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各期刊相继撤回了200余篇COVID-19相关的论文,其中大多数发生在2021年。相比之下,“撤稿观察数据库”今年收录的撤稿文章多达3000余篇。遵循一年一度的惯例,TheScientist网站(www.the-scientist.com)盘点了2021年度生命科学界十大最受瞩目的撤稿事件。

编译 | 维罗妮卡

从《星际迷航》到伊维菌素,过去的一年里惨遭撤稿的论文话题范围甚广。大多数撤稿文章被淹没在了历史的尘埃里,但其中一部分,成为科研工作者们津津乐道的趣闻。

1

作为马耳他共和国的一名儿科心脏病专家,维克多·格雷奇(Victor Grech)与许多人一样,对《星际迷航》异常痴迷。但问题在于,他以一己之力,将爱思唯尔(Elsevier)旗下的《人类早期发展》(Early Human Development)杂志变成了《星际迷航科学影迷杂志》

2020年底,一名就读于英国牛津大学的本科生汉普顿·加迪(Hampton Gaddy)给《人类早期发展》杂志编辑写信,说格雷奇至少在该杂志上发表了113篇文章,其中有19篇都是“非专业的”(unprofessional articles)。这些与杂志主旨相去十万八千里的“医学论文”,谈论的内容包括对《星际迷航》中护士角色的作用分析、对《星际迷航》中平庸之恶的论述,对《星际迷航》中的医生角色的剖析……

最终,格雷奇“痛失”26篇文章。

图1. 撤稿观察网站的报道。《人类早期发展》是一本综合性跨学科期刊,发表关于人类早期生长和发育的原创研究和临床论文,尤其关注胎儿期和围产期的连续性、早期事件影响出生后生长,以及如何保障人类生存质量。这本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涉及人体胚胎学、围产医学、妇产科学、儿科学、流行病学、行为科学、脑科学、发展心理学等多种学科。| 来源:retractionwatch.com

2

早在2015年,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便发出通告——他们的前教职工哈里·库尔(Hari Koul)需要修正或撤回9篇含有问题图像的论文。然而6年时间过去了,绝大多数文章仍安然无恙,许多被牵涉到的期刊甚至声称从未听闻有关库尔的调查。

图2. 2021年6月3日,撤稿观察网站报道了库里未撤论文的消息。| 来源:retractionwatch.com

今年六月,撤稿观察网站(Retraction Watch)报道了这一情况,《泌尿外科》(Journal of Urology)杂志才迅速撤下库尔的3篇文章。此时的库尔早已离开丹佛,去往路易斯安纳州立大学的健康科学中心(LSU HSC),并最终在该校新奥尔良校区任职。当地媒体爆料后,LSU HSC宣布他们正在调查此事,库尔也因此被迫辞去了系主任的职位。

3

今年六月,《疫苗》(Vaccine)杂志刊发的一篇论文声称“新冠疫苗每预防三例死亡就会导致两例死亡”(For three deaths prevented by vaccination we have to accept two inflicted by vaccination.),引起了科学界的公愤。《疫苗》杂志的两名编辑甚至以辞职来表达抗议。论文作者哈罗德·瓦莱克(Harald Walach)在维基百科页面的介绍是“超心理学家”,并“拥护替代医学”(详见图3说明)。

图3. 维基百科显示瓦莱克是一位“超心理学家”,支持“替代医学”。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的研究对象是超感知觉、心灵感应、千里眼、预知等等超自然现象,因无法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而被认为是伪科学。替代医学(alternative medicine)是指一切声称能产生医疗效果,但未能用科学方法收集证据的医疗实践,如顺势疗法、自然疗法、信仰疗法等等,其效果往往被证明为无效或压根无法证明。丨来源:Wikipedia.org

《疫苗》杂志迅速做出回应,立即撤回了这篇文章。同时,瓦莱克在波兰任职的机构波茨南医科大学对此做出回应,将其解雇。但瓦莱克本人仍坚称虽然他的论文数据不够完美,但分析过程正确无误。

此后不久,瓦莱克另一篇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儿科学》(JAMA Pediatrics)上的文章也在发表两周后被撤稿。这篇文章称,儿童戴口罩会导致二氧化碳吸入浓度过高,但研究方法和结论都站不住脚。

4

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乔纳森·普鲁特(Jonathan Pruitt)是一位声名显赫的行为生态学家,他对蜘蛛的实地研究是许多论文的基础。然而,2020年,他的论文数据有效性却开始受到广泛质疑。先是生态学杂志《美国博物学家》(The American Naturalist)去年1月撤回了普鲁特201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涉嫌数据重复),接着《皇家学会报告B:生物科学》(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也撤回他一篇文章。自此,科学家们纷纷动员起来,把普鲁特发表过的近150篇期刊论文审了个底朝天。一年之内,普鲁特有12篇论文“被扒下架”

