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返朴 > 空气污染每年夺走近700万条生命,发达国家也有不少“贡献”

空气污染每年夺走近700万条生命,发达国家也有不少“贡献”

进入初冬时节,我国北方部分地区又迎来了雾霾天气,让许多朋友再次怀念蓝天。实际上,全球有数亿人正在呼吸着浑浊的空气,而空气污染现在已被认为是致死因素之一。在人们的印象中,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是空气污染的重灾区,但许多研究表明,即使是空气质量相对更好的欧美国家,空气污染也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
 
撰文 | 祝叶华
 
2019年至今,许多西方社区再次经历了由野火造成的创纪录的颗粒污染高峰。世界卫生组织已将空气污染与呼吸道疾病、心血管疾病等致命疾病联系起来。研究发现,长期暴露于空气污染会增加死亡率。科学家们还发现,空气污染尤其是颗粒物污染和死亡率之间没有临界值,即使是低水平的空气污染也会增加死亡风险。
 
目前,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空气污染形势依旧严峻。然而,调查发现,即使在空气更好的欧美国家,空气污染每年也会夺走不少人的生命。
 
低水平空气污染对死亡率亦有影响
 
2019年《柳叶刀》(Lancet) 发文列出了全球致死因素。从高到低依次是高血压、吸烟(包括二手烟)、肥胖、糖尿病、高盐饮食、饮食中缺少水果、环境空气污染、室内空气污染。由于中国饮酒人数众多,所以在排序上饮酒排在第七位,环境空气污染和室内空气污染分别位列第八和第九位。这些致死因素并不是独立存在和作用的,它们相互之间的迭代作用,会增加致死概率。最近全球发病率数据显示,PM2.5污染每年会夺走400多万人的生命。再加上来自室内烹饪和其他燃烧来源的家庭污染物,每年因空气污染导致的死亡人数接近700万[1]。这700万死亡人数中,欧美国家也有不少贡献。
 
有研究称,每10个美国人中就有4个生活在空气污染中,这是美国肺脏协会2019年公布的最新数据。全美短期颗粒物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区分别是:加州的贝克斯菲尔德、加州的弗雷斯诺-马德拉-汉福德、阿拉斯加州的费尔班克斯、加州的圣荷西-旧金山-奥克兰、蒙大拿州的米苏拉、华盛顿州的亚基马、加州的洛杉矶-长滩、犹他州的盐湖城-普罗沃-奥勒姆、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塔科马以及宾夕法尼亚-俄亥俄-西弗吉尼亚州交界的匹兹堡-纽卡斯尔-韦尔顿[2]。哈佛大学生物统计学教授弗朗西斯卡·多米尼西 (Francesca Dominici) 等科学家利用来自联邦空气监测站和卫星的数据,对美国各地区的空气污染情况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全面评估了空气污染对美国人生活的影响,并通过分析12年来每年6000万医保患者的数据,来研究极低水平的空气污染对死亡率的影响。结果发现,美国空气中的细颗粒物含量每降低1μg/m3,每年就可挽救约1.2万人的生命[3]。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科学家评估了1999年至2015年期间,美国由于空气污染造成的死亡人数。结果显示,美国连续7年每年平均发生约30369人死亡与暴露于细颗粒物有关。这些死亡发生时,美国几乎每个县的空气质量都在联邦空气质量标准之内。据估计,这些死亡使美国女性的预期寿命减少了0.15岁,男性减少了0.13岁[4]。
 
伦敦市长在2019年国际清洁空气峰会前发布了伦敦国王学院针对英国空气污染造成死亡率的研究结果:空气污染每年会造成英国36000人死亡,心脏病中风等病例激增。这项研究广泛调研了伦敦、伯明翰、布里斯托尔、德比、利物浦、曼彻斯特、诺丁汉、牛津和南安普顿的空气污染数据。在这9个城市中,如果空气污染减少五分之一,肺癌发生率就会降低5%至7%[5]。相比成人,儿童受空气污染的影响更大。世界卫生组织估计,每年有四百多万人死于室外空气污染,儿童尤其容易成为受害者。
 
空气污染加重疾病负担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NASA) 对澳大利亚山火的监测结果显示,山火产生的雾霾已绕地球半圈,穿越了南美,即将重回澳大利亚。2020年1月13日,因澳大利亚山火产生的烟雾,墨尔本空气质量恶化为“危险”级别。维多利亚州各急救中心当天共报告162例呼吸类疾病,比日平均水平增长了88%。
 
大多数与空气污染相关的疾病都是由颗粒物污染引起的。粒子越小,就越令人担忧。PM10通常与道路灰尘、建筑活动和其他容易快速沉降的粗糙空气颗粒来源有关,PM2.5更容易与燃烧物体联系起来。体积更小的PM2.5微粒可以深入肺部,进入血液。这种形式的污染与一系列广泛的健康问题有关,包括过早死亡、哮喘、心脏病、肺癌、早产、自闭症和痴呆。
 
