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政府、商家、医界三方互怼十五年:电子烟到底有毒没毒?

政府、商家、医界三方互怼十五年:电子烟到底有毒没毒?

现代戒烟之父、英国精神病专家Michael Russell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人们为了尼古丁抽烟,结果却死于焦油。”电子烟不含焦油,但其烟液被加热元件蒸发再快速冷却形成的气雾,却也包含着各种长短期毒性尚不明确的物质。已有案例显示,电子烟气雾可造成青少年的严重肺损伤。
 
医学界对电子烟推行的审慎态度,不仅来自其辅助戒烟效果并不乐观的临床数据,更是因为对电子烟的风险衡量还缺乏足够的证据。贸然给电子烟站台,有可能留下深远的恶劣影响。
 
撰文 | 菜菜
 
真理越辩越明。电子烟自2003年诞生以来,围绕着它的层层争议在各路人马的互怼、乱战中,三个关键词也越来越清晰了:
 
戒烟·安全性·青少年
 
“戒烟”相关的争议在上一篇《政府机构推荐,医学试验打脸:电子烟到底能不能帮助戒烟》中已梳理了一遍。虽然戒烟效果不佳,但有人会说,不管怎么样,电子烟总比香烟好吧?电子烟公司更是不遗余力的宣传造势,为电子烟塑造“无毒无害”(虽然有尼古丁)的无辜形象。
 
但,真的是这样吗?几千页的论文资料不是白读的,这篇我接着回答下面的问题:
 
Q4:电子烟有哪些争议?
Q5:电子烟会影响健康吗?
Q6:电子烟为什么会在旧金山被禁?
 
电子烟有哪些争议?
 
2016年2月,《柳叶刀·呼吸医学》发表了一篇综述兼整合分析文章,收集分析了20个关于电子烟的研究[1]。
这些研究分别来自欧洲、北美和新西兰,共涉及41110名烟民,有15个研究都是对比使用电子烟的实验组和未使用电子烟的对照组的戒烟成功率,在其中的13个研究里,电子烟实验组戒烟成功率低于对照组(什么?!),有6个还达到了统计显著。作者又从另外5个研究里拆分出来一批数据,和这15个研究攒到一起,统一分析,结果发现从整体上看,使用电子烟的人,戒烟成功的概率,比没用电子烟的对照组低28%,也就是说,电子烟反而让戒烟更难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朋友,你这是要搞事情啊?
 
同期杂志特别配发了评论文章,坦言该分析结果是“挑战性的”(provocative),不但直接冲击到电子烟制造商的营销策略,也挑战了许多相信电子烟有助戒烟的科学家和电子烟提倡者的观点[2]。
 
可想而知,这样一篇文章立刻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有人表示英国的政策制定者应该先认真考量一下这篇论文的结论,而不要急于向民众推荐电子烟[3];有人高声反对,认为这个分析有很大缺陷、结论不足采信[4, 5];然后作者又回应说自己是如何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做到有理有据的,并提到瑞士的一项独立新研究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6]。
 
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实力示范了持不同观点的科学家之间是怎样互相diss并Keep real的。
 
电子烟这样一种出现不久、业已流行的新产品,以及它背后的巨大利益相关,注定了它必定身处争议的旋涡,而类似的互怼,当然也不会仅限于科学家之间。
 
2016年4月,在传统烟草业已经大举进入电子烟市场的背景下,英国皇家医师学院(The 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以下简称RCP)发表报告,质疑了烟草公司投资电子烟的用意:已知第一代电子烟并不能高效地提供尼古丁,而烟草公司重点投资的正是这些第一代产品——烟草公司是否刻意为之,从而促使电子烟替代传统香烟失败、尼古丁成瘾的烟民重新回归传统烟草、把电子烟对烟草销售影响降到最低?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资本,有资本的地方就有暗潮汹涌,太阳底下还真是没有什么新鲜事呢。
 
而RCP的这份怼资本家的报告本身也被怼了,质疑者认为这份报告将电子烟评估为一种低风险产品,是不计后果不负责任的(a reckless and irresponsible suggestion)[7]。
 
于是2016年11月,《柳叶刀·呼吸医学》又发了一篇评论文章《电子烟:争议中的争议》(E-cigarettes: controversies within the controversy)[8]。
 
时间时间悄悄过去留下小争议,你们猜,到了2018年,关于电子烟,有没有多一点证据、少一点吵吵呢?
 