2021年11月12日,美国田纳西大学撤销了普鲁特的博士论文。11月16日,麦克马斯特大学结束了对普鲁特的调查,强制其带薪休假。12月1日,著名的“加拿大150位首席研究者”(Canada 150 Research Chairs)项目将普鲁特除名。

图4. 著名蜘蛛行为专家普鲁特的实验室网站。网站显示普鲁特正在行政休假,不在学校。 | 来源:pnb.mcmaster.ca/pruittlab

5

2018年,印度消化科医生西里亚克·埃比·菲利普斯(Cyriac Abby Philips)在《临床和实验肝病学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Hepatology)上发表论文,报告了一位24岁的年轻女性服用康宝莱(Herbalife)保健品公司生产的草药补剂后急性肝功能衰竭而死。那时,他从未想过,三年后自己会考虑以诽谤罪起诉期刊。

这篇病例研究发表之后,多位与康宝莱有利益相关的研究人员要求杂志撤稿,理由是“证据不足”(lack of evidence)。应主编要求,菲利普斯一一回应了这些专家提出的问题。最终,在康宝莱多封法律信函的压力之下,主编提出根据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COPE)的指南重新审查这篇论文,以确保其学术诚信。重审结果表明,这篇论文既无数据造假,也无抄袭,是一篇“干净”的论文。

2021年1月,爱思唯尔告知菲利普斯,杂志将出于“法律原因”(for legal reasons)撤回论文。然而,此后,撤稿声明公布的原因竟然变成了“文章的科研方法、数据分析及解读存在不足”,声明还宣布这篇文章“不靠谱”。

图5. 撤稿声明称《临床和实验肝病学杂志》(JCEH)和印度全国肝脏研究协会(INASL)均不支持这篇文章的内容和结论[1]

2021年6月,菲利普斯宣称这份撤稿声明构成了严重诽谤(“highly defamatory”),“违背职业道德和自然正义”,警告将起诉出版商和杂志社,索要高达135万美元的赔偿。爱思唯尔旋即再次修改声明,变回了“因法律原因移除论文”,PubMed上再也看不到这篇文章了。

不过,这事儿还没完——菲利普斯已向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提起仲裁,指责印度全国肝脏研究协会(INASL)主席操控杂志主编在未获编委会完全同意的情况下撤稿,违背了委员会的指导方针。菲利普斯要求出版伦理委员会出面,恢复2018年的这篇论文,否则,他们可能会采取法律措施。

6

一般来说,一篇论文的撤回通常发生在数年之后,但有一篇“短命”的论文刚满月就挂了。2021年11月中旬,纽约大学阿布达比分校的一个课题组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杂志上发表论文,称“女性科学家在男性导师的指导下表现更佳”,文章甫一上线便受到强烈谴责,《自然·通讯》杂志不得不在一片铺天盖地的批评中选择撤回稿件。

一名统计学家在推特上评论道:“此论文没怎么告诉我们性别影响导师指导质量的信息,但它显然告诉了我们,统计学界需要再多花点心思,教会科学家们什么是相关,什么是因果,什么是因素混杂。”

文章作者对杂志的撤回决定表示认可,并称“文章在个体层面造成了痛苦,还引发了科研工作者群体强烈反应”,他们对此“深表遗憾”。

7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医学与公共卫生学院的首席副教授皮埃尔·科里(Pierre Kory),最近被推上了伊维菌素(ivermectin)之争的风口浪尖。

2020年5月,科里向美国参议院作证,MATH+疗法与其他疗法相比,能将COVID-19的致死风险降低75%。MATH+是一项使用甲泼尼龙、维生素C、维生素B1及肝素等药物共同干预的重症监护方案。

2020年12月,科里将关于MATH+的研究结果发表在《重症监护医学杂志》(Journal of Intensive Care Medicine)上,但在方案中加入了颇具争议的药物——伊维菌素,惹得领域内其他专家纷纷质疑MATH+疗法的有效性是不是被夸大了。在质疑声中,今年11月,杂志撤回了科里的论文,撤稿原因是“数据不准确”。

另外,今年3月,科里的一篇有关伊维菌素的论文曾从《药理学前沿》(Frontiers in Pharmacology)上被撤稿。

8

2020年末,《欧洲监测》(Eurosurveillance)杂志宣布,为回应一份国际“请愿书”,他们将仔细调查当年1月份发表的一篇关于实时RT-PCR(实时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技术能有效检测新冠病毒SARS-CoV-2(当时还叫2019-nCoV)的论文。论文于1月21日接收,1月22日录用,速度之快实属罕见。到2020年12月初,引用次数已超过800次。

这篇文章的通讯作者克里斯蒂安·德斯顿(Christian Drosten)是柏林夏利特大学医院的著名病毒学家。正如美国的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和中国的张文宏医生一般,在德国新冠疫情初期,德斯顿在抗击病毒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也因此成为了保守派集中攻击的靶点。保守派们认为,RT-PCR检测不足以检出病毒,因此阳性结果毫无意义,更不应用于指导公共政策——尤其是提出像封闭管理[lockdown]这类阻碍经济发展的措施。

