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撰文 | 颜宁

4月9日 周四

刚才看《返朴》排好版的我的第二篇“117疫情观察”,对照史老师日记行文里大量的科普内容,很有点惭愧。我这些碎碎念里委实看不出一个科普总编的身份,都是家长里短。不过呢,这些细节当时随手记下来不觉得有什么,回头串在一起看,这些很少出现在新闻中的时间碎片确实很有趣。

自从把家里的办公角做好,已经完全习惯了在家工作,甚至怀疑等疫情过去都不会那么想去学校了。宅家无所拘束,我的生物钟很规律滴每天延后2-3小时,感觉已经绕着全世界的时区过了一遍。

几位投资人朋友无一例外滴抱怨比之前更忙了,从睁眼到休息,一个接一个的会,哈哈,不知道等疫情过去,这会不会变成ta们的新常态?真是惭愧,跟ta们相比,拜居家令所赐,我的生活和工作只剩惬意:

窗外的风景原来那么好——以前是睡醒匆匆洗漱吃饭就上班,几乎不曾为身边的景色驻足,现在盯着电脑久了,抬头看看枝头变化,花开花谢花满天,很着迷于天上的云卷云舒,手机里存了无数同一角度窗外的照片......心静下来了,也就可以进入正常工作状态了。

本以为实验室停工,我的工作量会减少,但是看着手头要修改的两篇论文、要写的三四篇论文和两个经费申请,工作量跟之前哪有区别啊?区别在于,在家工作比去办公室省时间,每天变换的作息时间,还让我看到了晨曦变化,听到了屋顶的鸟鸣。而且也终于想明白,原来过去十几年一直昼伏夜出不过是想尽可能躲避社交,把更多时间留给自己。

Zoom开会真是很方便,不论是组会还是面试,没有感到任何不适(还窃喜,通过Zoom面试,给我省了四位数的交通、食宿费用呢O(∩_∩)O)隐隐觉得,这次疫情会对我们未来的工作模式和社交生活产生深远影响,至少我这个有轻微社恐的人是喜欢这种模式的。

自从宅家,每天傍晚就着下饭的是NBC news的白宫媒体简报会。可能我先入为主了,感觉Trump说什么,绕来绕去指导思想都是在拉选票,这种不给阳光都要灿烂的风格跟我还挺像,不过我能保证自个儿说的是实话,政客么,嘿嘿,与其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很爱听Fauci讲话,虽然每天时间不长,但就给你一种“靠谱”的踏实感。昨天说就目前的数据来看,美国的死亡率不会像之前预测的那么高,说明目前的政策有效。这个一点都不意外,之前说得那么严重,一方面是为了强调居家隔离的重要性,一方面也是在帮助大家管理预期。我早就说最后的数字不可能像最早吹风的那么严重嘛。不过,这两天关于不同种族病死率的数据统计出来,触目惊心。唉,之前英国王子、首相中招,前天Boris Johnson进ICU,大家还在感慨新冠病毒真是不管你社会地位、贫富差距,统统一视同仁。但是看了这么多统计,老、弱(有基础健康问题的)、穷,对新冠的抵御能力就是差啊。

当然,下图里面亚裔病死率最低,应该不是财富和社会地位问题,而仅仅是因为我们对地球对面更关注,从一月到现在,“新冠”一直都是最重要的关键词,所以防护意识好,防护措施早。这也说明,只要注意防护,新冠并非无孔不入。

NBC新闻截屏

最近关于新冠的焦点是无症状携带者,史隽前两天已经专门写过了。这个病毒让我们这些做科研的愈发认清自己的无知。所以,嗯,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同意了吧?很多我们以为懂了的领域,真出了问题,寻根求源到基础上才发现根本不清楚,或者固有的认知遭遇了挑战。

今天下午有学校的virtual townhall meeting,有virtual组会——除了“virtual”(虚拟的)其他真的与之前没啥差别。

4月13日 周一

新闻里的数字令人焦虑,而普林这边只要宅在家里就仿佛世外桃源。从昨夜开始一阵阵的狂风暴雨,今天窗外湿漉漉的鹅黄嫩绿,也是我喜欢的春天的一种。希望大雨冲走病毒,这当然只是毫不科学的臆想。

疫情对个人最大的影响,除了实验没法进行,可能就是今年所有人都不能升职加薪了——会上明确说的。听说有的学校连新的招聘都停止了,我们就还好。【马后炮】之后的几天陆陆续续从新闻里看到包括哈佛在内的若干所大学都发布了salary and hiring freezes (不再升薪和新招聘),校长和教务长主动减薪20-25%,唉,果然,苦了要求职的一批博后,不过大势之下,学术界受的冲击并不是最大的。

