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北京、西安出现奥密克戎BA.5,致病性更强吗?如何应对?

北京、西安出现奥密克戎BA.5,致病性更强吗?如何应对?

这一新毒株的出现,使得阻断病毒传播变得更加困难,现有疫苗作用也在下降,防控面临新的考验。

文|彭丹妮

编辑|杜玮

7月6日,陕西西安,一位市民从钟楼前走过。当日0时起,西安全市实行7天临时性管控措施。公众娱乐休闲场所、公共文化活动场所等暂停营业1周。中新社记者 张远 摄7月6日,在北京市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全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专家组成员庞星火通报,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对7月5日通报的感染者1至3的标本进行基因测序,结果显示病毒均属于奥密克戎变异株BA.5.2分支。综合流行病学调查及基因测序结果,此轮疫情与既往为不同传播链,初步考虑本次疫情为输入病例引起的本土聚集性疫情。

7月4日至6日15时,北京市累计报告12例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涉及4个区,其中,延庆区8例,顺义区2例,通州区、昌平区各1例。
而在7月5日这一天,更懂得躲避人体免疫反应的奥密克戎BA.5亚型首度被通报攻破国内重重防线,开始在国内引起本土传播。西安成为内地被BA.5袭击的首座城市。

自7月2日发现病例以来,截至7月5日24时,西安本轮疫情累计报告本土感染者29例,其中确诊病例11例、无症状感染者18例。7月5日,西安市疾控中心通报,病毒基因溯源显示,此次流行的变异株为奥密克戎BA.5.2分支。

“Hello BA.5”,同一天,美国遗传与基因科学专家艾瑞克.托波尔发表了这样一条推特。配图中,美国、英国、希腊、新西兰、法国等多国的新冠感染者人数都在近期明显回升,而奥密克戎的新突变株BA.5正是背后的重要推手。

这一新毒株的出现,使得阻断病毒的传播变得更加困难,而现有疫苗作用也在下降,新冠疫情防控面临新的考验。

西安将于7月6日起实行7天临时性管控措施,包括公共娱乐休闲场所暂停营业、餐厅暂停堂食,公共场所实施扫码、测温、规范佩戴口罩、通风消毒等措施。7月5日晚,“西安发布”发文称,这不是“封城”,只是部分公共场所实施临时性管控。

 

BA.5逐步成为全球主流毒株,外防输入压力增大

BA.5来到中国并不奇怪,因为在全球,它已经逐渐成为主流毒株。

6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最新的全球新冠疫情周报中表示,6月20日~6月26日,全球新增新冠病例410万例,增长率与前一周相比提高18%,达到4月以来的最高点。其中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新亚变体BA.4和BA.5,或是疫情加剧的主要原因。
奥密克戎BA.5序列于今年3月15日首次上传至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该序列来自于2月25日在南非采集的一名患者的鼻咽拭子。BA.4和BA.5在5月成为南非主要新冠病毒变体。

BA.5离我们并不远。在6月28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所研究员王文玲介绍,今年2月份以来,中国流行的主要病毒株是奥密克戎BA.2亚分支系列。5月,国内从输入病例中首次检出BA.4和BA.5。近期,境外输入病例中发现的BA.4和BA.5感染者数量呈逐步增加迹象。

5月底,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英文周报介绍,中国已发现首例由境外输入的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BA.5感染者。周报显示,该病例于4月25日从乌干达出发,经阿姆斯特丹、韩国首尔转机,落地上海确诊,5月12日出院。基因组测序结果显示,这名患者感染了BA.5变异株。

“从现有的初步研究结果来看,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BA.4和BA.5的传播力和免疫逃逸能力略有增强,防控难度将有所增加,我国外防输入压力增大。”新闻发布会上,王文玲表示。

BA.4和BA.5常常放在一起研究和关注,因为突变位点相同,可以将它们的关系看作一对非常接近的“双胞胎”,不过,BA.5比它的兄弟BA.4传播得还要更快一些。

在很多国家,BA.4/5已经以更强的优势,战胜了它的前辈们。在以色列,卫生部总干事纳赫曼·阿什6月19日表示,新的一轮感染浪潮可能已经来了。随着奥密克戎变异株BA.5在以色列占比达到七成,以色列的日新增病例数再次突破1万例。而在5月下旬,以色列的日新增一度降至2000例以内。

作为应对,在新一波疫情的早期阶段,以色列卫生部不打算像之前那样对大型集会施加广泛限制,不过已经考虑在封闭的公共空间里重新实施佩戴口罩的规定;并且应该考虑包括为老年人和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提供第五针疫苗的可能性。

美国的新冠病例数从4月份开始病例数再次增高,再次成为全球新增病例最多的国家。最近两周,美国单日新增病例增高12%,每天有11多万人感染;住院人数增高10%,每日COVID-19病死人数较前增加了23%。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网站的最新数据,截至7月2日星期日这一周,美国有超过70%的新增确诊为BA.4和BA.5感染,其中BA.5占比是53.6%。一周前,BA.4和BA.5感染占新增确诊的55.3%。