2020年11月27日,来自欧美和亚洲的22名独立研究人员向《欧洲监测》杂志提交了他们对德斯顿文章的评审结果,称这篇论文“科学方法存在缺陷”(列举了十处),请求杂志刊登他们的评审结果,并撤回德斯顿的论文。这篇评审随后刊登在一个名为“全球研究”的网站上(globalresearch.ca)。[2]

《欧洲监测》杂志的通告助长了病毒检测反对者的气焰。然而,两个月以后,也就是2021年2月4日,杂志编辑发表声明回应,称这篇论文会被保留,更准确地说,是“未达到撤稿标准”。

图7. 请愿书的第二作者Bobby Rajesh Malhotra狂发124条推特,揭露德斯顿的“恶劣阴谋”。丨来源:twitter.com

9

伊维菌素(ivermectin)是有机化学家大村智和生化学家威廉·坎贝尔从阿维菌素中提纯出来的一种能有效抗多种寄生虫的治疗药物。两位发明者因此共享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一半。

2020年4月,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研究团队在《抗病毒研究》(Antiviral Research)杂志上发文[3],称伊维菌素可在48小时内抑制新冠病毒在细胞上生长。这一结论后来被网络传言断章取义为“伊维菌素可以杀死新冠病毒”。从此, “伊维菌素能有效治疗COVID-19”的说法广泛流传开了。虽然没有什么证据,可是伊维菌素的拥护者们都对此深信不疑。

2021年5月,一项令伊维菌素粉丝们沸腾的研究横空出世,发表在《病毒》(Viruses)杂志上。这项随机对照试验声称,单剂量(根据体重计算)的伊维菌素足以“减少患者症状、降低病毒载量和减少患者住院率”。一切都看上去很完美——只不过这些数据并不真实。

10月6日,BBC新闻报道该研究“复制粘贴了11例患者的详细信息,表明试验中许多所谓的‘患者’并非真实存在”[4]。10月26日,《病毒》杂志撤回了这篇论文。[5]对此,论文作者、黎巴嫩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阿里·萨马哈(Ali Samaha)承认他们混淆了部分数据文件,但坚称“对正确数据重新进行的分析显示原始结论依然有效”。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项研究此前还被纳入了一项关于伊维菌素治疗COVID-19的优势的Meta分析[6]当中,这一分析结果到现在还“坚挺”着,它的靠谱程度可想而知。

10

最后迎来的是我们心中的“年度最劲爆”。

在读者指出部分论文完全是胡说八道之后,截止2021年11月4日,沙特地质学会官方杂志《阿拉伯地球科学》(Arabian Journal of Geosciences)被迫因“特殊原因”撤回了44篇文章。

机智的读者朋友们是如何发现其中蹊跷的呢?据称,此类论文的标题读起来像一群研究生醉酒后玩的疯狂填词游戏:“以神经网络为基础的城市降雨量趋势估计与青春期焦虑管理(Neural network–based urban rainfall trend estimation and adolescent anxiety management)”(九江学院)、“根据嵌入式系统预测山区地震活动分布与篮球运动的体能测评(Distribution of earthquake activity in mountain area based on embedded system and physical fitness detection of basketball)”(暨南大学)……这些论文大多逻辑混乱、牵强附会、拼凑不同领域的术语表述,文章到底是怎么会被接受的,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令人遗憾的是,这44篇文章大多牵涉到中国的科研工作者,有些甚至来自985高校。该杂志的一名客座编辑一度声称,出现这些莫名其妙的文章,是由于电邮遭到了黑客攻击(这个理由大家似乎已经不陌生了)。事实上,这44篇文章揭露的仅仅是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出版公司的冰山一角。该公司出版的220篇论文,以及爱思唯尔出版的约400篇文章,都存在类似的问题。

图8.遭遇集体撤稿的44篇文章。丨来源:刷新记录!Springer Nature旗下杂志一次性给 400 多篇由中学者参与的文章发表了关注,现已撤稿44篇(附名单列表)

 

参考文献

[1] https://www.jcehepatology.com/article/S0973-6883(18)30654-6/pdf

[2] globalresearch.ca/external-peer-review-rt-pcr-test-detect-sars-cov-2-reveals-10-major-scientific-flaws-molecular-methodological-level-consequences-false-positive-results/5730889

[3]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66354220302011

[4] https://www.bbc.com/news/health-58170809

[5] https://www.mdpi.com/1999-4915/13/11/2154

[6] https://journals.lww.com/americantherapeutics/fulltext/2021/08000/ivermectin_for_prevention_and_treatment_of.7.aspx

 

本文经授权编译自TheScientist电子杂志(www.the-scientist.com),原标题为“The Top Retractions of 2021”。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查阅。文章图片及拓展内容为译者所增添。

 

话题:



0

推荐

返朴

返朴

1835篇文章 1次访问 5小时前更新

溯源守拙·问学求新。返朴,致力好科普。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