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圣僧:一位受到神启的画家,笔下的人物极具雕塑感

圣僧:一位受到神启的画家,笔下的人物极具雕塑感

他是圣名远播的圣僧,也是一位受到神启的画家,一生只画宗教题材,他的作品有温柔的抒情,也有迷人的色彩。他笔下的许多人物极具雕塑感,与传统的国际哥特式绘画有着显著区别。他画的圣母子和天使甚是迷人,实属罕见。
 
撰文 | 张羿
 
1 佛拉·安吉利古简介
 
佛拉·安吉利古(Fra Angelico, 约1395年-1455年2月18日)为多米尼加教派(Dominican Order)修士,出生时的俗名为圭多·迪·皮耶特罗(Guido di Pietro)。1418年他进入佛罗伦萨郊外费埃索里(Fiesole)的多米尼克教派修道院,其后一生都过着虔诚而有德行的生活,并因此而声名远播。因为总是尽力照顾穷人,教皇尤金四世(Pope Eugene IV, 1383年–1447年)曾考虑任命其为佛罗伦萨大主教,但他却认为自己未必具有足够的领导力而拒绝了这一任命并同时推荐了一位兼具德行与能力的人来担任这一职务。另有一次,当他在梵蒂冈工作时,教皇尼古拉五世(Pope Nicholas V, 1397年– 1455年)邀其共同进餐,但他却说,按照教规,自己没有直接上级管事的同意不能吃肉,婉言谢绝了教皇的邀请。尽管在生时就圣名远播,但直到他去世500多年后,才终于在1982年被教皇约翰·保罗二世(Pope John Paul II)封为天主教会的圣人,称作“真福菲耶索莱的约翰,姓安吉利古”(Beatus Ioannes Faesulanus, cognomento Angelicus)。
 
在修行的同时,佛拉·安吉利古还是一位杰出的画家,其全部绘画都专注于宗教题材。应该说,他是一位受到神启的画家,在绘画时,他将自己对上帝的信仰与教义的感知全部注入了自己的画中。他的画风结合了当时在佛罗伦萨工作的几位重要艺术家如画家甘迪乐·达·法布里亚诺(Gentile da Fabriano)与马萨乔(Masaccio),雕塑家纳尼·德·班科(Nanni di Banco)、多纳泰罗(Donatello)和吉贝尔蒂(Ghiberti)等人的艺术风格,因此兼具传统国际哥特式艺术的典雅装饰风格与新兴的佛罗伦萨文艺复兴写实风格;他还掌握了由布鲁内莱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发明并由莱昂·巴蒂斯塔·阿尔伯蒂(Leon Battista Alberti)完善起来的透视原理,并将其用于自己的画中来表示空间深度。也许由于自身对天主教的奉献与虔诚信仰,安吉利古非常擅于描绘献身天主教人士面部的虔诚表情并利用色彩来增强画中人物的情绪,他笔下的许多人物都非常具有雕塑感,这与传统的国际哥特式绘画有着显著区别。他晚年在罗马的壁画却几乎完全转变为文艺复兴式,也正是这一转变,使他成为文艺复兴时代最重要的画家与艺术先驱。
 
2 早期作品
 
安吉利古应是在1418年进入位于佛罗伦萨郊外的费埃索里(Fiesole)修道院,之后他可能曾跟洛伦佐·莫纳科(Lorenzo Monaco,约1370年-约1425年)学艺,后者也是僧侣画家,同时还擅长绘制羊皮书籍插图。安吉利古的艺术生涯可能始于绘制书籍插图,在1420年代中期,其蛋彩画与壁画的艺术风格逐渐成熟,他的早期作品如今散布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博物馆中。
 