《柳叶刀·呼吸医学》在2018年1月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这次的标题是:E-cigarettes: further flavours of controversies within the controversy(《电子烟:争议中的争议之进阶版》)[14]。
 
从标题就能感觉到,敢情从2016到2018的这段时间,争论并未平息,大家反而吵得更激烈了……
 
比如说,在英国皇家医师学会表示了支持电子烟替代传统烟草以后,英国国家卫生与临床优化研究所就随后在一份临床指南草稿中强调,目前尚无足够证据支持电子烟无害的观点,希望医生采取谨慎的态度[9]。
 
2017年10月,英国议会科学技术委员会主席Norman Lamb表示:目前针对电子烟的研究还有很大缺陷,不足以指导监管和销售[9]。
 
同时,英国下议院科学技术委员会(UK's House of Common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mmittee)开始了一项关于电子烟的调查,以2017年12月8日为截止日期,公开征集关于电子烟在健康、监管以及财务等方面的意见和材料。到了2018年8月17日,这个委员会发布了一份66页的关于电子烟的报告,认为电子烟危害性比普通香烟低,为英国社会提供了一个显著降低吸烟率的机会。
https://publications.parliament.uk/pa/cm201719/cmselect/cmsctech/505/505.pdf 全文可下载
 
这份报告也同时承认,使用电子烟存在不确定性。特别是由于电子烟历史较短,现在还无法判断长期使用对健康的影响。
 
该报告认为,在衡量电子烟风险时,必须考虑到如果烟民继续抽传统香烟,危害性超过使用电子烟,因此如果吸烟者不能彻底戒烟,应该鼓励他们使用电子烟作为危害性较小的传统香烟替代品。
 
这份报告的出街,算是往围绕着电子烟的火热争论上又浇了一盆油。
 
一周后,《柳叶刀》杂志就该报告发表了一篇评论,标题可谓是一目了然,直接了当:E-cigarettes—is the UK throwing caution to the wind? [10]——柳叶刀气哼哼,直怼英国有关部门过于放飞自我、脑子进水……
吃瓜群众大致翻译一下柳叶刀的这篇短评:
 
电子烟对公共卫生的影响,一直是个高度两极分化的争论,争论双方所持有的证据大部分都不怎么可靠,而支持双方观点的人热情又都很高……因此,英国下议院科学和技术委员会发表的这份电子烟报告,内容基本上都是来自专家和相关组织的积极证词,就很令人惊讶了。如果说围绕着电子烟的争议通常会围绕着“预防”和“减少危害”两个议题,那么这份报告显然是为有关“减少危害”的争论火上浇油了。
 
与包括英国公共卫生部、英国皇家医师学院在内的一些英国专业机构近来对电子烟的意见相似,这份报告也得出了电子烟的危害性远低于传统烟草的结论。虽然尚没有完整的证据支持,该委员会建议传统烟民转而使用电子烟,且电子烟有可能获得医疗许可、并通过处方获得。不仅如此,该建议还请求放宽对电子烟的监管并许可更高尼古丁含量的补充烟液,重新考虑电子烟相关税收和在公共场所使用电子烟的规则,以及在精神卫生机构全面开放电子烟。最令人担忧的是,该委员会建议在英国退欧后重新考虑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途径,以便于电子烟型的非燃烧性烟草产品以及鼻烟型烟草产品更轻松地进入市场。他们甚至进一步提议放松对电子烟广告的监管,认为不必担心电子烟类产品会为青少年打开通向烟草世界的大门——因为这种状况现在还没有发生。(翻译到这里就忍不住“卧槽!”一下,在有关青少年的方面,这个委员会的心也真是够宽啊!有点不可思议……也难怪柳叶刀会气哼哼的呢。在2019年,就有实锤证明这种情况会发生、已经发生、正在发生了。这个我们放到后面再仔细说。)
 
尽管当前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人们有理由相信电子烟在戒烟中能够扮演比传统烟草危害更小的替代品。但是,传统烟草业已经在电子烟这门大生意中占有了相当大的份额。下议院科学和技术委员会把“缺乏证明有害的证据”和“无害”混为一谈,是非常不成熟的。而这份报告中的其它一些更极端的建议,更是缺少有力证据的支持,在当前这个阶段,提出这样的建议是错误的,令人失望。
 
电子烟会影响健康吗?
 
