冠病毒的认知不断变化的过程。
 
整个2月,我每天花大量时间关注国内的一举一动,所在的屈指可数的几个微信群前所未有地热闹,几乎所有最新的新冠相关科研进展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朋友圈或者微信转发中,不过看来看去,只要盯着史隽的转发基本就够了。
 
到了2月下旬,对国内悬着的心开始放下。其实2月份美国这边的新闻依然聚焦在总统大选和民主党候选人辩论,coronavirus成为每日新闻里的热词,是在意大利暴发的新闻出现以后。确实没有想到,之前发给国内的各种针对新冠的防护现在就要用到自己身上了。下面是一些断断续续碎片化的记录,不是科普,就算是以小见大,看看我们的日常生活吧。
 
3月1日 周日
 
前天坐飞机,纽瓦克机场连我在内大概十几个戴口罩的,各种肤色都有,而且一半竟然是N95,同学发来Costco排长队照片。有的州看来是紧张起来了,但目的地机场就我一人戴口罩。
 
3月4日 周三
 
就在要登上去纽约的火车的瞬间,突然收到组织者的电话,说他们经过24小时的痛苦讨论,决定把下午的研讨会推迟到6月份。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当天上午新闻里报道了纽约1号病人的家人及送他去医院的邻居全部中招,形势一下子严峻起来。我本来就因为没能勇敢地临时取消这次行程而唾弃自己,听到会议推迟的消息,简直抑制不住内心狂喜,打道回家。其实除了这个近在眉睫又是在家门口的会不好意思临时退出,昨天我就请秘书取消了未来一个月的所有出行计划。不过,今天触目所及,站台及全火车就我一个戴口罩。(3月25日补记:我对现在纽约蹭蹭蹭上涨的数字一点都不诧异,回看三周前的记录,还完全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啊。)
 
与心大的纽约不同,学校已经有点紧张的迹象了:昨天收到校长发给全校教职工的信,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可能的新冠威胁,留意最新信息;今天又收到了学校发给所有人的通知,建议大家慎重考虑春假出行计划。
 
3月7日 周六
 
出差回来,冰箱空空,必须补货。以前基本都是在中超、韩超、Wegmans、Whole Foods买不同的东西,这回想了想,能少见人就少点吧,于是只去了中国超市和Wegmans,还想着尽量错个峰,结果午饭前去的中超,感觉人好多啊。好在大多数商品看过去似乎没啥区别,蔬果区看出异常的只有大白菜,以前都是成堆的,现在只剩稀稀拉拉不到十棵蔫头巴脑的。而我喜欢的俩牌子的螺蛳粉已经完全不见踪迹,看着货架上剩的不知名的品牌,心说这得多难吃啊都没人拿,于是买了5盒酸辣粉丝——我喜欢的这个牌子总是供不应求,以前是只要见到就全拿,这次很善良地还留了3盒在那里。对了,虽然没特别关注,但总体感觉商品价钱基本没变化。
 
大晚上去了Wegmans,货架基本没有变化,只不过想买干洗的消毒洗手液没了;回来查Amazon,这个不论什么尺码的都没了,不止洗手液,还有消毒湿巾啥的都没货。好在我家里都有,还是够用的。想了想,请秘书帮实验室订购那种安在墙上的hand sanitizer dispenser(感应式酒精洗手液喷器),回复说最早要3月23日到货(最终3月26日到货了)。
 
NPR(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在讨论戴不戴口罩,基本观点是没用,只有生病的人才该戴。我腹黑:中国都那么多无症状携带者的例子了,谁知道谁是携带者啊,不就是口罩供不应求么(我前几天跟朋友开玩笑都与时俱进成了:咱又不是口罩,哪可能人人喜欢)。
 
疫情影响的不仅是健康,还有经济和选举,观察各国对于新冠的应对挺有意思。但愿这场灾难在各国都尽快结束。
 
3月8日 周日
 
这几天已经不大关注国内的数字,只盼着不要有太多输入型病例。一直看其他国家和美国各州的信息更新。环球同此凉热。中国按说已经给世界争取了时间、提供了诸多经验教训,咋就不未雨绸缪呢?钻石落幕,至尊登场(注:这里是指两艘公主号游轮),同样的情节重现。记得前两天微博上看到的一个意大利街头采访(当然可能有断章取义的嫌疑):“我年轻,对我没影响;我这么大年纪了,不怕死。”
 
