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赛博还要等到2077?有人2004年就已实现!

赛博还要等到2077?有人2004年就已实现!

2020年12月,令人期待已久的《赛博朋克2077》发售,引发了全世界游戏玩家的关注。或许心急的你已经将游戏通关,无论这款游戏引发了怎样的讨论,它的出现已经把科幻世界的文化扩展到了大众视野。在科幻作品中,赛博朋克表现的是高智能与低端生活结合的世界,是对未来主义的一种反乌托邦式的反思。但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仍然在追求高新科技与个人组合的技术,无论目的是什么,人工智能、脑机接口等成果正展现着我们向这一方向的努力。而人与机器嵌合成为人机系统的赛博格也真正出现在了现实生活中,虽然他们是稀有的特例,但也能从他们身上窥探到了未来的影子。一名被英国政府许可的赛博格内尔·哈比森就是一例,这位多彩的艺术家的传奇经历让我们看到了人体与科技相结合的魅力。
 
撰文 | 瞿立建
 
12月10日,游戏爱好者“喜大普奔”,他们期待已久的科幻风格游戏《赛博朋克2077》发售。
 
赛博朋克是英文单词Cyberpunk的音译,这个单词是由“控制论”(Cybernetics)与“朋克”(Punk)这两个单词结合而来。这里控制指人和机器如何相互控制;朋克原是一种反体制的摇滚乐,后来衍生出叛逆性亚文化。
 
根据控制论的想法,人与机器嵌合,构成自我调节的人机系统,这样的人称为赛博格(Cyborg)。
 
赛博格听起来很科幻,也确实见于多种科幻文学影视作品。但其实,赛博其实距离我们并不遥远,不必等到2077年。早在2004年,地球就迎来了史上第一个官方认可的赛博格——内尔·哈比森(Neil Harbisson,1982年7月27日-)。
 
他本人就是一个很朋克的人,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他的赛博格人生。
美剧《超脑特工》中的特工就是赛博格,他的大脑被植入一枚芯片,能够快速接入全球信息网络,并从中获取数据。
 
成为赛博格
 
哈比森在西班牙巴塞罗那长大,自幼学习音乐,11岁的时候开始学作曲。或许那时他就要注定走上音乐之路,而与玩伴的一件小事让他了解了自己与众不同。
 
他小时候与小伙伴谈论颜色,结果互相不理解。小伙伴说赤橙黄绿青蓝紫,哈比森眼中万物都如大熊猫,只有黑白灰。
 
不久,哈比森被确诊患有全色盲症。尽管自己看不见斑斓五彩,他此后反而对颜色特别感兴趣。
 
哈比森读高中时面临选科。西班牙高中分三科:理科、文科、艺术。哈比森觉得艺术会更有助于他理解自己看不见的颜色,于是选择了艺术。学校特别许可他可以只画黑白画。
达庭顿艺术学院
 
高中毕业后,哈比森入读英国达庭顿艺术学院(Dartington College of Arts)。
 
2003年,达庭顿艺术学院邀请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的学生亚当·蒙坦顿(Adam Montandon)讲自己的一个发明,这个发明基于控制论,能让颜色感知障碍患者正确感知颜色。报告后,哈比森拦住蒙坦顿,说自己是色盲,所有颜色都盲的那种,你能让我感受多彩世界吗?
 
蒙坦顿还真的解决了哈比森的难题。
亚当·蒙坦顿(Adam Montandon)同样也有丰富的经历,现在是一名演讲家,TEDxOdense的策展人。
 
蒙坦顿发明的装备能把光转换成声。他在哈比森的前额上安装一个摄像头,实时读取外界的颜色,颜色信号通过计算机——像背包一样,哈比森背在肩上——转换成声音,声音通过耳机送入哈比森耳中。
 
具体来说,颜色可以跟音调相对应,比如蓝色对应一个音调很高的音,红色对应一个深沉的音。
 
哈比森学了那么多年画画,现在终于可以画彩色的画了,上菜市场也不怕分不清楚青辣椒还是红辣椒了。
哈比森辨认水果蔬菜的颜色
 
哈比森这套装备被称为眼博格(Eyeborg)。
 
哈比森此后一直戴着眼博格,不仅睡觉时也戴着,就连拍护照照片也戴着。
 
到了更新护照的时候,他还遇到了小小的麻烦。英国护照署不允许头上戴着设备的照片。哈比森申诉,说自己是赛博格,电子设备应该被视为自己身体的器官。
 
数周交锋后,英国当局接受了哈比森的说法。哈比森因此被媒体称为第一个得到政府认可的赛博格。
哈比森的护照
 
哈比森继续在技术人员的帮助下,优化颜色与声音的对应关系,同时他对声音的感觉也越来越敏锐,进而发明了一种声色音阶。色轮一圈360°中每一度都分别对应于他的声色音阶中的一个音符。哈比森甚至能感受到不可见颜色,比如红外和紫外。
哈比森做将音符和颜色进行对应。
 