电子烟,作为一种可能被长期使用的传统香烟替代品,安全性的确是不能忽视的重要衡量因素:电子烟与香烟相比,究竟是两害相较取其轻,还是前门驱了虎、后门来了狼?
 
从英美国家队的那两份加起来1017页的文档看,电子烟应该是比传统香烟安全,可是,电子烟究竟有多安全?英国公共卫生部的报告很大程度建立在问卷调查的基础上,仅有一套图表显示了某些生物标志物的降低(英国公共卫生部243页报告第171页,Fig36),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研究院的书里也没有足够的实锤。相反,两份文档倒是都强调了电子烟并不是无害的、目前数据尚不充分、需要更多的研究(“More research is needed”)。
 
缺少实锤,这一点倒也不奇怪,因为实锤是需要时间来锻造的。
 
以传统香烟为例,香烟是在1850年前后进入欧美市场的,在1950年左右已经有医学文献把吸烟与肺癌联系起来,而大部分民众直到1970年前后才开始正视吸烟对健康的危害。如今在pubmed上有两万多篇关于“lung cancer smoking”的论文,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以下简称CDC)把吸烟列为肺癌的头号风险因子,认为美国80~90%的肺癌病例都和吸烟有关。
 
而电子烟作为未满二十年的新生事物,与肺癌有关的长期安全性数据,目前从缺。
 
在这种情况下,要比较电子烟和传统香烟的危害性/安全性,还是得从电子烟的结构开始分析。
 
很多电子烟研究数据都来自第二代电子烟。根据2016年10月的NEJM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综述The Health Effects of Electronic Cigarettes(《电子烟对健康的影响》),典型的第二代电子烟包括一个电池、一个装液体的容器和一个带加热元件的汽化室,是一种通过电子元件加热烟液来产生气雾的设备[11]。
典型的二代电子烟结构
 
电子烟的烟液,通常由甘油、丙二醇、调味剂和尼古丁组成(也有号称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液,另论),使用者通过烟嘴直接吸入产生的气雾,能使血清中的尼古丁含量在五分钟内达到峰值。
 
有数据显示,吸13口来自含18mg/ml尼古丁烟液的气雾,能摄入差不多0.5mg尼古丁,与抽传统香烟相当,而且使用电子烟有与传统香烟类似的吞云吐雾感,大概是尼古丁替代品里与传统香烟最接近的一种了吧?
 
在传统香烟中,主要成瘾物质是尼古丁,而最有毒害的物质却不是尼古丁,而是烟草燃烧所产生的致癌物、一氧化碳以及上千种其它毒素。
 
现代戒烟之父、英国精神病专家Michael Russell在1976年的一篇BMJ(《英国医学期刊》)文章里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People smoke for nicotine but they die from the tar.”[12](“人们是为了尼古丁抽烟,结果却死于焦油。”)这位Russell老先生是最早发现尼古丁是烟草里主要成瘾成分的人之一,认为用毒性较小的尼古丁来源可以有效降低吸烟对健康的危害。他的理论至今仍然影响着英国卫生组织和官方推行电子烟作为戒烟用的长期尼古丁替代品的政策。
 
电子烟的烟液被加热元件蒸发再快速冷却形成气雾的过程,与传统烟草的燃烧过程有很大的差别,因此,电子烟气雾和传统香烟烟雾的成分也有很大的不同(modified from[11]):
 
注:汉语翻译系作者添加
 
在比较电子烟气雾与传统香烟烟雾的成分差别时,目前的许多文献,包括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研究院的那本774页的综述,引用的数据都指向了2014年Tobacco Control (《控烟》)杂志上的一篇论文[13]。
在这篇作为数据源头、被纷纷转载的论文里,科学家们通过吸烟机器人Palaczbot获取了来自12种电子烟的气雾并分析成分,然后与2003年一项传统香烟烟雾成分的研究结果比较,发现电子烟的气雾里含有的一些有毒成分比传统香烟烟雾低,差距分别在9~450倍,因此,从被分析的这六种成分上看,电子烟的毒害性,都比传统烟草要低很多。
 
 
另外,在2017年英国一个团队发表的一项研究中,五组受试者分别使用了传统香烟、传统香烟+尼古丁替代品、传统香烟+电子烟、尼古丁替代品、电子烟,半年后分析比较尿液中的毒物代谢物,发现这些代谢物水平在电子烟使用组中是最低的[14]。
 
注:汉语翻译系作者添加
 
那么电子烟是不是就安全呢?
 
