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麻省理工华人教授陈刚迎来美司法部撤诉,要求国会彻查“中国行动计划”

麻省理工华人教授陈刚迎来美司法部撤诉,要求国会彻查“中国行动计划”

“虽然承认错误可能是痛苦的,但历史表明这是最好的前进方式。”

 

报道 | 下雪、Idobon

当地时间2022年1月20日,新一任美国司法部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雷切尔·罗林斯(Rachael Rollins)宣布撤销针对麻省理工学院华人教授陈刚的刑事指控。罗林斯当天发表声明说,在仔细评估最新获得的证据信息后,检方已确定无法在后续审判中履行举证责任。马萨诸塞州当地法院法官随后批准撤销针对陈刚的所有指控。罗林斯表示,此举是“为了正义”。

1月21日,陈刚在《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发表声明,陈述自己被调查、逮捕的经历,恳请美国国会彻查“中国行动计划”,追究责任人,要求政府道歉。(声明全文见文末)

 

纳米传热专家、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系主任陈刚此前曾因被指控未披露在中国的合作于2021年1月14日遭美国政府逮捕。美国司法部指控其在2017年申请美国能源部拨款时,隐瞒在中国高校担任职务,并获得资金约2900万美元,其中包括南方科技大学提供1900万美元;还指控其涉嫌电汇欺诈、未提交海外银行账户报告、纳税申报单上存在虚假陈述等。然而事实是,该案件开始调查后,美国能源部才要求提供涉及海外合作关系的信息。

陈刚案是美国司法部于2018年11月正式启动“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后备受瞩目的案件之一。“中国行动计划”旨在调查那些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商业机密窃取和经济间谍活动,但很快,就职于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华裔研究人员成为重点打击目标。据统计,过去三年,美国司法部曾起诉数十名学者和研究人员,其中多数为华人。

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里夫(L. Rafael Relf)在陈刚被捕后发表公开信表示,陈刚与中国大学合作项目是在学校支持下进行的,用于推进团组工作和学院的研究及教育工作,这类合作对推动科学发展至关重要。此外,麻省理工学院的教职工也联名致信里夫校长,称陈刚案是对重视科学、重视科学事业的公民的侮辱,并详细解释了起诉书中多处严重错误和误导性陈述。麻省理工学院后续还提供了陈刚的律师费用。

陈刚一年来一直处于学术休假状态。麻省理工学院的支持态度被认为是案件撤诉的因素之一。在美国司法部正式撤销指控前,已有多家媒体报道联邦检察官建议撤诉的消息,根本原因是所有“通中”指控都站不住脚。

陈刚的辩护律师罗伯·费希尔(Rob Fisher)在给《中国科学报》发来的声明中称:“政府终于承认了我们一直以来说的话:陈刚教授是无辜的。”“我们的辩护从来不是基于任何法律上的技术细节。陈刚没有犯下任何被指控的罪行。他披露了所有应该披露的事情,从未向政府或其他人撒谎。”

这也表明“中国行动计划”再次遭遇挫折,《华盛顿邮报》称,陈刚案撤诉标志着美政府所谓“中国行动计划”遭遇“最引人注目的挫折”。2021年9月,美国田纳西州联邦地区法院宣判前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副教授胡安明无罪,驳回司法部所谓的欺诈指控。(参见《涉美“间谍案”华人教授胡安明获判无罪,“中国行动计划”何时休?》)据报道,美国司法部发言人温·霍恩巴克(Wyn Hornbuckle)表示, “中国行动计划”正经受审查,决定何去何从。审查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完成。

 

陈刚的声明:

2021年1月14日早晨6点30分左右,众多联邦特工冲进我家,把我的妻子和女儿从睡梦中唤醒,给我戴上手铐,把我关进监狱,指控我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未公开来自多个中国实体的资金。我知道我当时正接受美国司法部的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的调查,该计划发起于特朗普政府期间:2020年1月我从国外旅行返回,在洛根机场(译注: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受到审讯,所有电子产品被没收。然而,就在我被捕前一个月,美国检察官安德鲁·莱林 (Andrew Lelling) 下辖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还通知我的律师,眼下并没有针对我的起诉。

