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与“官科”硬杠的美国“民科”大咖

与“官科”硬杠的美国“民科”大咖

“民科”是民间科学家的简称,它的正意原指业余科学家,一个妥妥的中性词,但后来却演变成了“科学妄想家”的代名词。要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民科”,不能看他/她是不是具有“官科”身份,而要看他/她做科学的方式。如果“民科”在“科学研究”之外还兜售“科学成果转化”的产品,则更要警惕。
 
撰文 | 瞿立建
 
我们通常觉得,“民科”在“官科”面前很弱势,然而,美国有一位“民科”却很硬核。他有麻省理工、哈佛这样顶尖学府学习和工作的经历,在顶尖出版社出版过多部“学术”著作,也写书揭批过“官科”对自己的迫害。这不,前一段时间,他和“官科”又闹到了法庭上。
 
这位“民科”大咖就是鲁杰罗·桑蒂利(Ruggero Maria Santilli)。
鲁杰罗·桑蒂利(Ruggero Maria Santilli)。| 来源:http://www.i-b-r.org/
 
“学术”生平
 
鲁杰罗·桑蒂利(Ruggero Maria Santilli) 于1935 年生于意大利那不勒斯,今年已经85岁高龄了,依然奋战在“民科”最前线。
 
他于1958年获得那不勒斯大学物理学硕士学位,正宗“官科”出身,之后在都灵做高中物理老师。桑蒂利自称在1966年获得都灵大学核物理高级学位,等价于博士学位。听着很假,但不是完全不靠谱,因为1980年之前意大利确实没有正式的博士学位,只不过问题是,都灵大学档案馆里查不到他的论文。
 
1967年,桑蒂利赴美国迈阿密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后到波士顿大学,一直工作到1974年,随后去了麻省理工学院做了三年访问学者,1977年至1981年,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
 
桑蒂利在哈佛期间,搞了一套核物理理论,他称之为强子物理。他创建的强子物理认为,在原子核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成立。
 
桑蒂利称,他的研究工作不容于哈佛大学,被贬为“异端邪说”,他被排挤出这所世界名校。
 
1981年,他成立了一个研究所,名字很简洁——基础研究所(Institute for Basic Research),研究人员只有他老哥一个。他要在这里别开天地,另创一派“学术”。
基础研究所(Institute for Basic Research)的Logo。| 来源:http://www.i-b-r.org/
 
那么,他在学术上做出了哪些成就呢?
 
“科学成就”
 
桑蒂利读高中的时候,就显露出通常被视为“民科”的一大潜质——挑战相对论。还是高中生的他就写出了平生第一篇“论文”,他在文中复兴了以太。
 
桑蒂利说,以太必须存在。桑蒂利给出论证:“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因为有空气传播我的声音。你能看见我的脸,因为有以太传播光。没有以太,光无法存在和传播。”
 
没有以太,我脸哪去了?
 
桑蒂利说,以太是存在的,我们感受到的各种物质才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空的,空间充满以太,世间一切皆以太,电子、原子等粒子只是空间一点的振动,当然也就是以太的振动,粒子组成的万物当然也是局域空间的振动。我们搬动东西,其实搬动的不是东西,而是把以太的振动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所以,观测“以太风”的实验必然是失败的。
 
一切皆空,一个佛教般的世界。
桑蒂利在高中写的论文的插图。图上为桑蒂利的电子概念,他认为电子是以太点的振动。|来源:http://www.i-b-r.org/
 
桑蒂利进入大学后继续发展自己的理论,并凭电子是空间振动这一理论获得那不勒斯大学物理硕士学位。不知道是因为那不勒斯大学开明还是太水。
 
桑蒂利从那不勒斯大学毕业之后,一直有“独创性”的思想产出。
 
1974年,桑蒂利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做访问学者,着手研究引力场,将手伸向广义相对论。桑蒂利从电子的引力场入手,提出电子的引力场的来源其实就是电子的电磁场。他进一步推进他的理论,提出物质的引力场归根结底就是组成物质的各基本粒子的电磁场。桑蒂利“证明”爱因斯坦的场方程与量子电动力学不兼容。20世纪90年代末,他终于给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以“致命一击”,试图证明爱因斯坦的场方程与黎曼几何是矛盾的。而爱因斯坦正是根据黎曼几何写出的广义相对论场方程。
 
桑蒂利在哈佛工作期间,搞出一套强子力学,后续还发展出强子数学和强子化学。他的强子力学,涵盖范围非常宏大,从牛顿力学到相对论到量子力学,无所不包。他的强子力学给出很多“理论创新”,比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原子核等高密度物体中不成立,夸克不存在,能量守恒不成立,等等。
 