上面的两张图已经告诉我们了,电子烟并不是无毒无害的。
 
不久前,在美国心脏病学会2019年年会上,CDC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结果:电子烟用户患心脏病、冠状动脉疾病和抑郁症的可能性,虽然比抽传统香烟的人要低,但是,与既不抽烟也不使用电子烟的人相比,还是要高得多。
来源: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9/03/190307103111.htm
 
这应该是迄今最大规模的针对电子烟和心血管疾病之间关联性的研究了。CDC在2014、2016和2017年进行了调查,分析了来自96467名美国人的数据后发现,与既不抽烟也不使用电子烟的人相比,电子烟用户心脏病发作的可能性要高出56%、中风的可能性高出30%、冠心病的可能性高出10%、发生包括血栓在内的血液循环问题的可能性高出44%、得抑郁症或者焦虑症的可能性更是高达200%。
 
这项研究中,电子烟用户的平均年龄是33岁,而非电子烟用户的平均年龄则是40.4岁。在调整了其它与心血管疾病有关的风险因素变量(比如年龄、体重、胆固醇、血压和抽烟)以后,比起既不抽烟也不使用电子烟的人,电子烟用户心脏病发作的可能性还是要高出34%、冠心病风险高出34%、抑郁症或者焦虑症的风险高出55%。
 
这些数据对于此前认为电子烟对健康无害、打算长期使用的人来说,无疑是敲响了警钟。
 
至于抽传统香烟的人,与不抽烟的人相比,发生心脏病、冠心病和中风的几率分别要高出165%、95%和78%,在高血压、糖尿病、循环系统疾病、抑郁症/焦虑症方面,也都有明显的增加。
 
因此,电子烟的安全性和具体的使用方式有很大的关系:究竟是把电子烟作为戒烟辅助的短期使用、还是作为传统香烟替代品的长期使用?
 
如果是短期的戒烟辅助,电子烟很可能是“两害相较取其轻”里轻的那一个。
 
如果是长期使用,即使是较小的健康风险也是必须重视的。
 
就在两周前,美国威斯康辛州有八名青少年因为使用电子烟造成的肺部严重受损而不得不入院接受治疗。差不多同一时间,两名美国青少年在一次国会听证会上称,某电子烟公司的销售代表不止一次地在闭门会议上对这些学生们宣传电子烟绝对安全无害,这样的宣传,让那些已经开始使用电子烟的学生们感到释然,可以放心大胆地继续了——但是!电子烟绝对不是“绝对安全”的啊!!
 
(新闻来源:FOX,NEW YORK DAILY NEWS)
 
就在这次听证会之后不久,2019年8月2日,美国威斯康辛州卫生部发表了一份公开报告:该州近期有多名青少年由于使用电子烟而患上了严重的肺部疾病,其中11例已经确诊,另有7例正在调查中。
来源:https://www.dhs.wisconsin.gov/news/releases/080219.htm
 
这些患者们,是在使用电子烟之后的数周或数月内出现了严重的呼吸困难、疲劳、胸痛、咳嗽、消瘦等症状,不得不住院治疗,其中有些人甚至需要进行气管插管。这些病人在经过类固醇治疗后症状有所好转,但是之后会有怎样的后遗症,还得要长期观察。
 
无独有偶,美国中毒控制中心协会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Poison Control Center, AAPCC) 在今年1到7月已经接到了2439例与电子烟有关的中毒事件报告。
 
目前已知的这些病例,都是使用电子烟之后短期内出现的症状,已经足以告诉我们,电子烟不是无毒无害的。
 
那,要是成年累月地使用电子烟呢?
 
虽然电子烟烟液里的甘油、丙二醇和调味剂这些成分,多数是口服安全的食品添加剂,但是长期吸入这些物质产生的气雾,会对健康产生怎样的影响,目前只有很少数的动物实验数据,还没有临床数据可供参考。
 
RCP的专家认为,即使不含尼古丁,电子烟也不太可能无害,长期使用很可能产生包括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和肺癌等后遗症,也可能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等与吸烟有关的慢性病的风险[15]。
 