哈比森的设备一直在迭代升级。到2013年的时候,笨重的摄像头和计算机已经不见了,代之以小巧的天线,天线一段搭配一个特质芯片,植入到枕骨上,另一端有摄像头,悬在额前。芯片将图像转换成声音,由颅骨传送到内耳。
哈比森和他的天线
 
成为赛博格,不仅完全改变了哈比森的生活,还使他走上一条全新的职业道路。
 
赛博格艺术家
 
哈比森从一名艺术生变成了一名艺术家,成为赛博格之后,逐渐成为最知名赛博格艺术家之一。
 
赛博格艺术兴起于2000年代中期的英国,人们将电子设备植入人体,在人体中创造和增加新的感觉,并通过新的感觉创造艺术品。
 
哈比森说,赛博格艺术是可以跨越物种的,比如海豚没有耳朵,用骨骼传导声音,跟他一样。他能感受到红外和紫外光,很多其他物种也可以。
 
哈比森把赛博格艺术称为感觉主义(perceptionism),即创作出对现实世界的感觉。这类作品,将艺术家、艺术作品、艺术所在空间和艺术观众融为一体。
 
听起来很抽象,下面我们欣赏一下哈比森的部分作品,以对赛博格艺术有较为直观的认识。
 
2012年,哈比森举行了一个“人脸音乐会”。哈比森看到观众的脸,眼博格就把颅骨内的声音放大出来给大家听。哈比森说,这种音乐会一大好处是,如果不好听,观众只能怪自己长得不好看。
 
2014年,哈比森让五个朋友,分别自五大洲向他的头发送声音和图像。
 
半岛电视台曾直播哈比森颅骨传送图像。
观众作画,画通过互联网传送给哈比森,转化成颅骨的振动。
哈比森根据颅骨传送的声音作画
哈比森完成传送来的画作
 
2016年,哈比森把蓝牙装到了牙上,搞了一个牙通信。牙通信系统由一个蓝牙按钮和一个迷你振动器组成。哈比森与他的伙伴分别在牙上安装好牙通信系统,打开蓝牙,牙齿按摩斯电码振动,两人依次进行交流。这应该是“蓝牙”最实至名归的时刻。
 
哈比森还创作了系列声音肖像。哈比森站在人的面前,将天线指向脸部的不同部分,然后写下听到的不同音符。他为众多影视演员和编导创作过肖像。
哈比森在为美国音乐人莫比 (Moby) 创作声音肖像
 
2017年,哈比森在颅骨上又植入一个传感器,这个传感器可以在颅骨上做圆周运动,同时发热,以让哈比森感受到它在头上的位置。这个传感器每24小时绕着哈比森的头转一圈,能让他感受时间。当传感器位于头顶的时候,伦敦是中午,当传感器位于左耳时,新疆吐鲁番是中午,依此类推。哈比森要做的事情是创作时间错觉,等自己熟悉了时间的正常流逝,让这个传感器转得快一点或者慢一点,看看自己对时间的感受还对不对。
 
哈比森的众多作品颇有影响力,曾在众多知名场馆展出,如威尼斯双年展、韩国当代艺术博物馆、维也纳博物馆区、巴塞罗那当代文化中心、约市先锋工场 (Pioneer Works) 、新加坡艺术科学博物馆、圣莫尼卡艺术中心、美国视觉艺术博物馆 (American Visionary Art Museum),等等。
 
哈比森的赛博格艺术很古怪,像他这个人一样古怪。哈比森希望,包括自己在内的赛博格未来不被视为怪物,不再接收到猎奇的目光。在他看来,未来赛博格将变得司空见惯。
 
当然,哈比森还希望自己能更赛博一些。
 
转基因赛博格
 
哈比森认为,现在的赛博格是通过体内植入科技装备来实现的,依然比较初级,下一步要从生物体上直接赛博化。比如他自己眼博格的天线,可以用自己的DNA通过3D打印技术做出来,甚至直接改变自己的基因,以具备感受红外和紫外光的能力,并且让自己的能力遗传给自己的孩子——科幻味更浓了。
 
哈比森认为,转基因赛博格很环保。我们人类改造自然界几千年了,到了改造自己的时候了,这样就不必改变环境了。如果我们有夜视能力,城市就不必有路灯了。如果我们可以改变体温,我们就不必有空调了。
 
地球被搞得越来越不适宜人类生存,成为赛博格,也许是我们这个物种存活下去的一个路径。
 
《赛博朋克2077》的世界成真吗?谁知道呢。
 
参考资料
 
Cosmos Magazine,2019年第9期
 
http://nautil.us/issue/1/what-makes-you-so-special/encounters-with-the-posthum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eil_Harbisson
 
https://artdis.tumblr.com/post/96868284536/the-worlds-first-skull-transmitted-painting
 
https://www.repubblica.it/2005/e/sezioni/scienza_e_tecnologia/daltonismo/daltonismo/daltonismo.html?ref=search
 
https://www.tisi.org/16085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