实验物理学家拒绝检验桑蒂利的理论,令他感觉遗憾。他投稿出去的论文,一直被拒稿,收到的审稿意见用语还特别刻薄:“对物理一窍不通”,“通篇一派胡言”,“作者介于末流物理学家(a third rate scientist)和傻冒物理学家之间(a crackpot scientist)”。桑蒂利写了长长的反驳意见,无济于事,结果依然是被坚决拒稿。
 
桑蒂利很失望很上火很愤怒,他洞察到一个“阴谋”:犹太物理学家们都顽固地维护爱因斯坦,阻止自己推翻相对论。桑蒂利觉得自己不能沉默,要呐喊,要揭露这一切,为此,他出版了一本书《大尖叫:美国爱因斯坦追随者的道德调查》(Il Grande Grido: Ethical Probe on Einstein's Followers in the U.S.A, an Insider's View)。
 
桑蒂利在书中“揭露”,美国顶尖科研机构里有一个以犹太物理学家为主的阴谋团体,他们互相勾结,沆瀣一气,打压与爱因斯坦理论相矛盾的理论创新,这个“爱因斯坦教”团体的头目有诺贝尔奖得主格拉肖(Sheldon Glashow)和温伯格(Steven Weinberg)。
《大尖叫:美国爱因斯坦追随者的道德调查》(Il Grande Grido: Ethical Probe on Einstein's Followers in the U.S.A, an Insider's View)封面。| 图片来源:Amazon
 
桑蒂利不仅仅用笔做武器,与庞大的占据主流科学话语权的“爱因斯坦教”团体斗争,还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声誉。他多次提起诉讼,要求某些出言不逊的审稿人和编辑在学术期刊上道歉,并索赔数百万美元。他的诉状动辄长达数百页,充满数学公式、物理名词,还有长长的参考文献列表,他不请律师,亲自上场与被告律师辩论。可惜,他没胜诉过。
 
桑蒂利面对“科学阴谋团体”的打压,即便维权不成,依然不忘初心,向更广阔的科学领域探索。
 
桑蒂利不仅仅要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搞科学,还开始把自己的智力用于促进全人类的福祉。
 
桑蒂利把自己的强子力学扩展到化学领域,创建了强子化学这门“学科”,预言存在一种磁性分子HHO,这种分子是一种不消耗氧即能燃烧的燃料,可以替代化石能源,破解气候变化难题。可惜,科学界不认可。
 
这个分子对于人类真是太重要了,桑蒂利为了引起“官科”的注意,煞费苦心,编造一个科学家,独立发现了HHO。可惜,“官科”依然不认。
桑蒂利的强子化学专著预言一种不消耗氧即能燃烧的燃料。| 图片来源:Amazon
 
桑蒂利又逐渐把智慧投放于头顶的星空,思索浩瀚的宇宙。
 
他推导出了一个新的反物质理论,推导方法很简单,就是把正常物质的理论中的正号变成负号,负号变成正号。颇有正统科学家狄拉克的神韵,狄拉克当年给能量开方,保留了负的平方根,预言了正电子的存在。
 
桑蒂利根据自己的理论做出预言,反物质发出的光可以用负折射率中空透镜聚焦。不过,他的论文给出的负折射率是0.74。他竟然没注意到0.74是一个正数。
 
桑蒂利还发明了一种反物质望远镜,宣称可以检测反物质辐射的光,面向业余天文爱好者销售。正统物理里,光是电磁辐射,只有一种,别无分号,物质和反物质发出的光是一样的。
 
桑蒂利的反物质望远镜带来了令人震惊的“科学发现”。2014年,他发现了反物质星系。2016年,他发现了“不可见外星实体”在监视地球。可惜,“官科”界和美国军方对这些发现无动于衷。
 
他的反物质理论和“发现”不仅遭到了“官科”无言的蔑视,卖望远镜也受到一位无名“官科”小卒的冷嘲热讽。
 
桑蒂利深感受到了冒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再次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声誉,维护“科学”。
 
官 司
荷兰科学博主佩皮恩·范厄普(Pepijn van Erp)。|图片来源:范厄普博客
 
这事要从2016年荷兰一位科学博主佩皮恩·范厄普(Pepijn van Erp)注意到桑蒂利的反物质望远镜说起。当时,范厄普写了一篇500字的短文,对桑蒂利辛辣讽刺挖苦,并意外成了爆款文章,令桑蒂利大为恼火。
 
而令他恼火的不仅仅是科学声誉受损(其实,他在科学界没什么声誉可言,但不少公众认为他是科学家),受损的还有实实在在的金钱。桑蒂利本期待他的望远镜能向业余天文爱好者卖出百万架,结果被这篇博客文章一搅和,只卖出了三架。
 
桑蒂利再次拿起法律武器,将范厄普告上法庭,控告范厄普伤害自己的名誉,毁了自己的望远镜和磁性分子的生意,造成经济损失。
 
一同列为被告的还有一个不相干的人:弗兰克·以色列(Frank Israel)。桑蒂利为什么告他?
 