——电子烟中的电压过高时,气雾成分可能会发生大幅度的变化、降低安全性。
 
——典型的第二代电子烟产生的气雾中含有大约0.4mg/m3的甲醛。
 
——有些特定品牌的烟液气雾化后会含有乙二醇这一有毒成分。
 
——丙烯醛与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有很强的关联。
 
——调味剂中常常含有刺激性的醛类成分,具有一定的风险;有时会含有二乙酰、乙酰和丙酰等成分,吸入多了会有呼吸系统疾病的风险,比如用作调味剂的二乙酰会提高闭塞性细支气管炎的风险。
 
——用烟草提取物调味的烟液,产生的气雾中就可能含有低浓度的亚硝胺,硝酸盐和苯酚。
 
比传统香烟和尼古丁贴布等替代品更复杂的是,不断发展的电子烟技术和新产品,也不断对电子烟的安全性提出了挑战。
 
近年来,电子烟新产品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层出不穷,在2014年已经有466个品牌和7764种不同的风味[16],现在说不定更多了吧?
 
前文引用的毒物及代谢物的研究中,使用的都是没有经过花哨调味的电子烟。如今市场上,这七千多种电子烟的风味中用到的五花八门的调味剂,对使用者健康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在当前这个阶段,几乎是不可预料的。
 
电子烟为什么会在旧金山被禁?
 
电子烟百花齐放的各种风味,给好奇心旺盛的青少年们带来的诱惑是可想而知的。
 
以美国最近流行的Juul电子烟为例,这种电子烟设计美观轻便,看起来就像U盘一样,耗电少,含高浓度尼古丁,口味丰富,且没有传统烟草那样刺鼻呛人的味道,在青少年中迅速地流行起来,而这些未成年使用者大部分甚至都不知道其中含有尼古丁……
在美国,2010年有1.8%的未成年人曾经使用过电子烟,这一比例在2013年迅速上升为13.0%, 2015年则进一步增加到16%。在北卡罗来纳进行的一项对四千多名本科生的调查显示,这些青年人并不是为了戒烟而使用电子烟,很多人根本就没有传统香烟的吸烟史。相反的,有研究显示,使用过电子烟的青少年更有可能开始吸烟[16]。
 
不论是电子烟中的尼古丁、乱七八糟的调味剂,还是电子烟促使青少年开始吸烟的门户效应(gateway effect),都不能不令人担忧。2016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将电子烟分类为烟草产品,并禁止向18岁以下的人销售[17]。这一年龄限制从2016年6月开始实施,同一年,美国未成年人使用电子烟的比例从2015年的16%下降到11%[14]。
 
即便如此,美国青少年电子烟用户数量依然增加迅猛,已经从2017年的150万增加到2018年的360万,有超过五分之一的美国高中生在使用电子烟。
 
(数据来源:https://www.cdc.gov/mmwr/volumes/67/wr/mm6745a5.htm )
 
调查还显示,接近70%的青少年电子烟用户会使用各种风味的电子烟产品(想想那七千种不同的电子烟风味……),50%的青少年电子烟用户会使用薄荷及薄荷醇味的电子烟。
 
由于从使用电子烟开始接触烟草产品的青少年,更有可能转向使用传统烟草,为了遏制青少年电子烟用户的增长势头,FDA宣布将禁止零售店销售那些迎合青少年猎奇心理的各种风味电子烟,除了传统烟草味、薄荷味及薄荷醇味以外的风味,将只能在必须经过年龄审查的烟草专营店或网站销售。如果薄荷味及薄荷醇味电子烟的青少年用户持续增长,未来也不排除同样被禁。
 
相应地,占有美国电子烟市场75%份额的Juul公司宣布,除了即将停止在零售店销售各种风味产品以外,也会关闭在美国的FB和Instagram帐户,算是为避免青少年和非吸烟者对他们产品感兴趣做出一点努力吧。
 
相比美国官方对青少年使用电子烟的保守态度,英国下议院科学和技术委员会在2018年8月公开发表的电子烟报告中,宣称在英国尚未观察到电子烟给青少年带来的门户作用、因此不必担心这种情况的发生、应该相应地进一步放松对电子烟广告的监管。这就真的让人不知说什么好……也难怪柳叶刀会挽起袖子怒怼这份报告呢[10]。
 