我被捕后,检察官们向我的律师表示,这次情况突变是因为起诉匆忙。起诉书和控诉书充斥着基本的事实错误——例如,它列出了我在别人演讲时做的笔记,弄成是我自己的想法一样——我在特朗普政府在任还剩不到一周时被捕,这意味着莱林即将离任。在我被捕当天,莱林和负责波士顿办事处的联邦调查局特工约瑟夫·博纳沃隆塔(Joseph Bonavolonta)举办了一次新闻发布会,质疑我对美国的忠诚度。此后的371 天里,我和我的家人经历了人间地狱般的折磨。

本周四,美国政府向波士顿美国地方法院承认,它无法证实对我的指控,驳回我的案子是“为了正义”。

在我看来,出于政治和种族动机的起诉没有赢家:我的名誉受损,我的家人受苦,我的研究所失去了一位教授的服务,并承担了为我进行法律辩护的经济负担,美国纳税人的钱被浪费了,美国吸引全球人才的能力一落千丈,科学界吓坏了。莱林和博纳沃隆塔通过阻止研究人员与中国合作,成功地创造了他们想要的“寒蝉效应”——但在此过程中,他们设法削弱了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的强大优势之一,即我们丰富的学术研究和合作历史,而那是我们——而非其他国家做出科学发现的原因。他们这么做,恰恰选在人类面临COVID-19 和全球变暖这样的威胁生存,迫切需要国际科学合作的关头。现在,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就连莱林也承认,他协助创建的中国行动计划已经“失去了焦点”。

请让我说清楚:虽然我的遭遇有部分肯定与被严重误导的“中国行动计划”有关,但也涉及联邦调查局、联邦检察官和其他联邦调查机构的严重错误。正如我的律师团队所说,博纳沃隆塔和他的代理人忽视了基本的无罪证据,直到我被捕后才采访关键证人,并且在各种官方文件中添油加醋,极力歪曲事实。根据宪法要求,检方应当交出我的无罪信息——例如证人说我从未参加过中国政府出资的人才计划,而这是美国政府的主要指控之一——但检方将之扣留了好几个月,直到我的律师提强烈要求才交出。虽然 “为了正义”撤销我的案件令我感到宽慰,但我恳请国会和美国司法部对此事进行彻底审查,以追究这一明显不当行为的责任人。

三十多年前,我从中国来到美国。我选择在这里养家糊口,贡献我一生的工作。这个国家承诺,种族并不重要。但“中国行动计划”很难让我得出这样的结论。

尽管并非所有被指控的教授都是华裔,但绝大多数是华裔,而且——随着这些“拨款欺诈”案件的进展越来越清晰——司法部关于起诉的误导性理论可能适用于数千名教授,只因他们无法列出与国外每个实体的每项常规专业活动(当时并没有要求)。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可以承认我们的错误,并从错误中吸取教训,而不是盲目地继续犯错,从而更加忠于我们的理想——并成为一个更好的世界领袖。虽然承认错误可能是痛苦的,但历史表明这是最好的前进方式。

 

参考资料

[1] http://www.news.cn/2022-01/21/c_1128287432.htm

[2] https://mp.weixin.qq.com/s/067I2yshlUGeH6bneA7zsg

[3]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al-security/mit-gang-chen-dismiss/2022/01/20/912f68aa-786b-11ec-bf97-6eac6f77fba2_story.html

[4] https://apnews.com/article/science-technology-massachusetts-boston-massachusetts-institute-of-technology-c12c84da32fecc07c3e26ad0276a585e

[5] 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2/01/21/opinion/i-was-arrested-under-dojs-china-initiative-congress-must-investigate-progra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