虽然第一反应是哭笑不得,不过话说回来,直到现在,我也是担心国内的亲人比关心自己的处境多一些,他们对我也是一样的。可能这是人很复杂的心理吧,这种事情在身边发生的时候,就会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宿命感,该做的都做了,听天由命呗。但是亲人不在身边,无法直接照顾他们时,那种无力感很难受。
 
我早在2月底就开始取消未来的行程,连公司访问都建议改成了视频会议。除此以外,储备的各种食材能顶一个月,昼伏夜出,处于实验室和家两点一线半隔离状态——做科学家别的没有,工作时间一直自由这一点是很可以炫耀滴。
 
3月9日 周一
 
今天学校发了紧急通知(Tiger Alert),要求在3月23日之前把所有的课改成网课。我于是立即给实验室发信,问大家要不要取消每周的组会,改成视频会议。
 
【马后炮】之后回头看3月9日,一个周一,是普林斯顿大学针对新冠疫情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从这天起,我们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的来自学校不同部门、本系有关COVID-19的邮件,两天后才知道,原来,新冠来到普林了!
 
3月10日 周二
 
因为之前美国对中国的旅行禁令,爸妈没办法过来参加我今年一个还挺重要的仪式——美国科学院的Induction Ceremony(入会典礼)。本来还挺惆怅,不过上周看美国的发展形势,感觉今年的这些活动都会取消或推迟。果然,刚刚收到邮件,推迟,日期未定。至此,在所有我接受了邀请的会议或学术报告中,到5月底的活动都已经被组织者全部取消了。
 
我们今天开教授午餐会,去不去?我真是天人交战啊。可惜,议题里有跟我所在search committee(招聘委员会)直接相关的汇报内容,不能不去啊。一路怨念着自己好怂。但是各个委员会的议题几分钟就说完了,本次教授会会议内容80%都是跟新冠有关。原来是我昨天没来得及处理所有邮件,其实学校发的COVID-19相关信息前所未有地密集,相应地,系里已经开始布置紧急情况下必须关闭实验室、该采取何种步骤等等。聊天时才得知,原来2月29日在普林有个私人聚会,40多人参加,其中两位客人来自Biogen,周末有两个参加了这次聚会的普林教职工开始有症状,正在接受检测。
 
我回到实验室,怎么想怎么别扭,因为刚刚坐我旁边的同事咳嗽来着,好在感觉是那种有痰的咳嗽,应该与新冠无关吧——回头看,因为他这声咳嗽,我潜意识里紧张了两周,因为从这一天开始,我再也没有接触过人,已经开始了事实上的自我隔离。
 
学校已经又发了提醒:请大家注意保持6英尺(2米)以上的间距(social distancing)。从昨天我给实验室发信至今,基本没人明确回复还要不要开组会,现在学校都有通知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自然是要取消组会了!下图就是我们最后一次“组会”的记录:
(social distancing)
 
从这一天,配合着学校和系里的邮件,我给实验室的邮件也多起来,都是针对疫情如果要保证实验继续该如何 (research continuity list),如果必须关实验室又该如何应对 (shutdown list) 。清点了一下实验室的储备,太失策了,竟然只剩不多的口罩!据说上周订了,但是缺货。这还用说么,哭笑不得。好在我们乡下毕竟人少,口罩不多,省着用,躲着人,倒是也没有特别担心。【马后炮:大学是在3月23日正式关闭的,所以我们准备了2周,倒也没有手忙脚乱。】
 
3月12日 周四
 
以前在网上看国内上网课,还觉得挺遥远。今天普林也宣布了,本科生除非特殊情况,一直到本学期末都得待在家,全部改为网课。【马后炮:之后每天都有很多邮件,很多政策随时变化,比如让研究生能离开校园的尽量离开,暑期结束之前的与学校公务有关的所有国际出行都取消,等等,太多太细,我就没有专门记录了。】
 
整体而言,学校一直强调的就是:降低校园人口密度,严格执行social distancing。
 
3月13日 周五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圈:学校怎么还不停课啊?孩子别送去学校了吧?囤好货没?这边护士竟然不知道无症状也会传染?!......
 
华人教授群:我组会暂停了;我组会也暂停了;我昨天上的网课;各种会取消了......
 
NPR纽约听众发言:我不想放弃正常生活,我周末想按原计划开party;不该停课,因为学校比家里安全......
 
NPR请来的专家:现在纽约还没到放弃正常生活的时候,开party人别太多,得保证让大家洗手啊
 
未完待续……
 
版权说明:欢迎个人转发,任何形式的媒体或机构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摘编。转载授权请在「返朴」微信公众号内联系后台。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