英美两个国家对电子烟在青少年问题上的不同态度,也折射出当下公共卫生界对电子烟的各种矛盾看法。
 
有人认为不应该宣传电子烟有害,因为会吓跑本来想放弃传统香烟改用电子烟的人,鉴于电子烟的毒性很可能比传统香烟低,这样的宣传后果,会害了那些本可以改用电子烟的人。
 
有人则认为不应该把电子烟宣传成无害,因为会误导民众,尤其是青少年,门户效应会害了更多的人。
 
事实上,在美国,电子烟已经带来了相当麻烦的青少年问题。
 
2018年12月底披露的新数据显示,尽管FDA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大监管力度,电子烟的还是继续在美国青少年中保持流行,并使得美国青少年尼古丁用户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增长,在过去的一年里翻了一番,是迄今44年的监测期间从未有过的巨大涨幅[18]。
 
此前有人预测,电子烟在美国青少年中的流行、以及各种薄荷、香草、蓝莓等成百上千种不同风味,会在不知不觉中将部分青少年推上尼古丁成瘾的道路:由各种新奇好玩的风味入门,等到尼古丁成瘾以后就会减少对各种风味的兴趣,专注于尼古丁烟液。
 
——这一点,现在已经被统计数据侧面印证了:尼古丁烟液使用激增,那些五花八门的风味电子烟的使用率增长却比较缓慢。
 
而此前已经有研究发现,有一部分通过电子烟获取尼古丁的用户,之后会转向从传统烟草中寻求尼古丁。
 
也就是说,在传统烟草不再那么时髦的今天,很多青少年,本来很可能是不会吸烟的,现在却经由电子烟入门了。
 
调查显示,很多青少年在出于好奇、潮流、从众等等原因开始使用电子烟的时候,甚至并没有意识到电子烟烟液中含有尼古丁,而且含量还不低!
电子烟本来是成年人发明出来试图帮助戒烟的产品,现在却成了把更多青少年拽入尼古丁泥潭、推向香烟的帮凶……这是很令人难过的。
 
现在,美国已经有20%的高年级高中生在使用含尼古丁的电子烟。对电子烟上瘾的青少年们欲罢不能。波士顿儿童医院治疗青少年成瘾的专家Sharon Levy医生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电子烟上瘾的孩子)就像一个已经停用海洛因、但是还在不断用空针头给自己注射的瘾君子一样。”
而家长和医生们则对此束手无策。
 
他们发现,很多青少年不知道或者不承认自己上瘾。由于电子烟比传统香烟更隐蔽,家长和医生常常难以发现和控制上瘾少年们持续使用电子烟。
 
尼古丁是烟草中的主要成瘾物质,成瘾性很强,强到跟可卡因差不多的程度,远超大麻和摇头丸,上瘾了以后,很难戒。由于电子烟不像传统香烟那样容易估计尼古丁含量,通过电子烟产生的尼古丁成瘾,反而比传统香烟成瘾更难戒除。
 
还有,比成年人更麻烦的是,青少年的大脑仍在发育阶段,在这一时期尼古丁上瘾,会造成一些永久性的损害。而针对成人的尼古丁戒除方案,也因此并不适用于青少年。
 
简而言之,电子烟带来的美国青少年尼古丁成瘾问题日益严重,而眼下并没有适用于青少年尼古丁成瘾的有效治疗方案。
 
为此,美国卫生局局长Jerome Adams发出呼吁,呼吁家长,政治家和医疗业共同采取行动,来遏制仍在美国青少年中迅猛增长的电子烟使用率,认为应该将电子烟包括在室内禁烟令内,应该禁止以年轻人为目标的电子烟广告营销,应该采取官方措施来限制青少年接触风味烟草产品,把电子烟和传统香烟一样对待,并向电子烟使用者告知有关风险。
 
(倡议书:https://e-cigarettes.surgeongeneral.gov/documents/surgeon-generals-advisory-on-e-cigarette-use-among-youth-2018.pdf 全文可下载)
 
也正是因此,2019年6月19日,旧金山通过了一项在当地限制销售电子烟的立法,禁止销售未经FDA批准的、包括电子烟在内的烟草产品。
来源:https://www.sfcityattorney.org/2019/06/18/herrera-statement-on-passing-of-e-cigarette-legislation/
 
由于目前美国市面上的电子烟产品并未经过FDA批准就已经大卖特卖,如今在旧金山市面上的电子烟产品,如果不能在该立法生效前通过FDA审批,就要面临统统禁售的局面了。因此,这项立法,应该算是有条件销售电子烟、而不是简单粗暴的一律禁售——虽然结果可能等于是禁售。
 
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在声明里是这么说的:“如果电子烟确实像电子烟制造/经销商们声称的那样、能给烟民带来某种益处,为什么他们还没有把这些对人有益的产品提交给FDA审查?如果电子烟实际上是对公众健康有益、而非诱使年轻一代人尼古丁成瘾,那么电子烟制造商完全有机会在立法生效之前获得FDA认证、并在旧金山合法销售。”
 
拭目以待。
 
菜菜,科学女青年,哈佛医学院讲师。
 
参考文献
 
1. Katz, M. G. & Russell, K. W. Injury from E-Cigarette Explosion.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80, 2460, doi:10.1056/NEJMicm1813769 (2019).
 