与此同时,BA2.12.1从上一周起不再是美国的主要流行株,在新增确诊的占比已经低于BA.5,从一周前的39.2%降至27.2%;BA.2感染在新增确诊中的占比下降到2.8%,低于一周前的5.7%。

中国澳门地区正在经历的一轮较大规模新冠疫情就是由BA.5引起的。连续200多天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的澳门,目前已经组织多轮全民核酸检测。澳门感染应变协调中心7月5日通报,6月19日起,澳门已累计报告941例确诊病例。

在中国台湾地区,因疫情趋缓,近日将入境隔离天数由7+7缩减为3+4。台湾疫情防控部门表示并不会在短期内取消入境核酸检测和隔离要求,原因之一,正是BA.5的威胁。当地疫情防控部门针对6月9日至6月26日的182名境外输入病例进行病毒基因定序,发现BA.5毒株已占约52%。

西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马超锋7月5日介绍,本次疫情的主要发生地是陕西省最大的再生资源交易市场,涉及面广,人员构成复杂;已发现的病例多为废品回收人员,此职业人群活动范围大,接触的人员多,多例在管控前活动轨迹涉及多个餐馆、超市、小区、大型交易市场、高速服务区等人员聚集,流行性大的场所。

他说,再加上此次流行的奥密克戎变异株BA.5比今年年初导致国内本土病例激增的BA.2传播速度更快,因而西安市当前疫情形势严峻复杂,不排除后续会出现新的传播链条,引起社区续发传播风险高。

在7月6日北京市的新闻发布会上,庞星火称,截至目前,除昨日通报的1例感染者为社会面筛查人员,其余感染者均为其密切接触者,均为隔离观察人员,传播链条清晰,来源明确,根据现有疫情发展态势,初步认为本次疫情总体可控。 
 

免疫逃避能力到达新高度,致病性会更强吗?

艾瑞克·托波尔形容,奥密克戎变种BA.5是我们所见过的最糟糕的病毒版本。它把免疫逃逸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而且,因为这种变化,它的传播性也得到了加强,远远超过了奥密克戎家族的其他变种。

BA.4/5是奥密克戎的亚型,不过,相比原始奥密克戎,已经出现了很多不同,因为它已经结合了德尔塔的一些特性。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病毒学家刘善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刘善虑介绍,BA.4/5是从BA.2进化而来,本来BA.2已经比奥密克戎原始株更有传播优势,而BA.4/5则在其基础上又更强了一些。

BA.4/5与BA.2在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上只存在6个突变位点的差别,不过,其中一个位点L452R的突变很关键,这一突变出现在德尔塔毒株中。东京大学一位病毒学家Kei Sato分析称,这一突变可能会导致病毒更容易与细胞结合,复制能力更好。

6月17日,《自然》(Nature)发表了北京大学生物医学前沿创新中心、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等机构的论文。研究发现,奥密克戎亚变体BA.2.12.1、BA.4、BA.5呈现出更强的免疫逃逸能力,并且对奥密克戎BA.1感染者康复后血浆出现了显著的中和逃逸现象。

在葡萄牙,BA.5于6月已占所有确诊病例所感染病毒的80%。虽然葡萄牙的疫苗接种率超过85%,且在2021年底到2022年初刚刚经历过奥密克戎BA.1、BA.2的大量感染,葡萄牙仍旧出现了新的一波感染浪潮,新增死亡数也重新回到2022年1月~2月奥密克戎感染高峰时的水平。

关于它的致病性,目前只有零星的实验室研究。日本熊本大学、东京大学等机构研究人员5月底在BioRxiv网站上发表的一份未经同行评议的、预印版研究显示,在动物实验中,相比感染BA.2,感染BA.4和BA.5的仓鼠,在口腔采样拭子和肺部周边的病毒载量要高得多。感染后三到五天,BA.4和BA.5仓鼠肺部周边的病毒载量是BA.2仓鼠的5.7和4.2倍。一些实验室的体外实验已经发现,BA.4/5在传播性、致病性和免疫逃避方面都比最初的奥密克戎增强了。

BA.4/5是否能走肺,是公众关注的焦点。美国遗传与基因科学专家艾瑞克·托波尔在6月28日发表的文章称,多项研究发现:BA.4/5是目前为止对低水平中和抗体反应有最强免疫逃逸能力的变种。他认为,这两种亚种都有较强引发重症的能力,因为它们在肺细胞培养皿中复制传播速度比其他奥密克戎变种快得多。

过去,按照病毒学的规律,病毒为了适应人类宿主,在进化中通常会致病性越来越弱,以便与人类共生,然而,BA.4/5的出现,似乎给了病毒学家们新的启示:这种规律并不是线性的。刘善虑说,病毒在进化过程中有时候是会增强的,这与外界环境、病毒所面临的压力都有关系。

当然,目前还很难得出其致病性更强的结论,比如,在南非,在住院和死亡率方面,BA.5并未掀起什么风浪;而在BA.5导致90%以上新冠感染的葡萄牙,过去6周,其重症和住院率则出现了上升。但这些现象背后很难简单归因。包括世卫组织、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机构在6月下旬的报告中均指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奥密克戎BA.4和BA.5相比从前变种会引起更严重的疾病。

