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有时,内卷也是浪催的 | 科学遐思

有时,内卷也是浪催的 | 科学遐思

奋力击水的时候,别忘了抬头看看心中原本的目标,避开那些逼人转向的风浪,否则越卷越远。

 

撰文 | 卡洛

学会了自由泳之后,开始从泳池走向大海,才发现在海里游泳和在泳池里十分不同,风浪中体会到的大自然的野性和力量,非池中物所能领略。常和几个同好于午后奔向沙滩,感受大自然的召唤,净化身心。

当然能否游得,也需要看老天的恩赐,端午前后天公洒下连绵的龙舟水,出行不便,等了好多天,待雨水将将收住,就迫不及待地在第一个阴晴欲雨的养花天的下午奔向沙滩和大海亲近。赶到时泳滩已经十分热闹,近水多是戏水的大人小孩,大约百米外的海里,有几个浮台,可以游过去爬上去休息,在深不可测的大海里体会运动后的片刻宁静,想想心事,再远处就是防鲨网了,出网就是真正的茫茫大海,几条游船,几个小岛,除此之外就是未知的世界。

那天颇有些风,浪也不小,但蛰伏了好多天之后还是颇有些兴奋,便一头扎进水里向着浮台奋力游去。海水是绿色的,能见度很低,又咸苦入不得口,所以进水后就变成在黑暗中摸索,仅靠着自由泳的侧面换气辨别不了前进的方向,和在泳池里看着透明水底的标示线完全不同。虽然如此,想着浮台不过百米开外,往日里风平浪静的时候几下就游到的,虽然今天有浪,而且不能分辨方向,只要开始的时候朝着浮台,扑腾一会儿怎么也到了,遂奋力游将过去。

没有想到的是,那浪却在不知不觉中推动着我偏离了初始的方向。从原本朝着浮台,逆着浪的方向,渐渐变成和浪有一个转角,转角在我的奋力击水和浪的合力下渐渐变大,游泳的轨迹就不知不觉地划出一道弧线,越奋力弧度就越大,待转过了和浪垂直的方向后,实际上就开始掉过头,慢慢向着海滩的方向往回游去了。当然这些是当时在海里奋力游泳的我所不知道的,当时就是在纳闷,觉得埋头击水很长时间,游出了百米甚至千米的距离,怎么还没有在换气的间隙从侧面看到浮台进入视野,从水中抬头起来,才明白自己就是那道在海浪逼摧之下的弧度很大的弧线,方向刚刚开始调转。

赶快改成蛙泳,一路抬着头避开浪的方向游到了浮台,爬上去躺下来休息,静静地听着身下海浪的起伏,突然明白:这不就是内卷吗?本想埋头发力一口气冲到浮台,最后差点被推回到起点,这是当事人自以为向着既定目标努力折腾,却在海浪的逼摧之下不自知的内卷 -- 换言之 -- 这就是浪催的内卷,悲夫!

这浪催的内卷引起了躺在浮台上的我的一点悲伤:总听到周围的人提到种种苦闷和焦虑,各个年龄段都在内卷,学生们卷paper,老师们卷人才,人才们卷帽子,帽子们卷权势,权势们卷更大的权势,……,都不容易。在这个万马齐喑的大环境里,本来真正喜欢琢磨学问的人就不多,而很多所谓学者的人性却偏偏不能如其口里所说的那样恬淡,欲得既多而又不敢径取,就只好用阴谋和手段,而环境也就变得更见其卑怯,更见其内卷了。

先贤说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现在还是如此的。眼见着内卷的浪越来越大,越来越猛,投身其中的人们,不论死心塌地还是身不由己,在奋力击水的时候,还是别忘了起码先抬头看看浪的方向,尽量避开,尽量不要被浪催,否则就会如差点没游到浮台上的我一样,越努力其实越是回到开始的地方。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