2.1. 冬宫收藏的佛拉·安吉利古早期画作
图1. 佛拉·安吉利古,《圣母子与四位天使》,木板蛋彩画,约1425年,高81厘米,宽51厘米,现陈列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1这幅作品延续了中世纪的圣像画传统,它引用了源自14世纪到15世纪早期流行的“坐在地上的圣母(Madonna of Humility)”经典造型,其通常表现为圣母坐在地上或薄坐垫上,圣母将圣子耶稣扶在自己的膝盖上。与圣母玛丽娅相比形体较小的四位天使应是画家在经典造型基础上的发展,虽然画面的金色背景会让今天的人们觉得缺乏空间深度,但画家采用了鲜艳且纯净的色彩打造出一种典雅并充满诗意的气氛,它会令人感到画中圣母的金发与天使翅膀上的羽毛愈发迷人。如果身临其境,安吉利古的这一画作会给人某种异常精致且华丽的感觉。
图2. 佛拉·安吉利古,《圣母子、圣·多米尼克与圣·托马斯·阿奎那》,湿壁画,1430年,高196厘米,宽187厘米,现陈列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图2为安吉利古绘制的湿壁画,它是在世界上意大利之外的艺术博物馆中罕见的几幅文艺复兴时代的湿壁画。这种圣母玛丽娅怀抱圣子耶稣坐在圣座上并由周边圣徒环绕其中的对称结构是中世纪时期发展起来的一种圣像画定式,在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被广泛应用。玛丽娅左边是多米尼克教团的创始人圣·多米尼克(St Dominic, 1170年-1221年),他手里拿着象征纯洁的百合花;右边是伟大的基督教哲学家与神学家圣·托马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1225年-1274年),他手中的书页上写有《旧约圣经·诗篇》中的词句。画家采用写实主义手法来描绘这两位圣徒,他们具有鲜明的个性,令观者感受到某种人间的真情;与之相对的是圣母玛丽娅采用了理想化的古典女子形象,让人想起古希腊罗马雕塑中的维纳斯,这一形象给整个画作赋予了崇高的神性抒情氛围。
 
2.2. 《圣母加冕》
 
佛拉·安吉利古绘制的这幅作品应是为佛罗伦萨的圣·艾基迪乌斯(Chiesa di Sant'Egidio,翻译语音来自命名圣徒的拉丁语名字Aegidius,其中文名字通常译为圣·吉尔斯,源于这位圣者的法语称谓Gilles)教堂绘制的,它曾是一幅带配画的祭坛画,如今配画散落在包括圣·马可博物馆在内的世界各地。我们目前看到的这幅作品(图3),是曾经的大型祭坛画的主画部分,它于1825年被收入乌菲齐博物馆,其画框是乌菲齐博物馆为它加配的。
图3. 佛拉·安吉利古,《圣母加冕》,木板蛋彩画,约1432年,高112厘米,宽114厘米,现陈列于乌菲齐博物馆丨作者本人摄影
 
此画描绘的是圣母玛丽娅去世后升入天堂,被耶稣加冕为天后。在天主教中,圣母通常象征教会,圣母加冕有耶稣授权教会来管理尘世教众的寓意。画面沿用了中世纪圣像画的传统,底色全部用箔金,其特殊之处是画家在绘制耶稣与圣母四周的光芒时在厚重的箔金上采用了特殊的雕刻技术(engraving)(图3a)。
图3a. 佛拉·安吉利古,《圣母加冕》局部丨作者本人摄影
 
在光芒周围绘制了许多教会圣人、天使与得到祝福的人物。我们今天仍可以辨认出其中的一些,在前排左面靠前跪下的人为圣·艾基迪乌斯(Sant' Egidio, 约640年-720年),他是赞助并将画作放置此教堂的命名圣人,其脸部应是用了圣·安东尼奥·皮尔罗茨(St. Antonio Pierozzi,1389年-1459年)的肖像。后者当时实际掌管着画家所属的圣·马可修道院,并与老柯西莫·德·美第齐(Cosimo di Giovanni de' Medici,il Vecchio,1389年9月27日- 1464年8月1日)一起策划重修圣·马可的工作,这位成就卓越的僧侣在1446年被天主教会命名为佛罗伦萨大主教并于去世后被天主教会封为圣人。在圣·艾基迪乌斯身后依序为佛罗伦萨的芝诺比乌斯(Zenobius of Florence,337年-417年),第一位本地出生的佛罗伦萨主教;然后分别为圣·法兰西斯(St. Francis)和圣·多米尼克。在右边的一组女圣徒中,我们可以看到跪在地上穿红衣服者为抹大拉的玛丽娅(Mary Magdalene)。
 