以色列是荷兰怀疑论者基金会 Skepsis主席,而范厄普是这家基金会的理事会成员。桑蒂利称,范厄普的博客文章是受以色列指使而写的,而以色列正是世界上顽固维护爱因斯坦的犹太科学家阴谋团体的成员之一。桑蒂利决心靠这场官司,向世人揭露犹太科学家对自己进行的“科学迫害”。
 
桑蒂利犯了个望文生义的错误,弗兰克·以色列虽然姓以色列,但不是犹太人。
 
这场官司打了将近两年,2018年,法院判决,没有证据支持他的名誉和经济损失。桑蒂利败诉。
 
不过桑蒂利有一样诉求达成了,范厄普博客文章的辛辣标题换成了中性陈述句。
 
荷兰怀疑论者基金会和范厄普虽然胜诉,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为这场官司花了30万美元,掏空了基金会30年的家底。
 
以上就是美国“民科”大咖桑蒂利的故事。在文章的最后,我们谈谈“民科”的含义。
 
“民科“正意
 
“民科”是民间科学家的简称,但在当前通常语境中,“民科”一词已经偏离了民间科学家的本意,与“科学妄想家”成了同义词,对应于英文的Crank,通常指极少接受过(或拒绝接受)正规科学学习及训练,却又热衷于相关领域研究的人。他们的研究不为主流学术界所接受,并拒绝接受专业的批评意见。
 
而“民科”的正意是业余科学家,只是一个中性词。中国一位典型的业余科学家是古生物学家郑晓廷。
古生物学家郑晓廷与专家学者一起讨论。右一为业余科学家、初中肄业生郑晓廷,右二为专业科学家、中科院院士周忠和。| 图片来源:搜狐
 
而本文主人公桑蒂利是一位非典型“民科”,他从正规大学毕业,一路“官科”经历,却在“民科”路上愈走愈远,最终失去了在“官科”机构的立足之地。
 
要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民科”,不能看他/她是不是具有“官科”身份,而要看他/她做科学的方式:一个坚持科学方法的人,能够正视与自己观点不符的证据,能进行理性思辨。即便是在“官科”机构里,也可能有“民科”的存在,并能一直占据“官科”机构的职位。这样的例子,笔者在此就不细数了,读者诸君可悉心留意。
 
“民科”如果只是孜孜不倦地进行“科学研究”,倒还问题不大,但“民科”如果还要进行“科学成果转化”,推出产品创造“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我们就要警惕这些打着“科学”旗号售卖的“伪科学”产品了。桑蒂利的磁性分子和暗物质望远镜就是此例。
 
中国也同样有很多“民科”的“科学成果转化”,主要集中在医疗健康领域,甚至一度风靡。比较典型的例子有上世纪90年代火遍全国的XXX神功元气袋、魔幻30年至今不衰的xx肿瘤医院、初出茅庐的打着“量子”“超弦”旗号的某癌症治疗系统。
 
桑蒂利的暗物质望远镜生意被“官科”的一篇博客文章搞黄了,而我们这里还发生过医生吐槽某药酒企业,结果被跨省抓捕,企业还荣获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奖的荒诞故事。
 
参考资料
 
[1]https://web.archive.org/web/20070512191415/http://www.sptimes.com/2007/05/09/Hillsborough/Snubbed_by_mainstream.shtml
 
[2]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124213707/http://i-b-r.org/Ruggero-Maria-Santilli.htm
 
[3]http://www.thunder-energies.com/santilli-scientific-discoveries-3.php
 
[4]https://www.pepijnvanerp.nl/2018/09/settlement-santilli-van-erp-israel/
 
[5]https://www.express.co.uk/news/science/639279/SCIENTISTS-discover-invisible-alien-entities-spying-on-us-on-Earth
 
[6]https://www.pepijnvanerp.nl/2016/02/florida-genius-now-sees-invisible-entities/
 
版权说明:欢迎个人转发,任何形式的媒体或机构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摘编。转载授权请在「返朴」微信公众号内联系后台。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