仅2016年,空气污染就导致全球320万人患上糖尿病,占当年全球糖尿病新增比例的14%。在美国,每年有15万人因空气污染患上糖尿病[6]。另一项关于美国空气污染的数据也显示, 2018年美国空气污染水平高到足以危及老年人或儿童的天数有所增加,沙尘暴和野火等天气变化可能是造成空气污染浓度升高的原因。在美国35个主要城市中,2018年共有799天的空气质量会对老年人、儿童、心脏病或呼吸系统疾病患者产生不利影响[7]。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 (COPD) 曾被认为是吸烟的主要后果,尽管采取了烟草控制措施,但COPD在世界范围内仍是一个健康负担,现在环境颗粒物被认为是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主要致病因素。2019年5月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与许多其他工业化国家相比,慢性阻塞性肺病在美国是一个更大的健康负担,是导致死亡和过早死亡的第五大常见原因之一。空气污染对肺功能受损的成年人造成了不成比例的伤害。成人慢性阻塞性肺病的负担中至少有一半被认为是由肺生长不良引起的,而不是肺功能加速下降。空气污染对肺仍在发育的儿童和青少年的影响也非常严重[8]。
 
短期暴露也会显著增加死亡风险。为了研究城市大气颗粒物污染与每日死亡率之间的关系,复旦大学领衔了一项由24个国家的研究团队共同开展的跨国研究。研究团队针对全球652个城市搭建了多国多城市研究平台。数据显示,全球600多个城市的PM10和PM2.5短期暴露与每日全因、心血管和呼吸系统死亡之间存在独立联系。短期暴露于颗粒物污染的空气中也会显著增加死亡风险。PM10浓度两日移动平均值每增加10 μg/m3,则每日全因死亡率增加0.44%,心血管死亡率增加0.36%,呼吸系统死亡率增加0.47%;PM2.5浓度两日移动平均值每增加10 μg/m3,则每日全因死亡率增加0.68%,心血管死亡率增加0.55%,呼吸系统死亡率增加0.74%[9]。
 
只要行动起来,就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空气污染是对人类健康的严重威胁,几乎影响到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几乎影响到身体的每一个器官。幸运的是,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可预防的风险。从源头上减少污染可以对健康产生迅速和实质性的改善。
 
国际呼吸协会环境委员会的一项研究评估了从源头减少空气污染的干预措施和对健康的改善效果,结果让人震惊。
 
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期间,亚特兰大市实施了一项为期17天的“交通战略”,关闭部分城区以帮助运动员按时参加比赛,同时也大大减少了空气污染。在接下来的四周里,儿童因哮喘去诊所的次数减少了40%以上,去急诊室的次数减少了11%,哮喘住院率下降了19%。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北京市污染物浓度降低62%,两个月内北京市与哮喘相关的就诊次数减少58%,心血管疾病死亡率也有所降低。
 
爱尔兰在开始禁烟的第一周内,健康效果就非常显著,全因死亡率下降了13%,缺血性心脏病下降了26%,中风下降了32%,慢性阻塞性肺病下降了38%。
 
有趣的是,这种情况下最大的好处发生在非吸烟者身上。在美国,犹他州一家钢铁厂关闭13个月后,肺炎、胸膜炎、支气管炎和哮喘的住院人数减少了一半。另外,空气中PM10的浓度每减少100g/m3,每日死亡率会随之下降16%。在工厂关闭期间,怀孕的妇女早产的概率也大大下降。
 
除了室外范围的减排政策,减少室内空气污染也有益于健康。在尼日利亚,妇女在怀孕9个月期间,如果家庭使用清洁炉灶减少室内空气污染,则婴儿出生体重更高,围产期死亡率更低[10]。
 
所以说,减少在空气污染中的暴露,对健康的影响几乎是立竿见影的。因此需要更严格的监管措施来保护人类健康。综合来看,在提高公共场所空气质量方面,各国出台因地适宜的环境政策、加大禁烟令执行力度、优化交通工具燃料、为污染工程增加环保设施、进行适当的交通管制、要求家庭内使用清洁能源等,均可以降低空气污染的致病率。
 
此外,个人干预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减轻污染对自身的伤害。家庭使用空气净化器、污染天气出门佩戴过滤式口罩等都可以达到预防的目的。空气污染的特点存在着地域的差异,所以还要因地制宜地选择适合当地的防控模式。
 
参考文献
 
[1] https://undark.org/breathtaking/.
 
[2] https://www.lung.org/our-initiatives/healthy-air/sota/.
 
[3] Benjamin Bowe, Yan Xie, Yan Yan, et al. Burden of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Associated With PM2.5 Air Pollu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J]. JAMA Netw Open. 2019; 2(11):e1915834.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19.15834.
 
[4] James E. Bennett, Helen Tamura-Wicks, Robbie M. Parks, et al. Particulate matter air pollution and national and county life expectancy loss in the USA: A spatiotemporal analysis[J]. PLOS Medicine, 2019, 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med.1002856.
 
[5] https://theecologist.org/2019/oct/21/high-air-pollution-killing-people.
 
[6] Benjamin Bowe, Yan Xie, Tingting Li, et al. The 2016 global and national burden of diabetes mellitus attributable to PM2.5 air pollution[J]. 2018, DOI:https://doi.org/10.1016/S2542-5196(18)30140-2.
 
[7] https://gispub.epa.gov/air/trendsreport/2019/#effects.
 
[8]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19)30992-4/fulltext.
 
[9] Cong Liu, Renjie Chen, Francesco Sera, et al. Ambient Particulate Air Pollution and Daily Mortality in 652 Cities[J]. N Engl J Med 2019; 381:705-715.
 
[10] Dean E. Schraufnagel, John R. Balmes, Sara De Matteis, Barbara Hoffman, Woo Jin Kim, Rogelio Perez-Padilla, Mary Rice, Akshay Sood, Aneesa Vanker, Donald J. Wuebbles. Health Benefits of Air Pollution Reduction. Annals of the 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 2019; 16 (12): 1478 DOI: 10.1513/AnnalsATS.201907-538CME.



推荐 0