顺便指出一点,这幅作品无论在色彩与构图方面都受到其老师洛伦佐·莫纳科同名画作的影响(图3b),后者也陈列于乌菲齐博物馆中,如果读者前往参观,可以自己进行比较。
图3b. 洛伦佐·莫纳科,《圣母加冕》,木板蛋彩画,1414年,高450厘米,宽350厘米,现陈列于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2.3. 《耶稣被从十字架上移下》
 
瓦萨里(Giorgio Vasari)认为《耶稣被从十字架上移下》应是画家最精美的画作之一(图4)。它最初是由帕拉·斯特罗奇(Palla Strozzi,1372年-1462年)作为赞助人委托洛伦佐·莫纳科为佛罗伦萨圣三一教堂中斯特罗奇小礼拜堂(Strozzi Chapel in Santa Trinita)绘制的,洛伦佐·莫纳科去世时只完成了画框顶部的配画;后来安吉利古接手,完成了其它部分,尤其是其主画。应该注意的是,安吉利古接手时,此画画框已经制成,画家不得不考虑传统哥特式画框上部的三个拱形对构图的限制。应该说画家巧妙利用了画框的三个拱门,营造出令人惊叹的托斯卡纳美景,它增强了整个画面那柔和且凄然的情绪。虽是一整幅图画,但可以说整个画面中的人物分为三组应是对顶部三个拱形所作的回应。
图4. 佛拉·安吉利古,《耶稣被从十字架上移下》,木板蛋彩,作于1432-1434年,高176厘米,宽185厘米,佛罗伦萨国立圣·马可博物馆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安吉利古绘制的主画描绘了去世的耶稣圣体被众人从十字架上取下时的情形,画的中央圆拱下很大一部分被十字架与两个梯子、耶稣圣体以及将其移下的众人所占据,而画面左侧穿着红色衣服的抹大拉的玛丽正在跪吻耶稣双脚,这一造型象征了人类因耶稣牺牲而获救;在她身后画中左下方位置是圣母玛丽娅,她穿着深兰色衣裙,我们可以在其右肩部位看到耀眼的海洋之星,她正双手合十进行祈祷。
图4a. 佛拉·安吉利古,《耶稣被从十字架上移下》(局部)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画面右边有一位戴红帽子的人物,他左手中拿着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的钉子而右手中拿着他受难时头上带的荆冠,这些物品象征着耶稣为人类所受的苦难与牺牲。这位带红帽子的人物正望向画中最右边有一位头上包着蓝色头巾的老者,他是本画的赞助人帕拉·斯特罗奇(图4a),一位悲剧性人物。后者曾在1427年人口调查中被列为佛罗伦萨首富,但他是一位对生意不感兴趣的银行家。在历史上,我们更应将他看成哲学家、教育家、古代希腊文化的爱好者、古籍收藏家与艺术赞助人,他本来是老柯西莫的朋友,但后来因担心其成为独裁者,在1433-1434年间参与反老柯西莫的政变,在政变初始成功将老柯西莫关入老宫内监牢后,帕拉力主不要判其死刑。老柯西莫被流放后佛罗伦萨政局陷入混乱,他又帮助老柯西莫返回佛罗伦萨。柯西莫的回归导致了这场政变的最终失败,帕拉·斯特罗奇被流放到帕杜瓦并终身再未能够返回佛罗伦萨。(详见:柯西莫:被流放的银行家如何成为建国之父?| 艺海拾真)
图4b. 佛拉·安吉利古,米开罗佐肖像,《 耶稣被从十字架上移下》(局部)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画面中部左边的梯子上,我们会注意到一位带黑头巾的人物(图4b),他是文艺复兴时代佛罗伦萨著名建筑师米开罗佐(Michelozzo, 1396年–1472年)。一个有趣的巧合是,这幅当时为圣三一教堂绘制的画作今天却进入了圣·马可博物馆,而这座当初作为教堂与修道院组合的建筑正是出自米开罗佐的设计。圣·马可博物馆也是佛拉·安吉利古在1436年以后生活、修道、作画的地方,直到今天,这里仍是观看画家作品的最好去处。
 
作者简介
 
张羿,艺术史研究者,俄罗斯冬宫博物馆钟表与古乐器部顾问,法国摆钟艺廊顾问,广东省钟表收藏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也是数学家、逻辑学家。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