随着疫情高峰似乎过去(本周预测的是4月11日),复学这个话题开始提上议程。我们上周网上的town hall meeting,校长说学校一直在讨论怎么样慢慢恢复半正常和新常态。当然,这里指的复学应该是指科研工作吧,毕竟学校已经取消了所有本科生暑期的在校科本科生们在秋季学期之前是不可能返校了。对于实验室而言,其实只要保证较低的实验室人员密度,以及在多人场合戴口罩,恢复部分科研的风险应该不大,武汉在最艰难的时候也有极个别的实验室在进行新冠相关科研工作吧?只要防护好了,我还是很乐观的。不过想到“防护”,连忙给系主任发了封信,提醒我们大多数实验室的PPE都已经捐出去了,重新开放前请先保证订货到货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防护物资才是限速步(rate-limiting step)。

打破这种平静的是数学家John Conway教授去世的新闻,虽然从没有见过他,但是知道从没有玩过的“生命的游戏”。并且,数学系与我的办公室只是一条路之隔,这是切切实实感受到新冠带到身边的悲剧。R.I.P.(见《生命游戏之父、数学家约翰·康威因新冠肺炎去世》)其实,到现在为止,学校到底有多少人中招、来自哪些系、什么身份,我们从官方途径一无所知,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们系目前没有任何人被感染。

4月17日 周五

工作完全恢复到正轨。白天是不同规模的Zoom会议,晚饭后忙于修改之前投出去、现在陆陆续续审稿回来的论文——这是我第二不喜欢的工作,第一是申请经费。不过听朋友们说,除了新冠相关的论文,其他论文审稿明显变慢,甚至有些审稿人还会出状况,于是对于能够在预期时间内收到审稿意见忍不住心存感激,认认真真改吧。于是,日子突然变得很快,一不小心一周又过去。当然,之前计划的种花读书看剧的闲云野鹤一样的生活在做了一次哭着也要喝完的蜂蜜柚子茶之后基本可以无限期地搁置了。

国外用Zoom比较多,国内听说一般是“腾讯会议”,可能都大同小异吧。过去这一个月,用Zoom开过国际会议,马上要做学术报告,更是实验室组会、课题讨论的日常方式。我这种非社交型人格完全体会不出任何不方便或者不妥,甚至希望在疫情结束后,更多行业可以继续采取这种方式,省了多少时间和汽油、洗衣粉、化妆品啊 ......不过这种日子过多了,我眼前就不断浮现出Matrix (《黑客帝国》)里脑后插着电缆、沉睡于培养箱里的那些人类——我们是不是已经越来越向这个方向靠拢了?

每天晚饭时间正好看白宫新闻发布会。一方面我实在受不了Trump任何时候都不忘自吹自擂,另一方面又超喜欢看他和记者们互怼。过去两三天,尽管美国每天的新冠死亡人数还是居高不下,但按照确诊、入院等指标预估的疫情峰值大概是在4月10日左右,各个州因为措施不同,所以峰值日期也稍有差别。随着峰值过去一周,恢复经济成了主旋律,几天前的新闻里也看到报道中国复工情况的。昨天就提得比较具体了,各个州根据自己的情况分步骤逐步复工。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毕竟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其实没那么深入人心啊,但愿不要再有反弹。

不过恢复经济不仅仅是对Trump竞选连任至关重要,对老百姓来说,再不复工,日子也确实受不了。昨天有人转给我一篇可能是留学生或者博后的微博,说夫妇二人从政府拿到2400美元(美国政府对个人年收入低于7.5万美元或者家庭年收入低于15万美元的人发放支票,在个人1200美元、家庭2400美元之外,每一个孩子补500美元),因为每月吃饭只需大概400美元,所以这笔钱可以抵好几个月。如果是科研人员,想来薪资不受影响,有足够收入支付其他开销,多出来的这部分只算饭费没问题。但是对于那些收入没有保障的,不需要交房租?或者自己有房不需要交房地产税、保险,不需要交水电费?吃饭,只要是自己做,在美国从来就是可以忽略的支出项。所以,美国政府发出去的这些钱,猛一看挺多,但对于真正陷入困境的家庭其实是杯水车薪。过去四周,美国申报失业的就有2200万,甚至我认识的人就有父母双双失业的,所以完全理解这场疫情对于很多家庭是多么大的打击。恢复经济势在必行,只希望在执行过程中能够灵活调整,有效避免再一次暴发吧。

最后,每次写我的日常的时候,在微博和豆瓣随写随贴倒没什么,但是一想到要发《返朴》,总有一种无病呻吟的歉疚感——作为一名生物研究人员,对于疫情毫无贡献的歉疚。既没有史隽的硬核科普内容,也没有真正写出世间百态,但我能负责任记录的也确实只有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好在,正在和几位同事讨论一些抗疫研究的计划,让我感觉稍微好了一点点。

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改变,我的“疫情观察”就此告一段落,感谢大家阅读。请大家继续关注史隽的“疫情观察”系列。

 

 

话题:



0

推荐

返朴

返朴

2324篇文章 4小时前更新

溯源守拙·问学求新。返朴,致力好科普。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