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非典型猴痘开始蔓延,会像新冠病毒一样肆虐全球吗?

非典型猴痘开始蔓延,会像新冠病毒一样肆虐全球吗?

开栏语

每天,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医生与医学科研工作者都在做出重要决断。这些决断深刻影响着患者和他们背后的家庭。而这些决断所倚赖的必须是当下最可靠的医学知识、证据和实践。从1836年到现在,威科集团(Wolters Kluwer)一直致力于服务全球医学专业人士。

今天,威科与《返朴》组建专栏,向读者们介绍来自全球医学界和医学顶级专家的最新医学前沿和最佳实践,希望每一位患者都能受益于最好的医学知识和证据,希望每一位医生都能像顶级专家一样行医。

返朴-威科专栏,给你最好的医学知识和证据

 

这次猴痘疫情的暴发则更多席卷了非猴痘流行国家或地区,且已出现明显的人际传播途径,性接触传播也成为重要传播方式,并呈现快速扩散态势,这次非典型的疫情暴发为全球公共卫生系统敲响了警钟,它会像新冠病毒一样肆虐吗?

 

撰文 | 王会芳(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

猴痘病毒是天花及牛痘病毒的近亲,都属于痘病毒科。自20世纪80年代天花被消灭以来,猴痘病毒已成为对公共卫生影响最大的正痘病毒,主要在非洲中西部地区流行。但从2022年5月7日开始,多个非洲以外的国家报道猴痘病例,世界卫生组织(WHO)早在5月21日就表明此次猴痘流行已发生人传人,属于“非典型”现象。

美国CD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15日,美国已有至少1814例疑似或确诊病例,全球共有68个国家报告了12556例确诊病例。[1]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王福生院士团队针对此次疫情,在《传染病与免疫》(Infectious Disease & Immunity)杂志发表了题为《人类非典型猴痘:全球暴发的预警?》(Human Atypical Monkeypox: Early warning for global outbreak?)的综述性论文,简要总结了该疾病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并提出了一定临床管理和预防策略。

 

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

病原

猴痘病毒是一种有包膜的双链DNA病毒,属于痘病毒科脊索病毒亚科正痘病毒属猴痘病毒种。在电镜下,猴痘病毒是比较大的砖形颗粒,大小约为200-250nm[2]
图1 猴痘病毒电镜图[6]丨Avavlable from: https://www.statnews.com/2022/05/17/cdc-expresses-concern-about-possibility-of-undetected-monkeypox-spread-in-u-k/

 

1958年,科学家在从新加坡运往丹麦的猴子身上首次分离鉴定出猴痘病毒。1970年,刚果民主共和国在一名儿童身上发现首例人感染猴痘病例[3]。虽然猴痘病毒最初是在猴子身上发现的,但猴子并不是主要的携带者,非洲啮齿动物最有可能是其天然宿主。松鼠、冈比亚鼠、土拨鼠、不同种类的猴子以及人类均能感染猴痘病毒从而成为传染源[4, 5]

猴痘病毒有两个不同的遗传进化支,分别是中非进化支和西非进化支。本次疫情中,葡萄牙、比利时、美国等多个团队分别检测了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发现均属于温和的西非进化支,与2018年和2019年在英国、新加坡和以色列发现的猴痘病毒关系密切[6]

 

传播

与受感染动物直接接触,可能会导致猴痘病毒从动物传播到人。2003年美国暴发的猴痘疫情就是源于从加纳进口的冈比亚巨鼠,后者通过本土宠物草原犬鼠引起国内传播。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渠道包括:接触感染者的呼吸道分泌物、皮肤损伤部位,接触被污染的物品,或长时间面对面的呼吸道飞沫传播。2018年,英国一名医护人员在护理猴痘确诊病例后,也被确诊感染了猴痘,为人传人提供了无可争辩的证据。2022年5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表声明称,密切接触了有症状患者的人群中,发生了猴痘的人际传播[7]

这次疫情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报告的猴痘病例都是同性恋、双性恋或其他男男性行为者(MSM),病例群主要集中在20-50岁的男性群体中,大多数对猴痘病毒缺乏免疫保护,这使得性传播途径也成为被关注的重点临床特点和诊断原则

猴痘通常是一种急性自限性疾病,症状持续2至4周。潜伏期为6到13天,最长波动范围可达5到21天,症状包括发烧、头痛、淋巴结肿大、肌痛(肌肉和身体疼痛)、背痛、无力(极度虚弱)等,其中颈部、耳后、腋窝或腹股沟区淋巴结肿大是区分于天花的特异性体征。
皮疹首先多出现在面部,然后扩散到其他区域,可从斑疹发展至丘疹、水疱、脓疱,最终结痂脱落[2, 8]

具有上述临床表现的病例结合PCR技术检测猴痘病毒特异性DNA,可进一步确诊,但仍需要与其他出疹性疾病如天花、水痘、麻疹、梅毒等相鉴别。猴痘的总体病死率为8.7%,不同分支之间存在显着差异,一般来说,中非分支可导致更严重的疾病预后,死亡率较高,约为10.6%,而西非分支的死亡率约为3.6%[9]

 

预防和治疗

预防

为阻断猴痘疫情的传播,对确诊和疑似病例均需要做到早发现、早隔离、早诊断、早治疗。感染者应严格隔离至病损部位结痂脱落,密切接触者也应落实隔离和监测措施。比利时卫生当局已于5月19日规定,猴痘病例应自我隔离21天[10]