2.Bernstein, S. L. Electronic cigarettes: more light, less heat needed.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4, 85-87, doi:10.1016/s2213-2600(16)00010-2 (2016).
 
3.Ta, Y., Bhowmik, A. & Jose, R. J. E-cigarettes and smoking cessation.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4, e25, doi:10.1016/s2213-2600(16)30021-2 (2016).
 
4.Hajek, P., McRobbie, H. & Bullen, C. E-cigarettes and smoking cessation.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4, e23, doi:10.1016/s2213-2600(16)30024-8 (2016).
 
5.Orellana-Barrios, M. A., Payne, D. & Nugent, K. E-cigarettes and smoking cessation.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4, e24, doi:10.1016/s2213-2600(16)30023-6 (2016).
 
6.Kalkhoran, S. & Glantz, S. A. E-cigarettes and smoking cessation - Authors' reply.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4, e26-27, doi:10.1016/s2213-2600(16)30025-x (2016).
 
7.Combes, R. D. & Balls, M. On the safety of e-cigarettes: "I can resist anything except temptation". Alternatives to laboratory animals : ATLA 43, 417-425, doi:10.1177/026119291504300610 (2015).
 
8.Bareham, D., Ahmadi, K., Elie, M. & Jones, A. W. E-cigarettes: controversies within the controversy.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4, 868-869, doi:10.1016/s2213-2600(16)30312-5 (2016).
 
9.Bareham, D., Ahmadi, K., Elie, M., Jones, A. W. & McKee, M. E-cigarettes: further flavours of controversy within the controversy.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6, 16-17, doi:10.1016/s2213-2600(17)30467-8 (2018).
 
10.The, L. E-cigarettes-is the UK throwing caution to the wind? Lancet (London, England) 392, 614, doi:10.1016/s0140-6736(18)31935-4 (2018).
 
11.Dinakar, C. & O'Connor, G. T. The Health Effects of Electronic Cigarette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75, 1372-1381, doi:10.1056/NEJMra1502466 (2016).
 
12.Russell, M. A. Low-tar medium-nicotine cigarettes: a new approach to safer smoking.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1, 1430-1433, doi:10.1136/bmj.1.6023.1430 (1976).
 
13.Goniewicz, M. L. et al. Levels of selected carcinogens and toxicants in vapour from electronic cigarettes. Tobacco control 23, 133-139, doi:10.1136/tobaccocontrol-2012-050859 (2014).
 
14.Shahab, L. et al. Nicotine, Carcinogen, and Toxin Exposure in Long-Term E-Cigarette and Nicotine Replacement Therapy Users: A Cross-sectional Study.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166, 390-400, doi:10.7326/m16-1107 (2017).
 
15. Britton, J., Arnott, D., McNeill, A. & Hopkinson, N. Nicotine without smoke-putting electronic cigarettes in context. BMJ (Clinical research ed.) 353, i1745, doi:10.1136/bmj.i1745 (2016).
 
16.Barrington-Trimis, J. L. & Leventhal, A. M. Adolescents' Use of "Pod Mod" E-Cigarettes - Urgent Concern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79, 1099-1102, doi:10.1056/NEJMp1805758 (2018).
 
17.Cagney, H. E-cigarettes classified as tobacco products in the USA.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4, 437, doi:10.1016/s2213-2600(16)30114-x (2016).
 
18. Miech, R., Johnston, L., O'Malley, P. M., Bachman, J. G. & Patrick, M. E. Adolescent Vaping and Nicotine Use in 2017-2018 - U.S. National Estimate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80, 192-193, doi:10.1056/NEJMc1814130 (2019).
 
文章发布于2019年8月7日。
 
版权说明:欢迎个人转发,任何形式的媒体或机构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摘编。转载授权请在「返朴」微信公众号内联系后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