法国卫生部6月15日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与BA.1感染者相比,BA.4/5感染者的一些常见临床症状比如疲劳、咳嗽、发热、头痛等比例均有提高,症状持续时间较BA.1感染的4天有所增长,为7天。与BA.1相比,BA.4/BA.5的住院率没有明显升高。

而该机构也指出,这一波BA.4/5感染者的中位年龄更大,有风险因素的比例更高。不仅是病毒本身的内生毒性,感染者年龄、既往感染史、疫苗接种情况等都会影响到实际临床症状。法国卫生部强调还是应该保护高危人群,加强疫苗接种,并持续进行变异体监测。

刘善虑认为,关于该突变株在真实世界的致病性如何,还要等待进一步的结果,因为人群的大规模数据总是要滞后于病毒学研究几个星期,甚至一两个月,但还是要保持警惕。

 

公卫措施依然有效,需要特异性更强的新冠疫苗

因为其较强的免疫逃避能力,在疫苗保护性方面,实验室研究一致表明,由疫苗接种引发的抗体在阻断BA.4和BA.5方面的效果不如早期奥密克戎毒株。即使是具有混合免疫力的人,即完成疫苗接种也感染过奥密克戎 BA.1的人,其产生的抗体也很难中和BA.4和BA.5。

6月22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了来自哈佛大学Beth Israel Deaconess医学中心的最新研究。研究发现接种了3针辉瑞mRNA疫苗2周之后,受试者的中和抗体滴度对BA.4/5较新冠病毒原始毒株下降了21倍。同样,这一研究也显示,BA.2.12.1 、BA.4和BA.5同样能够逃逸感染BA.1、BA.2所带来的免疫。

6月20日,一项发表于《柳叶刀·传染病学》的中国研究显示,在接种两剂国药灭活疫苗后,针对奥密克戎BA.2.12.1以及BA.4、BA.5等亚型的中和抗体在很大程度上无法检测到,接种加强针后,只能部分检测到中和抗体。

目前,Modera和辉瑞公司也正在研发基于原始毒株和奥密克戎BA.1两种抗原的二价疫苗。辉瑞公司6月25日的新闻稿指出,在对56岁及以上受试者的血清进行的活病毒中和试验中,接种了辉瑞二价新冠疫苗的受试者血清能有效中和BA.4/BA.5,但滴度比BA.1低约3倍。

然而,鉴于BA.4/5的强势流行以及病毒特性,6月末以来,美国FDA连续开会,要求疫苗研发公司的新冠疫苗研发做出调整,需认真考虑疫苗针对BA.4/5的特异性。

不过,刘善虑也指出,BA.4/5实质上并不是巨大的变化,只是在奥密克戎原始株的基础上,诸如免疫逃避能力等一些功能增强了,但是有可能慢慢地,该突变株的这些特性又会变弱。他指出,疫苗接种依然是关键。科学家们一致认为,疫苗和加强针还未完全失效,当前使用疫苗所活化的免疫力,在面对BA.4/5时,依然能够对重症、住院和死亡提供有效保护。北京从7月11日起,进入聚集场所人员须接种疫苗。

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国内接种三针灭活疫苗是基本的。如果后续将针对奥密克戎的二代疫苗作为第四针进行加强,效果自然是会比现有疫苗更好一些。

5月31日,香港大学医学院和国药集团宣布合作展开第二代奥密克戎毒株的疫苗临床试验,研究疫苗作为加强剂在成年人身上的安全性及免疫反应,目标招募1800名已接种两剂或三剂灭活或mRNA新冠疫苗的成年志愿者。据金冬雁了解,上述临床试验应该会在2~3个月后披露比较完整的数据,到时候刚好是秋冬季,这款疫苗有望能派上用场。

BA.4/5很可能会成为接下来国内的流行株,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卫学院教授魏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不过,国内目前动态清零的措施对新的突变株依然有效,因为它并非完全依靠疫苗和药物,所以奥密克戎毒株当前的生物学变化应该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

他认为,常态化的核酸检测,再结合快速流调与公卫管控措施,依然是维持住大城市不出现大暴发的关键。西安这一轮疫情态势与走向,应该也能提供一些经验。

中疾控病毒病所研究员王文玲表示,中疾控将密切关注有关国家BA.4和BA.5的流行趋势,及时跟进全球关于新型变异株的研究进展,及时评估研判,指导各地落实好第九版防控方案的要求,科学精准做好奥密克戎变异株疫情的防控工作。新冠病毒并未停止它的进化,BA.5不是最后一个突变株。病毒监测、疫苗更新、公卫措施的调整,将是长期性的努力。

截至7月2日,各国研究人员共在“GISAID”等国际新冠病毒基因组数据库中发现了85个BA.2.75变种的基因序列。该变种最早出现在6月初来自印度的基因序列中,之后迅速出现在英国、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德国等其他7个国家,有专家表示,“这一新变毒株或更具传染性。”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实习生杜悉对本文亦有贡献。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