正痘病毒属具有免疫交叉反应和交叉保护作用。先前的一项研究表明,天花疫苗对猴痘的有效率为85%,且有效性长达25年[5]。Jynneos(也称为Imvamune或Imvanex)是丹麦 Bavarian Nordic公司开发的天花疫苗,于2019年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 批准,用于预防天花和猴痘感染。

目前建议对高危人群和密切接触者采取“环形接种”策略,即以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组成第一环,以密切接触者的次级密接人员组成第二环,优先为这两环人群接种疫苗,以切断传播途径遏制猴痘病毒传播[11]。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曾表示,在暴露后4天内接种疫苗可预防疾病发作,14天内接种疫苗可降低疾病严重程度[12]

 

治疗

迄今为止,还没有针对猴痘的特异治疗方法,临床上以对症支持治疗、控制并发症和预防后遗症为治疗原则[7]

Tecovirimat作为正痘病毒VP37蛋白的强效抑制剂,已于2022年被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天花、猴痘和牛痘。Brincidofovir是一种经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天花的DNA聚合酶抑制剂,可能对猴痘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5]。最近的一项回顾性观察研究报告,接受Brincidofovir治疗的三名猴痘患者均因肝酶升高而停止治疗,而Tecovirimat治疗的一名患者并未出现不良反应,并且病毒排出和疾病持续时间明显缩短[13]

当然,仍需要进一步的临床研究来阐明Tecovirimat和Brincidofovir在人类猴痘治疗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此外,基于临床经验的免疫疗法,例如静脉注射牛痘免疫球蛋白,也需要临床实验数据的支持。

 

展望

在过去的50年里,人类猴痘病例呈缓慢增加趋势,不过都在非洲中西部地区由受感染的动物传播人,呈散发流行;而这次猴痘疫情的暴发则更多席卷了非猴痘流行国家或地区,且已出现明显的人际传播途径,性接触传播也成为重要传播方式,并呈现快速扩散态势,这次非典型的疫情暴发为全球公共卫生系统敲响了警钟

在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背景下,猴痘疫情的出现不免再次引起公众担忧。但猴痘病毒不同于新型冠状病毒,猴痘病毒是结构较稳定、突变率较低的双链DNA病毒;猴痘病毒的基本传染指数R0约为0.6-1.0,这就意味着其发生持续人传人的可能性极小;猴痘病毒在人际间多经过长时间密切接触传播,更容易控制和切断传播途径;况且人类对天花和猴痘病毒已有较多了解,针对天花病毒的药物和疫苗也将为应对猴痘提供一定的储备能力。

按照世卫组织的建议,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强有力的监测和提高对疾病的认识有助于防止猴痘的传播;临床医生需密切关注和监测可能出现的猴痘病例,早期诊断及隔离以防止进一步传播,并提供最佳的临床护理方案;对猴痘病毒生物学、流行病学、传播和发病机制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加快研发相应的筛查试剂、检测技术及治疗药物对猴痘进行精准预防和治疗。同时我国还要形成相应的临床诊疗方案,进一步提高人群免疫保护水平,为可能发生的猴痘疫情防治提供切实有效的保障。

 

参考文献

[1] https://www.cdc.gov/

[2] Di Giulio DB, Eckburg PB. Human monkeypox: an emerging zoonosis.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2004;4(1):15-25. doi: 10.1016/s1473-3099(03)00856-9.[3] Ladnyj ID, Ziegler P, Kima E. A human infection caused by monkeypox virus in Basankusu Territory,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1972;46(5):593-7.[4] Sklenovska N, Van Ranst M. Emergence of Monkeypox as the Most Important Orthopoxvirus Infection in Humans. Front Public Health 2018;6:241. doi: 10.3389/fpubh.2018.00241.[5] McCollum AM, Damon IK. Human monkeypox. Clin Infect Dis 2014;58(2):260-7. doi: 10.1093/cid/cit703.[6] A CDC expert answers questions on monkeypox: STAT, 2022 Available from: https://www.statnews.com/2022/05/19/a-cdc-expert-answers-questions-on-monkeypox/.[7] Disease Outbreak News;Multi-country monkeypox outbreak in non-endemic countrie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2 Available from: https://www.who.int/emergencies/disease-outbreak-news/item/2022-DON385.[8] Mahase E. Monkeypox: What do we know about the outbreaks in Europe and North America? BMJ 2022;377:o1274. doi: 10.1136/bmj.o1274.[9] Bunge EM, Hoet B, Chen L, et al. The changing epidemiology of human monkeypox—A potential threat? A systematic review. PLOS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 2022;16(2). doi: 10.1371/journal.pntd.0010141.[10] First monkeypox quarantine ordered in EU: RT, 2022 Available from: https://www.rt.com/news/555928-belgium-mandatory-quarantine-monkeypox-cases/.[11] Kozlov M. Monkeypox goes global: why scientists are on alert. Nature 2022;606(7912):15-6. doi: 10.1038/d41586-022-01421-8.[12] Moore M, Zahra F. Monkeypox. In:  StatPearls. Treasure Island (FL): StatPearls Publishing Copyright © 2022, StatPearls Publishing LLC.; 2022.[13] Adler H, Gould S, Hine P, et al. Clinical features and management of human monkeypox: a retrospective observational study in the UK.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2022. doi: 10.1016/s1473-3099(22)00228-6.
 

出品:科普中国-星空计划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